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457签证退出历史舞台已成事实,但被消减的岗位或重回清单中

457签证退出历史舞台已成事实,但被消减的岗位或重回清单中

任何领域的改革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澳洲联邦政府改革457签证(457 visa)亦是如此,一个多月前激起的千层浪依然未见平息。457签证将退出历史舞台已是既定事实,不过,让一些因改革被消减的岗位回到新签证岗位清单中,并非不可能。457签证改革尚未落幕。

移民部长愿意“具体岗位具体分析”

澳洲政府宣布废除457签证的消息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但新政给澳洲社会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如今在澳民众面临的是,新的临时技术短缺签证(TSS)将于明年3月开始实施,原来457签证岗位清单遭到大幅消减,651个岗位只剩下435个。由于忧心未来会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科技、研究、采矿、零售、酒店等行业哀声一片,不断向移民部和移民部长达顿(Peter Dutton)表达不满。

面对各方的诉求,移民部终于做出了回应,要求各行业尽快拿出一份最优(top picks)岗位清单,以便进行重新分类,比如哪些岗位需要重点关照,哪些需要保留,哪些在中长期内可能需要重新分类。达顿也在5月18日表示,他愿意“具体岗位具体分析”,不过“默认的前提仍然是澳洲人优先就业”

图片来源:搜狐

如今,已经有一些行业行动起来了。零售业是受本次457签证改革影响较大的行业。5月18日,零售业的CEO和高级管理人员召开会议,一致认为政府应当将CEO、营销专员(marketing specialists)、零售采购员(retail buyers)、商品规划员(merchandise planners)以及网站开发员(web developers)等岗位重新列入新的签证岗位清单中。他们认为对于Kmart、Target和Myer等本土零售商来说,要想与Zara和H&M等国际品牌竞争,从全球各地吸纳高级管理人才至关重要。另外,因为电商巨头Amazon即将进驻澳洲,澳洲零售业希望能够多引进一些IT人才,提高他们的线上服务水平,以免在与Amazon的竞争中落败。

澳洲零售协会(Australian Retailers Association)的执行董事Russell Zimmerman表示:“经过调查后,我们发现澳洲无法满足这些新型人才需求,只能从海外引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80%的企业都无法招到合适的人才。平均算下来,招一个人的时间成本是3-6个月。”

资源开采业也提交了新的岗位需求清单。澳洲矿产与金属协会(Australian Mines and Metals Association)向政府警告称,废除457签证会给海事保障行业带来影响,后者对于Woodside Energy 和BHP 等大型企业所运营的海外石油和天然气工程尤其重要。该协会已经将飞行员、飞行指导师(flying instructor)、飞机维修工程师、船舶工程师、船长(master)和海员(officer)等列入了优先岗位清单。

不过,这些岗位能否重新出现在新签证清单上,还需等待政府的审查。《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达顿的一位发言人已经确定,政府将定期审查新的签证岗位清单,第一次审查将于7月1日进行。

图片来源:SBS

5%: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雇用的457签证持有者占2.58万名总雇员人数的约5%。

“照此下去,澳洲还如何吸引海外人才?”

但在新的签证岗位清单确定前,受影响人群的苦日子还要继续。

废除457签证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在澳洲的跨国公司或许最有发言权。听到457签证被废除的消息时,跨国招聘机构Randstad的澳洲籍CEO Frank Ribuot很快意识到,公司三个高管(分别来自英国、荷兰和爱尔兰)能在澳洲待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Randstad是一家专门为澳洲金融、教育、工程和IT行业招聘人才的跨国公司,公司75%的员工都是457签证持有者。按照新签证政策,到明年3月18日,多达20名高管将无法申请澳洲永久居民身份。“他们卖掉房产,举家搬迁,在澳洲纳税,现在却因为新政而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他们有的已经在澳洲生活了22个月,现在最多只能待24个月了。做了贡献,却不让留下来,照此下去,澳洲还如何吸引海外人才?”Ribuot说。

25岁的英国人Will Jones在Randstad担任教育招聘专员,他的家人都在澳洲生活:妹妹已经成为了澳洲永久居民,母亲和父亲也都在澳洲再婚,现在只有他无法获得澳洲永久居留身份。“我在悉尼生活的时间比在其他地方都长,这就是我的家。”Jones说。

珀斯餐厅Varnish on King的老板Andy Freeman(左)和餐厅主厨、457签证持有者Danny Sanchez。Freeman表示,457签证让他的餐厅得以为继。

