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

超过两万人在悉尼集会,只为同一个目的!关于「澳洲同性婚姻」是否应该合法化,邮寄“公投”真的有用吗?

9 月 18 日
860

这似乎并未能平息澳洲人关于这一话题的争论…

9月10日,超过两万人在悉尼集会,他们手举标语“高调地”宣称支持澳洲同性婚姻合法化。就在三天前,澳洲最高法院最终同意于9月12日启动针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邮寄“公投”(postal survey)。不过,这似乎也未能平息澳洲人的争论。

“在那些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天塌下来了吗?”

“所有的澳洲人都值得享受平等的爱、承诺和快乐的权利,所有的澳洲人都应该可以与自己爱的人结婚。”在澳洲最高法院(The High Court of Australia)门口,人权法律中心法律倡导组织(Human Rights Law Center legal advocacy group)的负责人Anna Brown这样告诉CNN的记者。9月7日,在邮寄“公投”是否可行的争议声中,最高法院最终裁决,针对此次同性婚姻的自愿性邮寄“公投”可以继续进行。

此前,婚姻平等倡导者曾向最高法院发起过两项法律挑战,他们认为邮寄“公投”是无效的行为,而且将耗资1.22亿澳元,因此试图阻止此次投票的进行。不过在当天审理的最后几分钟,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Susan Kiefel一一驳回了这些挑战,正式为邮寄“公投”放行。

随着最高法院的决议,邮寄“公投”的投票从9月12日起开始寄出,投票的最后期限为11月7日,最终结果预计将于11月15日出炉。目前,政府已经任命澳洲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ABS)负责此次邮寄“公投”的整体工作。而澳洲人需要注册成为正式选民,才能参加本次邮寄投票。有媒体这样总结这次邮寄“公投”的作用:虽然没有更改法律的效力,却可以反映大多数人的意见,或许可以引导国会做出决定。

不过,此次邮寄“公投”一经开启,民众积蓄已久的情绪仿佛撑到了临界点,进而集中爆发。

9月10日,悉尼有超过两万人聚集在CBD参与集会,彩虹组织(Rainbow Crowd)挥舞着手中的标语,上面写着“让我们停止这场仇恨”、“你们(异性恋)结婚时,也需要投票通过吗?”不仅在悉尼,布里斯班的同性婚姻支持者也高举写有“反对同性婚姻?那就不要结婚了”的标语,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此外,新州、维州和南澳的自由党和国家党也纷纷举行游行集会,支持同性婚姻。

图片来源:CNN

随着游行的“爆发”,总理特恩布尔也“松口”表示,自己和大多数人一样,会投赞成票,毕竟世界上有23个国家的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了。他在9月10日新州一场集会中发表讲话称:“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不论是在医疗福利、税务、退休金还是职业发展等领域,我一直在为确保同性伴侣们免受歧视而奋斗。

在这些事务上,同性伴侣们可以享受平等的权利,那婚姻这项权利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在那些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的国家,天塌下来了吗?生活停止了吗?传统婚姻被破坏了吗?都没有。同性婚姻合法化,是我们在实现婚姻平等前的最后一座山峰,让我们一起翻越它。”

不过在如此大规模对同性婚姻的支持行动之下,Newgate Research的民意调查专家Jim Reed所进行的调查却显示,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数比例“意外”出现下滑,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投票者表示他们可能不会参与这项备受争议的投票。

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9月11日报道称,投赞成票的人数下跌至58.4%,比预计减少了六个百分点,而投反对票的人数为31.4%。参与调查的投票者中,有超过10%的人称,他们还不确定是投赞成还是反对。虽然有65%的人称他们会参与此次邮寄“公投”,但18岁至34岁这个年龄段的人却只有58%表示会参与邮寄“公投”。

澳洲选举委员会(AEC)的最新数据显示, 18岁至24岁之间的年轻人中,有近14%的人甚至都还没有注册成为选民。

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们多年来一直表示,澳洲人需要改变,澳洲人也想要改变。但在投票开启前夕,支持者们的信心却开始动摇,到底会有多少人真正在此项邮寄“公投”中投票,大概没有人可以打包票,而Newgate Research的这份民意调查仿佛也印证了他们心中的这份不确定。

9月7日,澳洲最高法院最终裁决,为同性婚姻邮寄投票放行。投票自9月12日开始启动,最终投票结果预计将于11月15日公布。图为9月7日,同性婚姻支持者发放相关宣传册。SBS

“澳洲人并没有明确同性婚姻到底意味着什么”

澳洲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争论自2013年以来就没有停歇。2013年4月,新西兰国会曾针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进行投票,并以77票支持,44票反对最终通过了这一议案。邻国的巨大政治事件让澳洲无比震惊,国内左翼政党和自由人士开始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进行游说。

同年10月,首领地通过婚姻平等法,认可同性婚姻在该地区合法。然而这一政策遭到了时任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的强烈反对,他表示将通过合法渠道废止该法案。短短两个月后,联邦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化应由国会决定,地方无权自行立法,首领地这一法案因此被彻底废除。

时隔两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决定再次刺激了澳洲同性婚姻支持者,众多LGBT组织和自由人士开始在澳洲上下奔走,希望澳洲也能尽快通过相关立法。

时至今日,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进程终于以全民邮寄“公投”开启,虽然此次“公投”起到的只是“仅供参考”的作用,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等相关事项仍需国会通过,但争论还是伴随其左右。

对此,特恩布尔表示,结婚本是一种公民自由,给同性婚姻赋予“权利”的概念,本身就是一种思想上的保守。他的言论引起了前任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的反对。霍华德表示那些寻求同性婚姻权利的人,没有想到这会对儿童的权利造成冲击。他认为孩子应该由传统父母抚养长大。

前联邦工党领袖Mark Latham 8月28日在《卫报》发表文章称,他本来是赞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可当他重新细读了工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在2015年联邦议会提出的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私人法案后,他开始觉得这件事有点问题了,Latham认为,澳洲人并没有明确同性婚姻到底意味着什么。

9月11日,工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穿西装者)现身悉尼的集会,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澳洲广播公司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爆料
8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