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深度分析:加入TPP,澳洲究竟是赔了还是赚了?

11 月 17 日
1141

站在两个经济体——中国、美国之间,澳洲以“占上风”的谈判,最终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批 …

站在两个经济体——中国、美国之间,澳洲以“占上风”的谈判,最终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批澳媒预言澳洲农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但也有研究称,TPP给澳洲带来的好处只能用“微小”来形容。

1

澳洲在谈判中守住了“红线”

经历了五年谈判之后,澳洲最终决定在10月5日加入TPP,成为了12个达成协议并签署该自由贸易协议的国家之一。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表示,“TPP谈判的成功对澳洲而言意义深远,这会让澳洲繁荣,但澳洲民众对此内情知之甚少。”

澳洲贸易部长罗伯(Andrew Robb)也表示,快速增长的亚太地区、当地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都将给澳洲带来前所未有的新机遇,广泛惠及本地商界、农户、制造企业和服务提供商。有报道称,2014年,澳洲有1/3的商品服务出口——总值1,090亿澳元——面向TPP成员国。TPP 最初是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的一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目前由美国主导,这个协议就货物、服务、知识产权、贸易和投资等相关领域给予互惠的经济合作。签订TPP后,澳洲服务业者、矿工和制造业主将会看到关税被削减,新市场不断出现。农业者也将会见证牛肉、乳制品、红酒、糖类、大米和海鲜在各个市场的关税调降。

不过,澳洲签署TPP并非一帆风顺,分歧主要在生物制药专利保护期限上。早在2013年的谈判后,维基解密(Wikileaks)就爆料称,在TPP谈判过程中,澳洲政府与美国在进口药品、维护知识产权等方面存在诸多争议,为了维护本国利益,澳洲拒绝了美方多项要求。而在今年10月,这一问题也使得谈判一度陷入僵持。

美国最初坚持药品专利必须执行12年的有效保护期,这意味着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TPP的成员国都不可能仿制这些专利药,为本国患者提供较廉价的有效药物,更不用说出口这些仿制药赚取利润。依赖后发药(新药专利到期后发售的与新药成分相同的药品)和外企新药的澳洲对此摆出针锋相对的姿态,称“药品专利期限决不能长于五年”。

最终,10月5日,美国与澳洲在知识产权和生物制药专利保护年限上达成暂时性协定,美国的妥协意味着澳洲的医药成本不会增加。“这对于我们是一个红线问题,我一直都说我们不会改变五年这个年限,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系统,我们做到了。” 罗伯说。事实上,由于罗伯在这些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迫使TPP谈判延长了超过两天。

有媒体认为,在这次的谈判过程中,澳洲是占上风的,凤凰卫视驻澳记者杨海鹰分析称,澳洲实际上拥有中国牌,因为其站在两个经济体——中国、美国之间。如果澳洲不在TPP组织中,美国的整个泛太平洋战略伙伴关系合作计划就缺了一大块。

2

更快“增长”,更多“便宜”

农产品:出口将“爆发式”增长

尽管牛奶等软商品行业对澳洲加入TPP表示失望,但澳洲全国农场主联合会表示,如果澳洲没有在该协议上签字,将会对澳洲农业产生负面影响。

TPP的达成被澳媒认为,可以给澳洲农业带来一个“爆发式”的增长。以牛肉为例,TPP生效后,澳洲对日本牛肉出口关税将在澳日自贸协定基础上进一步降至9%;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牛肉出口关税在十年内免除;澳美自贸协定中的保护机制也将去除。

TPP还额外给予澳洲每年向美国出口6.5万吨糖的配额,相当于澳洲糖商对美国市场的准入扩大了一倍。事实上,这是澳洲对美国食糖出口限制20年来首次松动,据美国农业部预估,到2019-2020年,澳洲对美国食糖出口量将可达40万吨。

