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门

别拿送外卖不当工作,外卖小哥们的劳苦,你懂么?

10 月 18 日
6237

外卖小哥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从上班第一天起,澳洲“外卖小哥”威廉姆斯(Douglas Williams)的工作就是努力跟上每一单外卖的下单速度。在澳洲,送餐员除了要面对饥肠辘辘的顾客,以最短的时间为他们送去可口的饭菜,也要面对安全、剥削等问题

澳洲街头,许多“外卖小哥”陆续赶往顾客家中送餐。英国《金融时报》

近年来,手机、网络的普及和快速的城市生活节奏已经让外卖成为许多澳洲人的必需品。金融研究公司IBISWorld近日表示,澳洲餐厅正利用Deliveroo和UberEATS等送餐服务掀起的外卖热潮大赚一笔。如今,在线订餐平台已经改变了澳洲的餐饮市场,也让送外卖这一行业逐渐壮大。

不久前,顾客能点的外卖食物类型还有所局限。而现在,几乎所有的菜肴都可以被快速地“送货上门”。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年龄在18岁到34岁之间的年轻人是最大的网络外卖消费群体,因为他们比任何群体都不喜欢外出就餐,而且最不愿意在家做饭。

对此,27岁的Deliveroo兼职送餐员Vitor表示,他刚派送完一笔外卖订单,就接到了下一笔订单的来电。一直到晚上10点,Vitor仍在派送外卖。Vitor说,大多数在网上点外卖的顾客都是学生,因为他所服务的区域内的大学数量较多。Vitor还透露,他所派送的大部分订单不是披萨就是汉堡,要么就是泰国菜等亚洲菜。

《每日电讯报》报道称,在过去两年,仅Deliveroo一家送餐服务平台在澳洲的送餐人员便已从100人增至2,500人。网络图片

不过,随着澳洲外卖送餐员人数的不断增加,骑手藐视法律、在人行道危险骑行或在马路上逆行的情况渐增,引发了人们对于送餐员行业的讨论。现年24岁的威廉姆斯在向Deliveroo申请成为自行车送餐员时,被告知要进行“速度测试”——当他骑车穿过内城时,必须跟上另一个Deliveroo的车手,这样才能证明他骑得够快,能够胜任这份工作。但在这个测试中,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他需要遵守怎样的规则。一名送餐员曾告诉他安全最重要,可转眼间那名送餐员就闯了红灯在单行道上逆行。

此外,“特殊”的法律地位让送餐员面临着被剥削的可能。威廉姆斯表示,他每送一餐最多赚取9澳元,平均每小时可以送两单。但法律规定临时自行车送餐员的最低时薪是23.45澳元,周六、日和公众假期还有工资补贴。此外,威廉姆斯也没有病假、退休金和加班费。

尽管公司为他们提供了一些设备,但他们还是要用自己的自行车、头盔和手机,并为公司的工作服交“押金”。澳洲律师事务所Maurice Blackburn律师Daniel Victory表示:“因为这些送餐员目前被归类在独立合同人(Independent Contractor)类别之下,也就是说他们无权享受最低工资和不公平解雇等法律条款的保护。

如今,越来越多的送餐员认为自己应该被当作正式的“雇员”。图为2016年8月13日,Deliveroo英国总部门口聚集着要求加薪的送餐员。英国《独立报》

对此,澳洲运输工人联盟的Tony Sheldon表示,送餐员的最低工资被剥削了,享受假期和对不公平雇主提出质疑的权利也被损害了,“这种所谓的创新经济形式实际上是旧式剥削”。悉尼大学商学院教授Knox则认为,政府必须对此进行监管,“否则所谓‘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就没有了,到那个时候,‘创新性企业’就变成了一个‘逐底竞争’,只剩下丛林法则。”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3月31日Deliveroo Faces Legal Action For Underpaying Bicycle Delivery Riders、澳洲网10月7日《澳洲网络外卖销售额激增 汉堡披萨等最受欢迎》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89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专栏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62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