在澳洲的法国商会和美国商会正在进行联合游说,反对废除457签证,两国商会80%以上的会员都认为新政将会对他们吸引海外人才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近70%的会员都希望保留原来的457签证体系。这些会员大多来自Mercer、Wells Fargo Bank、GM Holden、3M 和Europcar等跨国公司。

两国商会对80位会员进行的调查发现,75%的公司雇用了457签证持有者,其中一半持有457签证的雇员担任高级管理职位。一位受访者表示:“我们并没有夺走澳洲人的工作,相反,我们创造了工作机会。和很多人一样,我当初是持457签证来澳洲创立分公司的。公司现在有100多位本土员工,所有雇员中只有3%是457签证持有者。”

受废除457签证影响,在澳洲开展业务的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简称“四大”,下同)或许要重新对本土员工进行培训了。新的签证系统让“四大”从海外向澳洲引进员工变得非常困难,尤其是咨询师一职。《澳洲金融评论》5月16日报道称,普华永道(PwC)、毕马威(KPMG)、安永(EY)以及德勤(Deloitte)雇用了约1,400名持有457签证的专业人才,占2.58万名总雇员人数的约5%。

虽然会计岗位在新劳工签证项目中依然享受四年的签证期,但管理顾问岗位只能获得两年的签证期。作为“四大”中聘用457持有者人数最多的公司(550人,占所有员工的7%),普华永道合伙人Carter Bovard表示:“对普华永道来说,这将让公司在吸引和留住国际人才方面面临更多的挑战。签证期变短也让如何吸引企业管理咨询人才成为我们面临的最大困境。”

网络图片

457签证持有者,涨薪成了难事

457签证被废除了,现有457签证的持有者似乎也被政府遗忘了。SBS 5月22日报道称,尽管政府的一项评估报告建议457签证持有者的底薪应当上涨,该门槛自2013年起一直为5.39万澳元,但政府驳回了这一提议。一些移民专家警告称,此举可能会破坏临时技术签证计划中的“技术”元素。

457签证持有者的底薪通常被称作临时技术移民收入门槛(TSMIT)。参议院评估委员会(Senate Estimates)发布的文件称,在截至今年3月的九个月里,近一万份457签证被发放给底薪在5.39万-5.7万澳元之间的海外劳工。SBS援引移民部的最新数据称,这一群体约占整个457签证持有者的25%。

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法学教授Joanna Howe表示:“政府冻结TSMIT的决定意味着457签证正在从一个高技能工作签证,转化为一个仅仅为了填补酒店及餐饮行业劳动力短缺、更为普通的劳工供应签证。”过去九个月被授予457签证且底薪在5.39万-5.7万澳元之间的9,850人中,有3,806人在酒店及餐饮行业工作,这比从事其他行业的人多出了六倍。

管理咨询公司FCB Group的移民经理及律师Alex Kaufman也指出,政府对TSMIT的持续冻结违背了政府近日改革方案中的相关举措。“考虑到TSMIT能够反映出澳洲技术人才短缺和457签证持有者的技术水平,政府目前不提高TSMIT的决定可能是在安抚那些拿着低薪的高技术人才,尤其是在服务行业工作的人。”Kaufman说。

图片来源:搜狐

6000:2015- 2016财年,约有6,000名学生签证持有者申请457签证。

留学生的“救命稻草”没了

对于那些已经在澳洲学习多年,并打算毕业后在澳洲工作的留学生来说,废除457签证等于掐断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英国《卫报》5月3日报道称,大多数留学生在澳洲完成学业后,可以申请485签证(485 temporary visa)在澳洲工作。458签证有毕业生临时签证(Graduate Work Stream)和毕业生工作签证(post-study work stream)两种类别。但依照毕业生工作签证的要求,如果在2011年11月前入境,留学生就无法申请485签证。

悉尼大学的国际研究生发言人Dhaval Shukla表示:“对于不合符485签证的留学生来说,457签证简直是救命稻草。”Shukla认为,政策的改变对这些留学生不公平,这六年来,他们一直在支付学费,专注学习,原本想毕业后留在澳洲,却突然被告知他们必须离开澳洲。

Fiona(化名)是一名来自美国的留学生,她于2010年来到澳洲学习,在获得媒体和电影专业硕士学位后又继续攻读博士,但现在她的计划被打乱了。“我来澳洲已经七年了,我非常爱这个国家,想在澳洲参军。可是对于我们这些留学生来说,457签证是能够留在澳洲的唯一出路。”Fiona表示,现在她要等待十年的时间,加入澳洲籍之后才有可能参军,她已经等不起了。

