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 , 星期三
首页 / 同城资讯 / 悉尼演出及影讯 / 一场由于错误记忆存取手术而引发的「脑内追凶」,这样的《记忆大师》,你准备好了吗?

一场由于错误记忆存取手术而引发的「脑内追凶」,这样的《记忆大师》,你准备好了吗?

继《催眠大师》之后,中国台湾导演陈正道三年磨成的《记忆大师》依然是一部悬疑之作,这是一场由于错误记忆存取手术而引发的“脑内追凶”。“第一遍看的是软科幻、悬疑推理,第二遍看的就是犯罪和情感。” 陈正道说,“《记忆大师》虽然不是我最成熟、完美的电影,却是我最有勇气的电影。”

影片讲述了“近未来世界”一个关于记忆重载的悬疑故事。该片以记忆为核心点,其中夹杂凶杀案、软科幻、家庭暴力等诸多元素,整个故事弥漫着浓厚的悬疑气息。

“我情愿做一个创新复杂的好故事”

我觉得记忆被篡改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记忆可以被提取、删除和重载,这个事情最大的意义是能够看到记忆在不同人的性格中产生不同的效果。”对于创作《记忆大师》的灵感来源,陈正道如是说道。《记忆大师》讲述的是“近未来世界”一段因记忆移植引发的悬疑爱情故事。2025年,因为和妻子张代晨(徐静蕾饰)婚姻破裂,男主角江丰(黄渤饰)走进记忆大师医疗中心接受手术,却不料手术失误、记忆被错误重载,他莫名其妙变成了“杀人凶手”。警官沈汉强(段奕宏饰)的穷追不舍让他逐渐发现,自己脑内的错误记忆不仅是破案的关键,更是救赎自己的唯一希望。随后,一场记忆烧脑战也随之开始。

有评论称,作为一部“烧脑”悬疑片,《记忆大师》在表现方式上类似于《盗梦空间》层层梦境的形式。陈正道也表示,他在影片中用到这样的方式完全是受《盗梦空间》启迪,《盗梦空间》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在如此复杂的梦境设计中自如穿插人物情感,还能感动到每一位观众,这是陈正道觉得影片最震撼的地方。在《记忆大师》中,陈正道也完成了一个复杂的内容设置,包括软科幻(科学技术和物理定律的重要性被降低,尽量以故事情节、寓意与人物性格取胜)、近未来等。其在场景布置上也是倾注心力。剧组远赴泰国曼谷实地取景,全片在美术创作、道具置景上融入了东南亚风情,同时混搭欧式复古风格,创造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记忆世界,这一切都让《记忆大师》看起来不像一个容易弄懂的故事。

图片来源:时光网/a>

“我一个朋友说电影放映完,会有一半的人离开……” 陈正道曾在采访中如是说。他之前的作品经常被人批评“不接地气”。但在4月20日北京电影学院的电影放映活动结束后,“没有多少人离开”。

“我情愿做一个创新复杂的好故事,也不要去做一个一看就非常简单的。有些电影反映生活,我的电影则是实现一种幻想,不断去做一些新鲜的尝试,拍出更多元化的电影作品。” 陈正道说。

有媒体称,《记忆大师》涉及多线叙事、多重角色、两个凶杀案等,之所以做这样的设计,陈正道称这是自己的“小贪心”,“我觉得肯定会有观众不止看一次,所以我们在设计上会有所针对。第一次看电影的观众,我们用电影的语言产生感官上的刺激。对于第二次看电影的观众,我们主要想说‘记忆’的影响,这是很可怕的。两个主角也因为记忆,慢慢在行径上发生了变化。”

图为段奕宏饰演的警官沈汉强(右)和同事一起查案。网络图片

软科幻,华语电影的一次艰辛尝试

《记忆大师》是陈正道独立执导的第七部剧情长片,从进入大陆拍摄的《幸福额度》开始,直到《记忆大师》,他始终在尝试不同的类型,从文艺小清新,到浪漫爱情,再到烧脑悬疑,他几乎没有对一种类型的重复。软科幻电影《记忆大师》就是他的最新尝试。

陈正道称,软科幻在华人电影圈涉及的还比较少,这类科幻不像硬科幻有完整的科学记载和证实,或是天马行空的异想,软科幻的根基其实是人们不满于既定生活中的所有设定和元素,进而对未来的一种渴望。陈正道感慨华语电影在做这类软科幻上的艰辛,并称拍《记忆大师》是他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一次,因为华语片没有这样的先例可供参考和借鉴,只能根据自己过去的看片经历去一步步摸索,与中国观众的习惯及文化结合,而且有许多条并行的叙事线,需要铺垫很多线索和细节,这是相当考验人的。

“这是我第一次猜不到观众会给予怎样的评价,对我而言,拍这部片拿出了非常多的勇气。”陈正道说,他喜欢对既有事物进行思考,“像是第一支手机——诺基亚,当年的人们都不会想到未来的手机会成这样。”所以如“催眠”、“记忆”这些人们生活中也一直存在,但似乎不会被人们单独拿来思考研究的东西,就会使他感兴趣去用到作品中。

图片来源:搜狐

在创作电影方面,陈正道称,自己是一个二流的创作者,一流的影迷,他在学生时代就很喜欢看电影,阅片量很大,他在创作中会有一个普通影迷的习惯——在脑海中翻阅大量曾经看过影片的类似场景或画面。但他不会拿所有相似的影片来参考,而是把这些经典的类型片拿来分析,“导演在创作时,不能只追求类型上的创新和突破,也需要认识到电影的本质是故事,要用一个能打动观众的设定去嫁接到这样的类型上,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虽然陈正道把《记忆大师》的拍摄称作“最痛苦的一次”,但演员们却十分看好这部电影。徐静蕾称:“这部戏让我重拾演戏的乐趣。影片虽然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但是讲述得非常清楚,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电影类型。”段奕宏则认为无论《记忆大师》多么压抑、阴沉、烧脑,对他来说“都是愉悦的”,因为这是在创作,而他之所以愿意饰演沈汉强这个警察角色,也源于这种创作过程中的愉悦。

有影评称,从上映后的反应来看,聪明的陈正道似乎已经渐渐摸索出了自己拍摄悬疑片的方法,例如《记忆大师》,这是一部可以提前猜到结局的电影,于是他就在“心理”上下功夫,所以你会看到黄渤做噩梦的场景很多,且每一场都具有悬疑性,他故意把线索打得更乱,加入更多的心理悬疑戏,要的就是你的紧张感。这个方法不会令所有的观众认同,因而《记忆大师》上映之后不可能让所有观众都喜欢。但这肯定会打动或戳中不少观众,就像之前的《催眠大师》,说不上多经典,但就是有人喜欢,而且很自然地期待陈正道下一部电影的到来。

图片来源:凤凰网

 

责编/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网、腾讯网(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5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网络第一书”《悟空传》同名电影热映! 这里有一只来自二次元的猴子,唤醒一代人心中的“叛逆”

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