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新闻 / 侥幸逃亡海外的“丁义珍”们,中国早就锁定你们了!对于追捕“红通”逃犯,中国有足够的决心!

侥幸逃亡海外的“丁义珍”们,中国早就锁定你们了!对于追捕“红通”逃犯,中国有足够的决心!

对于追捕“红通”逃犯,中国显然有足够决心。中共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简称“中央追逃办”,下同)近日曝光了22名外逃人员在海外的“藏身之处”,精确到他们可能居住的社区、街道。这是中国首次以公告的形式集中发布针对外逃人员的藏匿线索。而这些“红通人员”也在被当地媒体一点点地曝光……

一些“红通人员”正慢慢被曝光

“确实是我的错,我要认账……我是‘红通’一号,我们的祖国对我也这么礼待,请他们快回来,我们到底是中国人……”2016年11月16日,潜逃海外13年之久的“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回中国投案自首时如是劝说那些外逃人员。

如今,那些仍不悔改的“红通”嫌犯已经被中央追逃办锁定。3月27日,中央追逃办首次向社会通报了22名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包括他们外逃时所持证照的编号、目前可能的居住地等信息,地址具体到街道名称。这22人中,一人在澳洲,四人在新西兰,十人在美国,五人在加拿大,还有两人分别在英国伦敦和加勒比海小国圣基茨和尼维斯。

《悉尼先驱晨报》5月1日报道称,这名在澳洲的嫌犯名叫吉东升,他很有可能居住在悉尼宝活区(Burwood)埃塞尔街(Ethel Street)。吉东升于2002年12月21日来到澳洲,曾是河南中原证券郑州纬五路第一营业部经理。《东方今报》报道称,其因涉嫌挪用资金被郑州警方立案调查,后外逃疑藏匿于澳洲。2008年5月28日,国际刑警组织便已对其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此外,新西兰天维网也披露了四名“红通”嫌犯的“高调”生活。其中包括原天津新技术产业园区规划处处长虞泰年。2007年1月,当时已经65岁的虞泰年因涉嫌贪污潜逃,可能的目的地是新西兰。天维网记者通过查阅新西兰选民登记资料、公司注册资料、土地交易信息以及当地媒体报道,发现虞泰年在新西兰曾公开关注过社区犯罪问题。2008年6月,也就是虞泰年潜逃到新西兰大概一年多,奥克兰南区在九天之内连续发生三起严重治安案件,导致三名亚裔人士死亡。这些治安事件震动了当时居住在奥克兰的华人。随后的一段日子里,陆续有7,000多名新西兰民众向新西兰国会集体提交请愿书,其中就包括虞泰年。

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此外,曾担任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原会长蒋雷,原南方证券公司广州分公司珠海景莲营业部主任宣秀英,都曾在新西兰注册公司。而一名网友也向天维网爆料称,在位于东区半月湾一家华人餐厅中,他曾见到过跟陈兴铭(曾为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长相非常相似的华人,“来吃过好几次饭”。

图片来源:留园网

此外,美国《世界日报》也在近日报道称,新公布的22名“红通”嫌犯藏匿线索名单中的刘勖,目前可能居住在美国糖城Waumsley路附近。刘勖是“百名红通人员”中年纪最小的。据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数据显示,刘勖出生于1984年2月7日, 2007年起在北京市通州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任职,2008至2010年间贪污70余万元人民币。其于2013年7月29日逃往美国,出逃时年仅29岁。

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资料,刘勖持旅行签证从芝加哥O’Hare国际机场入境,其合法居留日期至2014年1月28日截止。倘若刘勖未曾更改在美身份,他成为无证移民已约三年。《世界日报》称,糖城Waumsley路并不长,驾车走到尽头不到五分钟;道路两侧紧密分布约20栋房屋,每栋房屋前均停放至少一辆汽车,有的甚至多达四辆。该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表示,车多是因为部分屋主将房屋出租所致,该小区人流量不小;当记者出示刘勖照片时,该屋主却表示不曾见过此人。

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红通”名单上的一个也跑不了

对于追捕“红通”逃犯,中国显然是有足够决心的。有报道称,中央追逃办已经统筹了法院、检察、外交、公安等各方面力量,整合海内外资源力量,初步实现了“全国一盘棋、内外一张网”。目前,中国和澳洲、美国、加拿大建立了司法执法合作机制,与新西兰在重点个案上开展良好合作。然而,中国与澳洲、美国、加拿大及新西兰并未签署引渡协议,这加大了追捕逃犯的困难。由于澳洲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政府未获得工党支持推动立法,中澳引渡协议目前仍陷入僵持。

不过,有媒体称,在引渡法案陷入僵持的这段时间,中国政府正通过“其他办法”试图劝服外逃人员返华接受审判。事实上,替代引渡还有三种手段:遣返、异地追诉、劝返。劝返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引渡替代手段,其中,“亲情路线”是惯用有效的方式,安排专人走访嫌疑人家属也成了劝返“红通”的重要步骤。中国第24名到案的“百名红通人员”常征表示,回国投案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正确抉择,在海外多年,因为无法对父母尽孝,无法与亲人相见,备受煎熬。

图片来源:中华网

此外,“心理战”也是一个不错的追捕方法,如中央追逃办此次公布藏匿线索。有评论称,这22名外逃人员中,出逃时间最长的已将近20年,不少人以为持有多个护照、加入他国国籍,就可以逃之夭夭。其实不然,“红通”名单上的一个也跑不了,22条藏匿线索就是22张精准定位的“通缉令”,足以给这些在逃人员造成强大震慑,让他们成为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事实上,中央追逃办曾一再表示:“我们正告在逃犯罪人员,尽快回国投案自首,如实供述罪行,争取宽大处理。”有媒体报道,“百名红通人员”已归案的40名嫌犯中,有25人经劝返回国投案自首,比例超六成。“在海外苟活,一生也没什么意义。因为永远都背负逃犯的罪名,失去的不仅是名誉、地位,更是众多的亲人、朋友。在一个没有亲情、友情的异国他乡孤独地隐藏着,真的觉得自己很悲哀……”江西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在自首后如是反思,不管逃往世界任何地方,终将难逃这张法网,“我想我唯一的出路,就是主动争取回到祖国,如实交代犯罪事实。在决定回国自首的一刹那间,我觉得自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责编/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中国侨网5月2日《美华媒揭秘年纪最小”红通”刘勖藏匿地》、新华社4月28日《“红通”名单上的一个也跑不了》、参考消息网4月29日《中国公布“红通”逃犯国外藏匿地 具体到街道名》、中国侨网5月1日《揭秘红通嫌犯国外“高调”生活:开公司、去中餐馆》、观察者网2016年11月16日《“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 曾称死也要死在美国》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6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趣味盘点2017年度七大「财经事件」:特朗普、马克龙逆袭成总统、哈维性骚扰、全球恐袭、沙特内斗……

小编带你们总结下2017年的七大财经事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