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活到老,工作到老!澳洲终于也启动了漫长的「延迟退休」计划!

活到老,工作到老!澳洲终于也启动了漫长的「延迟退休」计划!

无论是困扰欧洲国家的债务危机,还是美国难以跨越的“财政悬崖”,这些经济困局背后,人口老龄化都是成因之一。因此,许多发达国家开始打起了“延迟退休”的算盘,来解决国家财政紧张的问题。酝酿多年后,澳洲也终于启动了漫长的延迟退休计划。

“延迟退休是一项合理的举措”

和许多发达国家一样,澳洲社会的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了。目前,澳洲男性的预期寿命为80岁,女性为84岁,而退休年龄为65岁。SBS报道称,到2054-2055财年,澳洲年龄在65岁以上的人口将增加一倍多,达890万人,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这将给澳洲养老金制度带来“巨大的压力”。

为了减轻财政负担,政府决定采取逐步延长退休年龄的计划。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联邦财政预算案(Federal Budget),自2017年7月1日起,澳洲居民养老金(age pension)领取年龄将逐渐延后,1952年7月1日当天或以后出生的居民必须年满65岁零6个月才符合领取资格。2017年7月至2023年7月,澳洲居民退休年龄每两年延迟半岁;2025年至2029年,澳洲居民退休年龄每年延迟半岁,直至达到70岁。

不过,虽然大部分澳洲居民必须延迟退休,但是澳洲政客依然可以在年满 60岁后领取养老金。

人口老龄化给澳洲养老金制度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为此,吉拉德(Julia Gillard)政府曾计划将退休年龄延迟至67岁,但随着后来艾伯特的上台,退休年龄又被提出应延长至70岁。澳洲智囊机构Per Capita指出,延长退休会对从事体力劳动的低收入人群造成不利影响。图为2010年,墨尔本养老金领取者进行集会,抗议养老金制度改革。网络图片

早在2014年艾伯特(Tony Abbott)政府的预算案中,延迟退休的计划就被首次提及,但是直到今年的预算案中才被确定继续执行。《悉尼先驱晨报》评论称,这是自1909年澳洲引入养老金制度以来,最大的一次调整。

对此,澳洲社会服务部长Christian Porter表示:“延迟退休是一项合理的举措,这能确保澳洲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每日电讯报》6月3日援引澳洲民政部(Department of Human Services)最新发布的数据称,延迟退休方案可为政府在2025年-2029年节省36亿澳元的开支。

不过,这项为政府“省钱”的计划也引来了一些质疑和指责。工党社会服务部发言人Jenny Macklin认为这项计划脱离了实际,并质疑建筑工人、矿业工人、护士以及农民怎么可能工作到70岁才退休。

澳洲老龄化委员会(Council On The Ageing Australia)的首席执行官Ian Yates也表示原则上不反对延迟退休,但是他指责这是一项不加区别的措施。“越来越多的澳洲人过了65岁还在工作。我们反对在没有一系列配套措施的情况下,将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Yates说。他还呼吁改革养老金制度,包括税收优惠和就业援助等项目。

澳洲养老金制度目前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人们在退休前由他们所工作的企业向养老基金交纳的强制性养老保险,根据澳洲养老保险行业法案规定,所有雇主都必须为员工提供至少税前工资9%的养老保险,至少每三个月存入员工的超级年金个人账户内(superannuation);第二部分是由个人主动向自己的养老金帐户自行缴纳的费用;而最后一部分则是由政府对退休老年人的收入和资产进行评估之后,按照相应的比例发放的政府养老金,只要年满65岁,在澳洲连续居住满十年,并且通过资产测试,就可以领取。

SBS报道称,政府延迟退休的计划不会对当前澳洲人领取个人养老基金的年龄(55-60岁)产生影响。

网络图片

老年人上哪找工作?

延迟退休似乎成为了澳洲政府化解财政困局的“药方”,不过对于老年人来说,这剂“药方”恐怕会异常“苦口”。

延迟退休意味着老年人要在职场继续打拼几年,不过这显然并不简单,年龄可能是他们迈不过去的一道坎。Yates指出,澳洲的年龄歧视问题普遍存在。“很多技术熟练、非常优秀的员工原本考虑再工作十年,增加退休储蓄,但他们发现到了50-60岁就很难再就业了。这也许不是反对延迟退休的理由,但却足以让我们重视年龄歧视的问题。”Yates说。

澳洲老年人服务机构National Seniors Australia的首席倡导者Ian Henschke也表示,年长的澳洲人很难找到工作,他们经常被雇主忽视。“年龄在55-74岁之间的澳洲人找工作时遭遇的歧视比年龄在45-55岁的人多得多。” Henschke说。

此外,政府延迟退休被认为是在年龄上玩“一刀切”。有学者认为,不同行业所付出的劳动力成本不同,如建筑工人、消防员等都是体力消耗较多且危险程度较大的职业,不区分劳动力类型而统一将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有失公平。对此,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社会问题讲师Helen Berrie表示:“对于从事体力劳动的蓝领工人来说,50岁或60岁的年龄可能已经偏大了,但对于白领来说,这要到70多岁、80多岁,甚至90多岁。”

对于如何解决老年人面临的年龄歧视问题,Yates表示:“唯一的办法就是制定一个综合计划,像应对性别歧视和残疾人歧视那样来处理年龄歧视,比如,可以让企业报告他们的员工年龄结构;政府给予职业介绍所更大的鼓励,帮助年长的工人找工作。”

