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澳洲登财富榜第一,你拖后腿了吗?

澳洲登财富榜第一,你拖后腿了吗?

“我不会再骄傲了,那是我买不起的奢侈品”

其实,Prendergrast并不是个例,像她这样依靠政府救济生活的澳洲人还有很多。澳洲社会服务理事会的《2018澳洲贫困报告》显示,2015-2016年间,澳洲有300多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如果要统计挣扎在贫困线边缘的澳洲人数量,这个数字可能更加惊人。

来自阿德莱德的Amethyst DeWilde今年51岁,是众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澳洲人中的一员。自从被诊断患上双向情感障碍后,她的生活便急转直下。自2004年以来,她一直在领取残障支持津贴。其实,DeWilde拥有硕士学位,曾经还差点拿到博士学位。她曾试图寻找工作,也成功过,但因为疾病,她都没能坚持下来,现在这种间歇性的打工生活,她已经开始适应。

由于患上双向情感障碍,阿德莱德的Amethyst DeWilde无法正常工作,有时她还会去垃圾堆里捡能用的生活用品。图为《卫报》网站报道截图

但是,DeWilde不想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承认自己的贫穷。“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贫穷,贫穷本身就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东西。你希望别人能善良一点,不要太苛刻地加以评判,但穷人的现实生活却恰恰相反。”DeWilde说道。

拿到工资,在支付了房租、电费、电话费、燃气费、网费以及汽油费用后,已所剩无几,只够填饱肚子。“口袋里没有一分钱,这是常有的事。” DeWilde说,有时她还会吃发霉的食物,把发霉的部分去掉,照样吃。有时会有好心人帮忙喂她的宠物狗,她会先在里面挑一挑,看有没有自己能吃的东西。

图片来源:theconversation

“我不会再骄傲了,那是我买不起的奢侈品。”DeWilde经常会在结账时退回一些物品,因为她错估了购物成本,自己的钱买不了这么多。有时,她会从别人丢掉的垃圾中捡一些能用的东西回家。DeWilde曾捡到一个床垫,比她当时用的床垫还好一些。“我经常在垃圾堆里捡东西,我已经习惯了别人看我的眼光”。

虽然生活非常艰难,但DeWilde并不打算将自己的境况告诉父母。“他们都在靠养老金生活,即使告诉他们,除了让他们徒增担忧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用处,他们自顾不暇,根本没有能力帮我”。

与被生活磨去棱角的DeWilde不同,对于居住在悉尼的Gavin Ritchie而言,他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骄傲”这个词,他也从来不羞于述说自己的贫穷。十个月大时,Ritchie的父母就离异了,而这成为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Ritchie的大部分人生中,每年快到圣诞节的时候,都是他一年中最艰难的时光。

生活在悉尼的Gavin Ritchie很害怕过圣诞节,因为每到年底,往往是他最穷困的时候。图为《卫报》网站报道截图

现年45岁的Ritchie独自在悉尼生活了25年,在这25年里,他在32个郊区生活过,包括做别人家的沙发客。他还在悉尼住房委员会提供的廉价公寓里住了四年半,但他从来没有把这些地方当作过家。

现在人们都在崇尚健康饮食,但这对独居的Ritchie来说,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谁会费劲为自己做饭呢?反正不是我。” Ritchie说道,“我很少做饭,所以很少去超市购物。一天能吃上三顿饭,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七年前,Ritchie被诊断患上一种绝症。他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差点死掉,但最终顽强地挺了过来。现在的他似乎已看透了世事,但也没有了斗志。“我对金钱不再感兴趣,自然也就没有了追求财富的负担,我也不用花心思去计算我的财富,当然也不需要。”他说,“生活已经把我击倒了一百万次,或许还会再来一百万次。”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平均工资突破8万!这些行业薪水最高!大家来看看拉后腿没~

你的工资拖后腿了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