此外,TPP达成的协定还包括,澳洲向日本出口大米的配额将扩大;海鲜生产商将享受出口零关税;加拿大取消葡萄酒进口关税——有报道称,澳洲每年的葡萄酒出口额已经超过1.4亿澳元。

“把各国的政策逐一计算后,就会发现,澳洲农业的几乎各个方面都有很大机会。” 罗伯说。

商品:冒牌货或更少

TPP不仅会消除或者削减从汽车到汉堡肉类等商品的关税,《悉尼先驱晨报》10月7日报道称,各个签署国已经意识到了仿冒品问题的严重性,会加强合作,尤其是在解决纺织品和服装行业的欺诈行为上。

这对于澳洲UGG生产商Emu来说,是个好消息。有报道称,一直以来,Emu对自己的雪地靴制作非常自豪,其核心产品都是在Geelong的Barwon河岸附近生产出来的,全是由产自维州西部的绵羊皮制作而成,所以它一直是亚洲顾客追捧的原产澳洲品牌,不过,现在它的地位正受到威胁。中国的仿冒者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Emu身上,把它和大量仿冒的劳力士(Rolex)手表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手袋等放在同一行列,不仅在亚洲市场上大量出售,也通过在线零售商渗透到澳洲市场中来。

Emu的全球市场营销经理Simon MacGregor表示,亚洲顾客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识别假货,但是对于西方购买者而言,在网上或在海外市场买到假货就防不胜防了。他称,虽然还未见到TPP整套协议的全部细节,但任何可以增强品牌保护的举措都是好事, “(打击仿冒产品)花费了我们很多时间和金钱,并且给我们带来很大压力,它影响到公司生意的方方面面。”

不过,MacGregor表示目前Emu面临的最为严重的仿冒产品和商标战发生在中国,而它并不是TPP的签署国,“所以,澳洲与中国签订的自贸协定将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航空:迎来新机遇

美国、澳洲以及环太平洋地区的十个国家之间达成的TPP将会降低货物与服务贸易壁垒,这对于澳洲航空旗下运营远程廉价航班业务的子公司捷星航空来说是一大福音。澳洲航空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说,“澳洲航空和捷星航空的绝大部分国际航线网络都被TPP成员国所覆盖。”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此前,澳洲航空的远程航班业务已帮助该公司扭亏为盈,在经历了长达六年的裁员、取消飞机订单以及关闭部分航线的业务重组之后,Joyce对于澳洲航空的前景变得乐观起来。他称,虽然TPP仍需获得各参与国的批准,但TPP应当会提升商务旅行和其它旅行需求。Joyce表示,澳洲与日本达成的双边贸易协定已经提升了旅行需求。

通信:国际漫游费更便宜

对于普通民众来讲,TPP将带来的国际漫游费的降低恐怕是最具吸引力的地方。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TPP的条款之一是削减通常高得离谱的海外漫游费。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经历:出境游回来后,被高额账单惊呆进而抱怨澳洲电信商的无良,但其实后者只不过是将海外移动运营商施加到其身上的成本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在TPP之下,各国政府可以达成协议来更好地管制及削减这些费用。TPP的声明中显示:(各方)同意采取措施增强国际移动漫游服务之间的良性竞争,并促进其他替代品的使用。如果某一国调低了国际移动漫费,那它应当允许还没有对这些费用作出调整的成员国运营商,也享受更低的费用。这意味着,如果新加坡及日本的移动监管部门签署协议,为本国公民削减漫游费,那么澳洲人也能以同样低廉的价格享受服务。《悉尼先驱晨报》称,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12个成员国中有些是澳洲人常去旅游的地方,包括美国、日本、新加坡及加拿大。不过,报道也指出,对此,澳洲消费者可能还得等上一段时间,因为澳洲与新西兰监管部门已就移动漫游协议谈判了好几年。

