2018年2月19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见解 / 中国妈妈送女儿去澳洲,4周被震惊6次:原来澳洲学校用了四十年,只为证明这一件事…

中国妈妈送女儿去澳洲,4周被震惊6次:原来澳洲学校用了四十年,只为证明这一件事…

作者:李红艳
内容来自公众号: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ID:tongshuchubanmama)

来自一个妈妈的心声

今年夏天,我去澳大利亚墨尔本做访问学者,我给女儿在网上申请了一所学校去插班,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就像爱丽丝不小心掉进了兔子洞一样:

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夏天到冬天,从中国的应试教育体系的公立教育到墨尔本的个性学校——这所学校最初开在一个人家里,既非公立也贵族私立,学生除了吃就是玩,然后才轮到学习。

四周后访学结束,女儿不止一次念叨想念那里,其实不止是她,连我也一样。尊重、平等、友好、轻松、欢快、自然的学校氛围,如果你曾经置身其中并乐享其中,等到离开后,那种失落的感觉可想而知。

这是一所个性化学校

什么叫个性化学校?就是有一对年轻父母给自己的孩子找学校,对所有的学校都不满,一拍脑门儿就自己办的学校。

女儿短暂体验的这所学校,名叫Fitzroy Community School (菲滋洛伊社区学校),简称FCS,坐落在离墨尔本市中心不远的的菲滋洛伊区,只有65名学生。学校为5-12岁的孩子提供7年的教育,包括一年学前班和六年小学。

第一天去,来到那座古老的居民排屋门前,女儿脸上写着大大的疑惑:这就是学校?至少该有个校门吧。而这显然就是普通的住家房屋。

没有大校门,一眼看上去不像是学校。

去澳洲之前,我对FCS做过了解,知道这是一所真正的非主流学校,在澳洲被称为alternative school,即个性化学校。

澳洲的学校分为三类,数量最大的是公立学校,受政府完全资助;其次是教会学校,得到政府大部分资助;最后是独立学校,得到政府资助最少,大概只有公立学校的一半。个性化学校属于独立学校,但是区别于学费高昂、主要服务于富人家庭的私立学校,虽然后者也属于独立学校。

70年代澳洲出现过一股反思教育的思潮,很多父母开始质疑传统的公立、私立以及教会学校,于是涌现出一些有着自由理念和鲜明特色的小型学校。

Faye和Philip就是当时有教育理念的一对年轻父母,他们想为自己的孩子找到理想学校,但试过几所个性化学校后,却无法找到真正认同的。他们最终决定自己来办一所学校,于是FCS于1976年正式成立,1977年开始招生,学校就设在他们自己住的房子里,并且一直保持到现在。

曾经担任中学教师的Faye是FCS的首任校长,她也一直负责英语教学至今;而曾是大学教师的Philip教数学,并主管行政,现在主要教哲学和文化课。2004年他们的大儿子Tim接任校长后,又在不远处成立了分校,目前分校有40多名学生。

FCS让我联想到了夏山学校,而它确实跟夏山学校也有些渊源,例如Philip和Faye在创校时曾多次讨论过夏山学校创始人尼尔的观点;Tim的论文,曾将夏山学校作为个性化学校的代表来论述儿童赋权与和平文化建设的关系。

Tim还曾造访夏山学校,并向其现任校长、尼尔的女儿Zoe Readhead发出邀请。两所学校在信奉尊重、爱和自由的教育理念上是一致的,只是具体做法各具特色。

学校成立早期,师生们在大篷车前合影。Philip一家曾住过大篷车,一个孩子还是在车上出生的。

个性化学校,顾名思义,就是非主流。即使对澳洲人来说,进入这种学校的孩子也是少数。所以当听说我的女儿在FCS短期学习,墨尔本大学的同事都颇为好奇:哦,是吗?!这个alternative school 一定很有意思吧?

我不得不感慨:我们从传统的应试教育体系,像爱丽丝不小心掉进了兔子洞一样,一下子来到了这所对当地人来说都有些特别的学校,这跟我们从北半球来到南半球,从夏天来到冬天,是一样不同寻常的翻转体验!