图片来源:自由时报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移民及法律研究员Laurie Berg表示:“申请工作签证的途径越来越少,对工作经验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再加上就业机会的减少,留学生的处境非常不利。”2015-2016财年,约有6,000名学生签证持有者申请457签证。在Berg看来,457签证政策的变化会使博士生受到最大的打击,因为他们已经无法申请到别的学生签证,如果申请其他签证,他们也没有相关工作经验。

来自新加坡的Xianzhong Lau刚在澳洲获得生物博士学位,并在澳洲顶尖生命科学企业家Darren Kelly创办的公司OccuRx担任项目负责人,研究治疗失明的药物,药物有望在明年投入临床试验。

Lau一直希望能拿到457签证,虽然已经递交了申请,不过如今一切都成为了泡影。他目前拿的是485签证,有效期是18个月,签证到期后,他必须在两周内离开澳洲。Lau称,他现在已经开始关注新加坡、欧洲和加拿大等地的工作机会。

而对于雇主Kelly而言,Lau的离开将意味着公司要花3-6个月的时间找到另一位项目负责人,“这是公司的一个关键项目,Lau在做项目的过程中离开,我们将面临严重的损失”。

来自新加坡的Xianzhong Lau刚在澳洲获得生物博士学位,并希望拿到457签证留在澳洲工作,不过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移民体制中的临时劳工色彩更浓了

优先保证澳洲人的工作机会,处理海外劳工被剥削问题,这是政府废除457签证的初衷。不过,在悉尼科技大学社会经济学教授Jock Collins看来,这些理由似乎有点站不住脚。

Collins 4月24日在The Conversation上撰文指出,澳洲每年会吸收70万临时移民以及20万永久移民。除了457签证持有者,澳洲每年还接纳25万持打工度假签证(working holiday maker visa)的临时移民,这部分人占据了临时移民劳动力相当大的比重。所以,Collins认为,如果政府废除457签证是想解决移民劳工挤占本土就业市场的问题,那为何不对可以在澳洲打工的临时签证做出改革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生签证也是一种临时移民工作签证,该签证允许留学生每周打工不超过20小时。Collins做了一个估算:假设所有大学留学生每周工作20小时,这与146,477个457签证持有者每周37个小时的工作量相当,同时也是2016年持457签证来澳洲工作总人数(45,400)工作量的三倍之多。Collins表示,这还只是保守估值,因为很多研究表明,这些留学生的工作时间往往比法定时间长。此外,源源不断涌入的打工度假者也为澳洲农场、城市餐厅和其他服务型岗位提供了季节性的劳动力。

网络图片

在Collins看来,国际教育是澳洲政府的“钱袋子”,作为第三大出口创收产业,2015-2016财年,国际教育为澳洲创收199亿澳元。Collins认为学生签证没有变动是因为政府希望有足够全额自费的留学生来澳洲读大学。不过,政府的这一愿景恐怕难以实现。澳洲签证咨询服务机构Iscah Migration对在澳洲的近500名留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9%的受访留学生表示,如果他们早点知道澳洲签证政策会作出这些调整,他们就不会选择来澳洲求学。

此外,留学生打工一直以来存在剥削现象。澳洲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的许多报告表明,大量留学生遭到剥削,工作环境差强人意,而且拿不到应付的薪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7-11连锁店的“半薪骗局”(half-pay scam),在7-11连锁店打工的留学生只拿到工作时长一半的薪水。

对此,Collins称,457签证被废除,以短期临时签证(两年,且不可转永居)和中期临时签证(待满四年可转永居)替换,这使得澳洲现行移民体制中的临时劳工色彩(guest-worker character)更浓了。他认为这一做法不利于澳洲的国家建设,也与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政府不断强调的“合格澳洲公民应遵守澳洲价值观,为澳洲做贡献”理念相悖;而且澳洲经济不断融入全球市场,澳洲的“多语言劳动力”被视为竞争优势,这一做法也与这样的多元文化政策新定义背道而驰。

网络图片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澳洲金融评论报》5月18日Business Pick Top Jobs For 457 Review、《澳洲金融评论报》5月22日Global Workers Left ‘High And Dry’ By 457 Visa Changes、《卫报》5月3日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uld Be Left Marooned By 457 Visa Abolition、《澳洲金融评论报》5月16日457 Visa Crackdown Derails Drug To Cure Blindness、SBS 5月22日How The 457 Visa Reforms Overlooked The Cheapest Foreign Workers、The Conversation 4月24日457 Visa Changes Won’t Impact On Wider Temporary Education Workforce. And Maybe That’s Deliberate(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9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歌剧院“人到中年”, 如何保护是个问题

悉尼歌剧院不仅仅只是悉尼的地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