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演员宋轶:对不起,我可能没办法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5 月 30 日
1105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演员宋轶

直到如今,宋轶的外公仍觉得外孙女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演员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以前觉得你能当个中学教师就很好了……”因为宋轶不争不抢,在迎来送往的娱乐圈从不左右逢源,“傻傻的。”她说。但她拼尽全力打磨自己,敢爱敢恨,将一个个拔地而起的角色和她最真实的样子,扎进了人们心中。

“开先者,独谢早,伏久者,飞必高”

宋轶身上有种让人摸不透的神秘感,不说话时有几分冷艳。就像由她主演的电视剧《庆余年》中的“京城第一才女”范若若,“外表是冰山美人,让大家有距离感。”宋轶与我们聊道,其实人都有两面性,私下里的范若若有很深的恋兄情结,哥哥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傻傻的,就像我一样。”可也许正是这份“傻气”,让宋轶成为了一位备受认可的演员,或者说一个鲜活立体的人。

宋轶的演员之路开始于一个家人一致认为有些“傻”的决定。高一时,中央戏剧学院(简称中戏,下同)电影电视系的副主任到她就读的学校拍电影,顺便挑选学生客串男女主角的同班同学。当时,宋轶被挑中了,“我是从他们那里知道中戏是怎么回事。”宋轶从小喜欢文艺,但家里人一直在打击她,认为性格安静的她不适合做演员。

但她犯起了“傻劲”,“在父母面前我是乖乖女,但其实我有自己的想法”。于是,宋轶一门心思报考中戏,最终也得偿所愿。之后,便是长时间的“蛰伏”。“我的蛰伏表现在心态上。”宋轶说,其实自2009年,在新版《红楼梦》中饰演香菱一角后,她的戏约从未间断,成为了小荧幕上的“熟脸”,“但我不会追求一个炙手可热的红,我希望让更多人从心里认可我,认可我的专业。”她说。

随着电视剧《伪装者》《创业时代》热播,宋轶在更多观众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开先者,独谢早,伏久者,飞必高”,她曾在新浪微博上写道:“人生不要太过着急去得到一些东西,你的努力可能没有马上兑现好的结果,但持之以恒,总有一天会厚积薄发。”

电视剧与话剧

Q:你对范若若这个角色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A:“京城第一文艺女青年”,当然这是我的理解,就是她集美貌(笑)与智慧于一身,我知道我跟她在现实上有差距,所以要非常努力,才能契合她的气质。

Q:拍摄电视剧之余,还会考虑回到话剧舞台吗?

A:会。但最近两个月可能不太有时间,因为话剧特别需要时间去打磨,比如从排练到演出可能需要三四个月。

“黑白分明,挂在脸上那种”

当 宋轶越飞越高时,掌声中开始夹杂着外界苛刻的评价。但作为一个天蝎座,宋轶最引以为豪的特质就是敢爱敢恨。“我就是特别黑白分明,而且是黑白分明得挂在脸上那种,我的喜欢或者不喜欢,你不用问我,从我脸上就看出来了。”

因此,2018年《创业时代》播出时,网络上有了“宋轶回怼网友”的热议,大意是因为在这部电视剧中,宋轶将一个自私强势的角色“温迪”塑造得深入人心,一些人过于入戏,并在她的微博下留言咒骂。而敢爱敢恨的宋轶自然“怼”了回去:“你可以不看啊,女士。”后面还加了个“再见”的表情。

有人说,宋轶又开始冒傻气了,莫名其妙的声音不去理会就是了,可宋轶说:“我觉得我没有‘怼’,我只是回应了她。而且,如果她在评论里对我的角色喊话‘温迪,你怎么那么恶心’,我就什么都不会回应的。但她是对我说的,她说的是‘你怎么不去死啊’。”

宋轶“回怼”的热度还没下去,人们又开始将她与同剧组女演员做起了对比。这让宋轶很生气,“你硬拿两个女演员放在一起尴尬地对比,只会对演员造成伤害,我很不喜欢。”不过她也了解,“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这些都是你要承受的。”

而说到温迪这类“不讨好”的角色,宋轶表示,自己一开始是不想演的,“我是拒绝的,开机前一天我才确定出演。”因为温迪这样的女孩,严格意义上来讲,跟宋轶自己太不像了。

别人的评价

Q:饰演反面角色时,入戏的观众可能会发表一些极端言论。这些言论会不会对你产生影响?