“大馅饼”背后的隐忧

对于一些人而言,TPP就像一张香喷喷的“大馅饼”,但经济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近日的研究却显示,TPP带给澳洲的好处只能说是“微小”的。因为该协议将增长最快的亚洲经济体——中国、印度、印尼排除在外,预测显示,到2030年,澳洲对上述三个国家的贸易额比对TPP所有成员国的整体贸易额都要高。研究还表示,在TPP的完整文本公布前,很难计算出澳洲能够从TPP中获得的净收入额。

《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TPP正把美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过度保护主义”扩散到所有的签署国,这意味着那些“净知识产权进口国”(net IP importer)需要付出更多,包括澳洲和新西兰。澳洲前总理霍华德曾反对将澳洲版权保护期限从某作家、作曲家、软件发明者等去世后的50年,增加至“美国规则”中的70年。一些澳洲贸易专家称,此次加入TPP对知识产权保护期限作出的妥协,是澳洲最大的损失。

《澳洲金融评论报》称,版权和专利保护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为创造艺术作品和新技术提供动力,但在创造者去世后的漫长时间里进行版权保护恐怕更多的是在伤害消费者,以及阻止公司使用受专利保护部件去创造一种新产品。

此外,TPP中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nvestor State Dispute Settlement,简称ISDS)也被认为可能带来损失。投资者尤其是跨国公司,可对一国政府采取法律行动,寻求由该国政策和管理变化导致损失的补偿,但政府却不可以对企业诉诸法律。有分析称,澳洲现存的ISDS不需要遵循法律途径,并且进行秘密处理,所以TPP将增强ISDS的透明度,但有批评者表示,TPP中的ISDS是一个偏向一方的机制,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特别权利。大企业势力恐将坐大,最终导致国家主权受损。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霍华德早在澳美自贸协定谈判期间就曾反对其中的ISDS条款,认为此举会侵犯澳洲主权。

此外,TPP中的电子商务条款也引发了澳洲国内的争议。TPP各方承诺,在保证合法公共政策(如个人信息保护)的前提下,确保全球信息和数据的自由流动,毕竟互联网和数字经济要靠其驱动。《悉尼先驱晨报》称,这种宽松的隐私规定会让澳洲人面临个人数据在海外泄露的风险。“如果TPP不能保证个人数据只会储存到本国,那么澳洲人的隐私将会被散布到任何地方。”来自澳洲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s Australia)的Jon Lawrence说。

不过,有分析称,对于澳洲总理特恩布尔来说,本次TPP的谈判成功正合他意,他认为21世纪将是“亚洲”的天下,TPP是澳洲在21世纪进入亚洲的重要机会,事实上,今年6月签署的澳中自贸协定也是。纵然国际对TPP将中国排除在外有所争议,中国抢先和TPP 12个成员国中的澳洲达成了自贸协定,也被戏称为挖了TPP的墙脚,但在澳洲,TPP和澳中自贸协定似乎并不矛盾,如今,澳中自贸协定还在议会挣扎,特恩布尔政府希望它能最后通过生效,而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工党的态度。

在征求了企业和工会的意见后, 澳洲工党已经提交了澳中自贸协定的修订案,以确保本地工作者的饭碗,同时,结束澳中自贸协定的政治僵局。

资料来源:路透社10月6日《澳洲在糖出口议题上未达目的 但对Tpp总体满意–贸易部长》、环球网10月8日《TPP完成谈判将助推澳大利亚农产出口爆发式增长》、《悉尼先驱晨报》10月7日TPP: Ugg Boot Maker Emu Welcomes Crackdown On Counterfeit Goods、《悉尼先驱晨报》10月6日TPP Points The Way For Cheaper Global Roaming、澳洲新闻集团10月6日How Australia Became A Winner Out Of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澳洲金融评论报》10月13日Tiny Gains Traded For Big Loss Of Control、《悉尼先驱晨报》10月6日TPP Digital Rights Fears: Ip Laws Lock-In, Offshore Housing Of Personal Data

澳洲新闻 澳洲财富
11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