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你所在郊区的人口密度有多大?悉尼小城镇人口密度和世界大都市相比如何?

你所在郊区的人口密度有多大?悉尼小城镇人口密度和世界大都市相比如何?

大概不会有人拿悉尼西区的Homebush Bay-Silverwater地区和繁华的国际大都市纽约比较,但实际上它们的共同点还不少。

悉尼VS世界

最近Fairfax Media比较了澳洲统计局的最新人口数据以及美国咨询公司Demographia发布的全球人口数据,结果发现:Homebush Bay-Silverwater地区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773人,和纽约城区的人口密度最为接近。纽约城区(包括纽约都会区、以及Bridgeport、New Haven和Trenton的部分地区)的人口密度为1800人/平方千米(后面的人口密度单位均为“人/平方千米”)。

在悉尼另一边的沿海郊区Maroubra,人口密度为5591,与伦敦最为接近,伦敦的人口密度是5600。

相隔不远的悉尼Paddington-Moore Park(4394)则与东京-横滨城区(4400)的人口密度最为接近。而悉尼内西区的Concord-Mortlake-Cabarita(3706)与巴黎(3700)最为接近。

预计到2030年,悉尼Green Square的人口密度将达到22000,可以直追菲律宾的General Santos(21500)和印度的Ranchi(22500)。

让悉尼一些地区的人口密度增加,其实是新州政府抑制房价的核心策略……

尽管拿新州小城市与国际大都市作比较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局限,但是这种比较至少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一个事实:悉尼不同地区居民的生活体验是大不相同的,例如Pyrmont-Ultimo(15346)居民和Rouse Hill(612)居民的生活体验肯定是截然不同的。分析结果还表明:悉尼部分地区的人口密度已经比悉尼的平均水平高出太多。

“这是大城市的其中一个好处:你可以在众多生活方式中选择自己想要的那一种。” 咨询公司SGS Economics and Planning的经济师Terry Rawnsley说。

悉尼现在的人口密度达到了历史高点。从2000年到现在,大悉尼区(Greater Sydney)的人口增长了22%,而面积只扩大了不到2%。可是,早在2000年,曾任新州州长的澳洲外长Bob Carr就说过一句“名言”:悉尼已经满了。

Most densely populated neighbourhoods 图片来源:SMH

根据澳洲统计局最新的数据:

2016年,悉尼人口密度超过8000的地区面积已达到38平方公里;
2011年,这个数字是21平方公里。
2016年,人口密度在5000到8000之间的地区面积为131平方公里;
2011年,这个数字为93平方公里。

不过,从宏观角度来看,大悉尼区总面积为12368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大悉尼区只有不足1.4%的领土人口密度超过5000。

悉尼是否会满溢?

“悉尼面对的挑战不是人口密度要不要提高,而是如何提高。人口密度变大并不一定表示生活质量必然下降。相反,如果我们能做好,生活质量还会提高。”

就澳洲来说,说某个小镇,某个城市,甚至说整个国家“满了”似乎非常荒谬,因为相比于“真正”的大城市,例如孟加拉国的首都Dhaka(44100)和印度的孟买(26000),澳洲最拥挤的都会区(也就是大墨尔本区和大悉尼区,人口密度分别为465和405),看上去也像是一个荒无人烟的沙漠。

而且,按照麦考瑞大学地理与规划系副教授Kristian Ruming的说法,某种意义上,一个城市根本不可能“满溢”。他说:“城市不像容器,边界不是固定的,我们可以将城市边界向外扩张,我们可以提高某些特定地区的人口密度。如果这个比喻没毛病,那么城市永远不可能满溢,因为城市的概念是可以变化的。”

然而,即使世界上许多城市的人口密度都很高,也不能简单否定一个事实:澳洲人口密度存在隐忧。

“许多居民是那种‘严禁在我家附近搞建设’(not in my backyard)的自私类型。”Ruming教授说。“但是,这样的人能让一个城市变得更好,他们会站出来反对糟糕的开发建设,他们能提高居住地区的民主水平以及公民参与度,而这些原本可能是城市所缺失的。”

Rawnsley说,大城市可以从规模经济中受益——规模经济可以提供更多服务,创造更多工作机会,但是,如果基础设施跟不上经济增长的步伐,那么大城市的优势就会被白白浪费掉。“当人们无法挤上人满为患火车、无法找到一间还有名额的托儿所的时候,就会抱怨城市人太多,”他说,“但实际上问题并不在于人太多,而在于基础设施数量不足。”

Fastest growing neighbourhoods 图片来源:SMH

另一方面,如果不考虑文化与传统的影响,那也大错特错。这里说的文化传统主要是指“伟大的澳洲梦”,也就是在郊区拥有一亩三分地,再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但是,新南大学City Futures Research Centre主任Bill Randolph说:就算因为房市变迁,这样的文化传统也在与时俱进,“问题的本质还是:你能说服人们接受什么。”他还说道,就拿“搬到城区生活”这事来说,“政府可能跟你说:人本来就更倾向于住在公寓楼里,好吧,就算真的是这样,但是如果你别无选择,或者没有体验过别的生活方式,那你就更可能接受这样的说法。”

但是Ruming教授说,有一个问题是:澳洲人看到的高密度居住方式都是不好的。好的设计是改变人们态度的关键所在。“人们对高密度居住方式的看法来自于他们日常看到的那些居民楼。”“这样的居民楼很多都是反面教材,不只是设计和施工,还包括它们融入城市的方式,它们的选址,获取基础设施和各项服务是否方便等。”

Committee for Sydney的行政长官Tim Williams则表示,对高密度居住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高密度并不总是和高层建筑划等号”。“相比香港式的高层居民楼,一家人住在郊区的大房子里更加浪漫,但是,我们应该注意一点:悉尼的人口密度一直都不大,只相当于伦敦人口密度的40%左右。”

翻译|小隐        编辑|洋戈

资料来源:Sydney Morning Herald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澳航提供免费高速wifi,乘客在天上竟然都爱上网做这事…..

3个月前,澳航在一架播音737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