学习重要性只排第三位的学校第一位和第二位是快乐和活力

我白天有工作,常在晚上问问女儿当天在学校的情况。说真的,她津津乐道的那些活动,让我都非常向往,我经常感叹:你这是每天都在度假啊,至少是在参加夏令营吧。

以下是我能记住的一些活动:

  • 在咖啡馆上数学课,并且由老师请客,喝了巧克力
  • 去电影院看电影
  • 去州立图书馆学习中世纪的拉丁语书写
  • 在英文老师的厨房喝茶读诗,上英文课
  • 全体学生参加的每日晨会
  • 美味的午餐,包括周三的烧烤
  • 厨房里随时供应的水果和点心
  • 被分配去给低龄的学生辅导功课
  • 每周三雷打不动的游泳课,以及课后的糖果时间
  • 在学校对面硕大的公园里上体育课,做有趣的游戏
  • 大量的Free time (自由时间)
  • 每天放学前的集体分工clean-up(大扫除)

有一次我见到校长兼数学老师Tim,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要带孩子们去咖啡馆上数学课呢?他顿了一秒钟,然后说:“我们大人有时候也喜欢去咖啡馆去看书学习啊,那天正好一部分孩子去营地活动了,剩下的孩子人数不多,所以也适合去咖啡馆……他们在那里都学得很认真!”

是的,女儿也说,同学们在那里很认真地做题,遇到问题就去问Tim,他会放下咖啡,很耐心地解答每个学生的问题。回北京后,女儿至少两次提到咖啡馆的事儿,提出让我哪天也带她去咖啡馆里学习。可当我提议家附近的那几家咖啡馆时,她又泄气了:还是别去了吧,那里人太多。

咖啡馆里上数学课这件事儿,以及所有那些让孩子们感兴趣的活动,在我看来,都体现出FCS所秉持的“先人后事”(People Before Things)的原则,即将孩子们的利益、感受和成长放在第一位。

全体学生参加的晨会。

学校的课程表,外人一眼看上去不容易搞明白,而且课程表并非固定不变,老师根据情况可以灵活调整。

每周的周三和周五,就只安排极少的正式科目。低年级的孩子更是有大量自由时间。周三下午是所有孩子雷打不动的游泳课,学校常年聘有一位非常优秀的游泳教练。几年下来,这里的孩子水性都非常好。周五有各种选修课和自由时间,包括戏剧排练、乐器学习、法语学习等。

一眼看不明白的课程表。

关于FCS的学年课表,最与众不同的还有一点,就是每学年他们有差不多二十次营地活动。这些营地活动,包括参加体育比赛和集训,以及在农场和森林等自然环境下的自由式营地活动。

FCS老师对他们的自由式营地活动津津乐道。跟一般学校高度组织化的营地活动最大的不同就是,孩子们完全是自由发挥,利用营地简陋的工具,就地取材,筑水坝、建木屋等,想怎么玩而就怎么玩儿。营地的住宿,也非常简单,很多时候连电都没有。

跟我们同去的还有女儿的同学一家。同学是6岁男孩,有次他参加了学校一个当天往返的营地活动,往返的交通也是靠家长贡献的车辆。孩子们回到学校时的样子,让他的妈妈看呆了。

她是这样描述的:一群孩子个个都跟泥猴儿似的,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都光着脚,手里拎着满是泥巴的鞋子,有的还流着鼻涕(五六岁的孩子),小脸儿被风吹得红红的,但是每个孩子都很开心。

孩子们自由发挥的营地活动。

这位妈妈每周有两三天会在学校帮忙做午餐,所以她比我有更多观察的机会。她英文不好没法跟周围人交流,但恰恰因为这个,她的观察反而更为细致,也更为有趣。

比如她说:感觉这里的孩子都没有多少学习时间,8点50分晨会,9点20才开始上课,11点半开始就陆陆续续轮流来厨房吃午餐了,下午2点50就放学,中间还有户外公园的体育课,以及自由时间。

更别说,经常会有哪一组学生去参加营地活动了,或者外出参加体育比赛等等,所以基本很少有全体学生在场的情况。总之,据她说,看上去学生大部分时间是在玩儿和吃,其次是学习。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20岁女孩花80万整成40岁 ,“网红脸”审美毁了多少中国女孩?

美是没有公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