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曾经,澳洲代购这一“灰色市场”饱受争议,如今,澳洲代购行业正显示出强大的市场活力!

曾经,澳洲代购这一“灰色市场”饱受争议,如今,澳洲代购行业正显示出强大的市场活力!

澳洲奶粉、蔓越莓保健品、美妆护肤品……这些耳熟能详的澳洲产品通过代购的一买一卖,渐渐在中国消费者心中建立起了物美价廉的好印象。曾经,代购这一“灰色市场”饱受争议;如今,带着澳洲本土公司的“期许”,澳洲代购行业正显示出强大的市场活力。

网络图片

“家人不断把我的微信账号推荐给其他人,就这样我的生意越做越大了”

18岁的Sherry Jia是一名在澳洲读商科的中国留学生,她的业余生活就是购物。不过,她的这些购物可不是只为了自己,而是服务于她越来越多的中国顾客。Sherry是众多在澳洲的中国代购之一。在学校任务不紧张的时候,她会忙着寻找商店和商品折扣信息,买下客户需要的商品,再寄到中国。因此,对于哪些商场有中国消费者热衷于购买的商品并且正在打折,像Sherry一样的代购都“了如指掌”。

在近日接受SBS的采访时,Sherry说:“我的家人听说澳洲的商品质量比中国好,所以他们就希望我帮他们购买。最初我也就是帮家人买买东西,后来家人不断把我的微信账号推荐给其他人,就这样,我的代购生意越做越大了。”现在,她每周代购的产品金额已经达到了2,000澳元。

SBS报道称,这些代购通常会在原本商品价格的基础上收取50%的代购费,不过,即便还要包含跨国运费,中国买家仍然可以花比在中国更少的钱买到这些澳洲商品。而且Sherry表示,代购其实是个“不复杂”的工作,她只需要在澳洲的药妆店买好产品,然后通过澳洲的华人商店直接邮寄到中国,完全不需要拿回自己家。她要做的,只是告诉顾客商品价格并且询问顾客的电话号码、姓名、地址、证件号码等信息。

“为别人代购就像为自己买东西一样,给我带来的是同样的乐趣。”18岁的Uki Shao这样说道。Uki在墨尔本的一所大学主修商务,自称是“大学里的最佳代购”。

在墨尔本一所大学主修商务的18岁中国姑娘Uki Shao自称是“大学里的最佳代购”。《纽约时报》

悉尼数字营销公司Think China的数据显示,澳洲代购的人数仍然在扩大。2014年,澳洲有四万代购,到今年已经发展到八万,人数足足翻了一倍。而这些代购的年收入,从数十万到数百万澳元不等。其中几家“顶级”的大型代购公司,每年的营业额能够达到3亿澳元。

对此,有分析称,向来以清洁、绿色著称的澳洲产品,在中国估计有5,000万的潜在客户,因而代购行业也丝毫没有放缓的迹象。其实,中国代购首先出现在欧洲,他们主要为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购买名牌包等奢侈品。但近年来,随着澳洲华人人数的增加,以及中国消费者对食品及产品安全的担忧越来越大,代购业务开始在澳洲兴起壮大。

身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便成为了代购的主力军。澳洲乳业公司(Dairy Australia)的高级分析师John Droppert表示:“曾有大量的婴儿配方奶粉,被中国留学生从澳洲的超市买走,再寄往中国。”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也曾向《纽约时报》表示,他们每十人中就有八人进行代购。当然有些留学生只是偶尔代购,赚取一点生活费,还有些留学生已经把代购做成了颇具规模的出口业务。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人气不够,“买粉”来凑!澳洲政客看准社交媒体平台的海量信息,纷纷开启打“政治广告”的节奏……

说说澳洲政客打广告那些事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