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人气不够,“买粉”来凑!澳洲政客看准社交媒体平台的海量信息,纷纷开启打“政治广告”的节奏……

人气不够,“买粉”来凑!澳洲政客看准社交媒体平台的海量信息,纷纷开启打“政治广告”的节奏……

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社交媒体平台每天都在为公众呈现海量信息,而澳洲的一些政客也看准了这个机会,在社交媒体上打起了“政治广告”。比如,维州州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近日被曝斥巨资在Facebook上“买粉”点赞。《先驱太阳报》评论称:“买粉”不要紧,别用我们纳税人的钱啊。

这位“虚荣的州长”掏了民众的腰包

“三年了,安德鲁(Daniel Andrews)放着那些重要的社会议题不解决,他执政的首要任务竟然是忙着给自己的Facebook买粉丝。这位州长把自己的虚荣心放在首位,民众的利益对他来说反而是次要的。” 维州反对党领袖Matthew Guy对于近日发酵的维州州长安德鲁花钱在Facebook上“买粉”一事如是评价。

《先驱太阳报》9月11日揭露称,为了推广自己,安德鲁至少将281,469澳元投入到他个人的Facebook账号上。不过,这28万澳元还不包括运营主页的人力成本,也不包括主页上经常分享的那些关于工党政策的视频制作费用。

维州州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近日被曝光利用纳税人28万澳元在Facebook上“买粉”点赞。图为2017年1月,安德鲁办公室一天花费977.88澳元推送的“点赞帖”。Twitter

安德鲁“砸钱买粉”这一行为的确令他“收获颇丰”。2017年,安德鲁凭借38.7万的粉丝人数,一跃成为Facebook上“最受欢迎的澳洲政客”,“击败”了总理特恩布尔之前372,646的点赞量。

安德鲁在Facebook上的主页名为“DanielAndrewsMP”,很多帖子都有上百万的维州人浏览。而在这些有着上百万浏览量的帖子上,往往有一个“赞助”(sponsored)的标签。这个“赞助”标签意味着,发帖人给Facebook支付了一定的广告费,这样能让帖子出现在更多人的Facebook页面上,也就能让更多人看到。而Facebook上的广告,则会根据用户的年龄和地理位置进行相应的推送。

据《先驱太阳报》报道,安德鲁办公室每天需要为此付好几百澳元的广告费。 而在2017年1月份,安德鲁办公室曾一天就花费977.88澳元,推送了一条“如果你支持维州引入药用大麻,那你就点赞”的帖子,“吸引”了不少维州民众为其点赞。

安德鲁还发过一条“和两个寻求庇护儿童去参观动物园”的帖子,报道称,其花了1580.96澳元的广告费,使帖子达到了180万的浏览量。

图片来源:abc

而早在2016年9月,为了推广将澳洲足球联盟(Australian Football League)总决赛前的周五定为公共假期(Grand Final public holiday),安德鲁的员工制作了一张图,嘲讽加拿大说唱歌手Aubrey Drake Graham的专辑封面,政府为此花费了606.42澳元。事实上,公众在之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发现,安德鲁甚至说不上来这名加拿大说唱歌手任何一首歌曲的名字。

不仅如此,安德鲁也是澳洲唯一一个开通了中国新浪微博(Sina Weibo)、与中国网民互动的澳洲州长。尽管他更新的频率并不高,但都是以中文发博,目前已经有3万多粉丝关注。

5月22日,安德鲁在新浪微博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承诺在任职州长期间每年都要访问中国……我非常希望尽快再次访问中国,带回更多的先进理念,为维州创造更多的就业。”有网友在这篇帖子下面留言表示:“州长,咱维州房子好贵。” 安德鲁本人则用英文回复称:“作为一个要养家糊口、有三个孩子的父亲,我很同意你的说法。维州的人口增长率全澳第一,维州政府正努力致力于提高住房可负担性。”

对于安德鲁在社交媒体上如此活跃的形象,《先驱太阳报》评论称,如果维州州长想通过“买粉”这种“无下限”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声望,那他也应该用工党的经费,而不是纳税人的钱。也有评论人士表示,这位“虚荣的州长”掏了民众的腰包,就是为了推广自己的政治形象,而这些由纳税人买单的Facebook广告,其实是为工党的再次选举造势。

此外,绿党领袖Greg Barber表示,安德鲁这是花着纳税人的钱,让他们“喜欢”自己。Barber说:“这简直是一种羞辱。工党大张旗鼓地宣传称,要禁止利用纳税人的钱来投放政治广告,但给自己留了钻空子的机会。因此,州长才能在他的Facebook主页上大肆花纳税人的钱来为自己做广告。”

有报道称,早在2015年,安德鲁办公室就号称“废除”了利用纳税人的钱来投放政治广告的制度,并称这是迈向“减少纳税人开销”的良好开端。2016年4月,维州政府表示:“我们再也不会为那些假想中的项目投放政治广告。”而在今年7月,维州政府再次表态称,他们正在通过强化监管和出台禁止政治广告的制度来履行自己之前的诺言。

针对此次安德鲁被曝出的问题,维州政府表示,自2014年以来,他们已经减少了2,000万澳元的电视广告开销,他们是在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向维州人传达重要的信息,而Facebook主页只不过是宣传政府信息很次要的一个渠道。

“现在大多数维州人都是通过Facebook获取信息,还没有看清这一形势的政府已经完全落后于时代了。”维州政府发言人如是说。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房屋可负担能力”对于很多澳洲人来说已经不再是有没有能力「买房」,而是有没有能力长期「租房」……

实际上,租房正成为很多澳洲人的“新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