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澳洲华女惊曝底层华人性工作!日入$1000!“感觉自己很脏!”

12 月 5 日
438

每个人的选择不同,多宽容一些吧~

大家或许都听说过,在咱们新州,卖淫是合法的。尽管妓女这个行业也算是高薪、合法职业,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女性都表示自己一直都是在秘密工作,并不会告诉亲友,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做性工作者是不好的!

(ABC News)

据澳媒广播公司报道,根据一项由BaptistCare HopeStreet妇女服务部提供的,关于《与悉尼低端妓院与移民性工作合作》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受访性工作者中,有约80%的人来自讲华语的国家,其中一半以上曾经历过家庭暴力,有些受访者在逃避虐待关系后仍在寻求基本的财务稳定,因此走上了这条路。

(网络示意图)

由于担心性工作的污名,绝大多数受访者一直在秘密工作,因此研究人员也担心,即使她们在工作中受到暴力伤害,也不会选择举报!调查结果还显示,四分之三的性工作者认为澳洲社会对“性”产业有着根深蒂固的看法。尽管在新南威尔士州,性工作是合法的,但只有5%的人愿意将其职业透露给家人或朋友,仅有2%的人得到家人的支持。

前华人性工作者Sally说:“之前认识很多中国人很乐于向家人介绍她们的工作,她们对工作并不感到羞耻,但我不行。我一直都是保密自己的身份,因为不想让家人知道,他们都认为做性工作者并不好。”除了名声不好之外,“职业安全”也令人担忧。

报告中,有1/4的性工作者表示,她们永远无法选择自己的客户,更有42%的受访者称,她们遇到过暴力或是麻烦的客户。尽管劳工合同上要求,戴套是工作的必要保障,但调查发现,仅有25%的人得到了雇主提供的安全套,而只有2/3的人在工作中,一直使用安全套。

(Sally)

Sally就是那75%中的一员,她说,工作时,她都是自费买避孕套。“有的客户要求我不要使用避孕套,他们会给我额外的50美元,但我很害怕感染艾滋病毒,所以我都表示拒绝。”而另一位华人性工作者Jade也表示,她在妓院工作的一年时间里,她也必须支付自己的避孕套费用。

“有些顾客不喜欢使用安全套,那我就会说:’如果不使用安全套,我就不做了!’因为我首先要考虑自己的安全,”她说。“金钱是非常重要的,但不是一切。”

(Jade)

澳大利亚犯罪学研究所在2015年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女性性工作者不得不自费购买安全套。据悉,这种现象多发生在“低端妓院”中。何为低端妓院呢?BaptistCare HopeStreet将“低端妓院”定义为低于行业均价便可提供服务的妓院和按摩院。

(网络示意图)

价钱便宜,相对而言收入自然也少,Sally的工资按照客人数量多少不等,约为$350澳元-$1000澳元,而根据BaptistCare HopeStreet的数据,这处于性工作者的收入中低端。Sally表示,她是在悉尼大学的一位同学建议下,开始从事性工作的。

Sally说:“那时我遇到了经济困难,我需要养活我的孩子以及我的家人。”“第一次出来做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害怕。我觉得自己很脏,回到家后只有不停的洗澡,清洁自己,感觉我就像个物品。”

但是性健康并不是她最大的担忧。Sally现在持有的是学生签证,她担心会被移民局或是自己的熟人知道。BaptistCare HopeStreet的报告显示,在这些受访者中,有90%的人持有的是澳洲的临时签证,而其中1/3分是学生签证。研究人员还发现,有些人以为从事性工作以后可以申请永久居住权,才在这里工作的。但是报告强调说:受访者都表示,她们是自愿从事这个行业的。

BaptistCare HopeStreet妇女服务部经理Jessica Davidson表示,她们的组织旨在为妇女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女性需要知道自己是有价值、有尊严的。无论选择怎样的职业都没有关系,在其中应该受到尊重。”

据悉,这项调查共历时超过10个月,工作人员对超过100名亚裔妇女进行了深入访谈。通过这项研究,BaptistCare HopeStreet旨在寻找更好的方法来帮助可能与澳大利亚语言和文化作斗争的女性获得支持服务。

HopeStreet妇女服务“CALD计划”的Peggy Mak说,很多女性其实是希望有个人可以和她们谈论工作的。她说:“她们中的很多人也许是自己一个人来到澳洲,她们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自己的祖国,但与此同时,她们却无法谈论自己的工作究竟是什么。”报告指出,许多人不知道在哪里寻求帮助,尤其是在心理健康方面发现。相反,如果女性知道如何获得支持,她们更有可能享受工作。

除了心理健康方面,大多数接受调查的性工作者表示,她们每周至少工作三至五天,但在此期间随时处于“待命”状态,也就是随叫随到!Jade表示,她自己现在就住在工作的妓院里,经理希望她能24小时工作,不希望她出去,她说:“经理这么说,我就按他们说的做。”Davidson经理说,他们经常看到这样的剥削行为。

(网络示意图)

BaptistCare HopeStreet去年接待了800多名妇女,提供的服务包括免费咨询、案件管理以及向妓院提供安全性工具箱等服务。澳洲性工作者组织“猩红联盟”(Scarlet Alliance)在2006-2007年对性产业中的移民者们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如果她们遭到性侵犯,一半人选择不报警。

猩红联盟首席执行官Jules Kim说,“普遍存在的污名和歧视是性工作者的一个主要问题,特别是因为我们在新南威尔士州仍然没有针对性工作者的反歧视保护。但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方法是需要基于同等群体的响应的(Peer-based responses)。”

在国内,性工作一直以来都是违法行为,这也导致了人们对这一行业有着根深蒂固的见解。尽管“性工作”在很多人眼里,是不好的,但既然这份工作在澳洲是合法的,那从业者也理应受到保护和公平待遇。每个人的选择不同,即使自己不能接受,也多宽容一些吧~

 

 

编辑:Melody(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4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