A:就是那两分钟可能会有一点影响,但是看多了就觉得还好。

Q:面对“别人的评价”,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A:过滤一遍对自己好的建议吧,我觉得还是有一些自己要坚持的东西,但是做得不对的还是需要去调整。这是一个思考的过程,你可能没有办法马上判断它是正确还是不正确的。

“我经常跟同组的演员说,要换成我本人,我不会跟郭鑫年(男主角)吵架,更不会大半夜拉着男朋友跟他说‘我要把你公司的谁谁谁给开了’……她就一直叨叨叨,像刀子一样去戳自己的爱人。”在宋轶看来,爱就是爱,恨就是恨,在感情甚至在生活中,我们应该少些不体面的拉扯,少些控制,“我想未来,我一定不会干涉我男朋友的事业,我也不会想掌控谁,最多只是想让他多陪陪我。”宋轶说。

“我一直不是个嘴甜的人,我知道”

在 生活中敢爱敢恨、傻傻地将情绪写在脸上的宋轶自然也因此有着自己的苦恼。在参加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时,她的大学老师刘天池这样说道:“宋轶经常和我讲起,觉得自己这个性格不适合娱乐圈,嘴不甜,也不太会和大家处理关系。”

面对这份苦恼,宋轶也在纠结是否让自己变得“聪明点”。

“我一直不是个嘴甜的人,我知道。不合群,不去讨好别人,是话题终结者。”事实上,宋轶小时候就不喜欢讲话,家里人让她叫“阿姨、叔叔”,她都觉得好艰难,叫完就赶紧跑了。成为“明星”后少不了参加大型晚宴活动,可宋轶往往就是坐一晚上不说话,一直到走,也很少跟旁人打招呼。“我们领导对我的评价,原话:‘宋轶,你身上仿佛有一个金钟罩,上面写着生人勿进,我已定魂。’”

在如今这样一个迎来送往的娱乐圈,宋轶常在社交时感到身心俱疲,两个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起,开始找话题,你要接对方的梗,接不住又很尴尬,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禁区”,“如果现在坐了一桌子人,你让我带气氛,我就完了。”

宋轶曾经安慰自己,“做演员一定要会应酬吗?不会社交,就不适合做演员吗?演员要有神秘感,还要有孤独感,你让自己活跃在各种场合,KTV、酒吧、饭局,这不好吧。”她说,“就像《梅兰芳》里的一句台词:‘谁要是毁了梅兰芳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

但如今,宋轶不时反思,因为她面对的不只是社交问题,太过封闭也让很多人对她产生了误解,“有人以为,宋轶就是那样,她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跟你交流……但是我没有,我内心是开着的。 ”

于是,她开始尝试打开自己,“我怎么可能完全封闭自己呢?我演的东西是给观众看的,除非我当‘关门艺术家’,在家里研究自己的行为艺术,在遥远的树林里做隐匿的事情,但我不是。”

不过改变也是有条件的,还是要在自己的舒适区里“改”,“比如我现在状态很好,出去看到哪位导演,就会说‘导演,这一次特别感谢您!’但如果我现在很低落,我就不说了。”不过无论如何,宋轶正在打破身上的“金钟罩”,“我已经在努力了,但是对不起,再打破,我可能也没办法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是演员

Q:没能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站到最后,你觉得遗憾吗?

A:没有,我觉得走到任何一刻都是最好的。

Q: 《我就是演员》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A:增强了心里承受力,然后在短时间内可以认识一大波非常优秀的演员,迅速地跟他们进行合作,这个还挺难得的。可能我们在一部戏里面合作的人就那么几个,而在这个节目中,我认识了很多我非常敬佩的导演。

Q:在《我就是演员》饰演过的角色中,最让你难忘的是哪一个?

A:其实每一个都挺难忘的,语言上难度最大的,我觉得是《平凡的世界》吧,因为要用陕西方言说台词。但表演难度最大的是《梅兰芳》里面的孟小冬,因为我觉得,像这种传奇人物,你很难在几个小时之内贴近她的灵魂,把她完美地演绎出来,这个太难了。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是希望有充足的时间去体验人物和角色。

 

 

图片来自被访人

采访:Sarah Kong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专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生活方式
11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