网络图片

除了年龄这道坎,老年人就业还要面对的一大挑战是,未来大部分工作岗位将很有可能实现机械化。澳洲经济发展委员会(Committee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Australia)2015年6月发布的一份名为Australia’s Future workforce?的报告估计,未来10-15年,澳洲40%的工作岗位极有可能会被人工智能(AI)和机器人取代。澳洲智囊机构Per Capita的经济学家Warwick Smith表示,实际上,这已经在发生。

不过也有人认为,和工业革命时期一样,技术革新在淘汰一些工作岗位的同时,也会创造新的工作。但Smith认为这对于老年人来说要另当别论。如果他们的工作被淘汰,他们接受再培训,从事一份新职业的机率非常小。

在Smith看来,延迟退休可以减轻政府财政负担其实属于无稽之谈,它只会加重年龄歧视的问题,再加上合同工和临时工比例的上升,技术革新淘汰部分工作岗位,老年人的就业前景堪忧。Smith还指出:“在制定措施强迫人们延迟退休之前,我们需要想办法,让那些愿意延迟退休的人能够找到工作。”

因为有一部分人不想退休但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今年年初,澳洲市场调查公司Roy Morgan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澳洲人平均预期的退休年龄是61岁。让这些人选择继续工作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是经济上的原因。Roy Morgan的调查发现,澳洲人到退休时,平均有28.6万澳元的积蓄。但是澳洲养老基金协会(Association of Superannuation Funds of Australia)预估,要想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一对夫妇需要64万澳元的积蓄,这远远超过大部分人所拥有的,而单身人士也需要54.5万澳元。

图片来源:环球新闻在线

延迟退休并不能一劳永逸

除了澳洲,人口老龄化还是许多发达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延迟退休因此成了越来越多国家“情非得已”的选择。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之一,1889年,时任德国总理稗斯麦(Otto von Bismarck)在人类历史上首先创建了由国家提供退休金的制度。1957年,德国政府又首次把65岁定为退休年龄。但随着德国人口老龄化严重、生育率低、国家养老保险入不敷出,2012年1月1日,德国开始计划,在2012-2029年,逐步把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并规定如果不到法定年龄退休,将拿不到全额退休金。

而澳洲专家所担心的延迟退休可能会带来的一些问题,在德国的确出现了。由于老年人健康状况随着年龄增长逐年下降,德国人实际退休年龄平均为63岁,连65岁都达不到。另一方面,许多企业不愿意雇佣超过50岁的普通员工,老年人失业的风险加大。如果退休年龄再提高两岁,专家测算必须增加120万至300万个工作岗位,才能满足这一需求。

值得澳洲借鉴的是,为解决这一问题,德国政府提出了一个名为“动议50+”的计划,促进50岁及50岁以上群体的就业,主要办法包括鼓励失业的老年人从事工资待遇不及失业前的工作,由失业保险公司支付一定比例的补偿;同时政府给予雇主一定的补贴,条件是雇主必须提供工作岗位。

在这样的趋势下,如今德国进入了“65+时代”。德国联邦统计局最近一次人口调查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65岁以上老人仍在继续工作,并积极投身社会活动。人口调查数据表明,60-64岁年龄段工作人口的比例,从2005年的28%增长到2014年的52%;65-69岁年龄段工作人口所占比例,从2005年的6%上升到2014年的14%。

德国政府在解决养老金问题上的措施或许能为澳洲提供一条思路。但有澳媒称,澳洲人还需要面对的一个事实是,到2035年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澳洲将成为发达国家中居民退休年龄最晚的国家。

澳洲老龄化委员会(Council On The Ageing Australia)的首席执行官Ian Yates(中)表示,如果将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政府必须提供资源,帮助老年人适应与他们能力相匹配的新岗位。网络图片

养老依然是个问题。如何让养老金制度更具可持续性是政府未来要面临的。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会计学教授Peter Wells就直言,澳洲的养老金制度不可持续。社会保障与福利是政府最大的开支所在,其中养老补助占比最大。2005-2006财年,养老补助为298亿澳元,到2015-2016财年,养老补助已经增至623亿澳元,而且仍在以每年6.9%的速度增加。

因此,他建议对养老金制度进行调整,建立类似高校助学贷款(HELP Student Loans)那样的养老金制度——预先享受贷款福利,等有能力的时候再偿还。

Wells认为,政府应该将养老金视为退休者的债务,可以在他们离世时用遗产进行偿还。如果遗产不足以偿还,可以将债务勾销。不过如果有足够的遗产偿还养老金债务,那么在遗产可以被继承前,应优先偿还给纳税人。这样一来,养老金制度就更加可持续,定位更准确。

他指出,这种方法并非他独创。英国已经于2014年立法(Care Act 2014)允许地方政府为年长者提供赡养费(support payments),等到接收者售房或者离世时再来偿还这笔赡养费。这项政策不会给财政带来负担,而且只有一小部分贷款会被勾销。

Wells 说:“养老金福利应该基于需求来制定。按照目前的制度,满足这种需求越来越困难了。即使‘让养老金成为一种债务’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政府也必须有所行动(寻找其他解决方法)。

图片来源:澳洲网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每日电讯报》6月3日Pension Age Rising To 70 Will Save Government $3.6b、《悉尼先驱晨报》5月22日On July 1, The Pension Will Have Its Biggest Change In More Than 100 Years、The Monthly 2016年9月30日Too Old To Work, Too Young To Die、The New Daily 5月8日Retirement Expectations Are Way Out Of Kilter With Reality、The New Daily 3月9日How Old Is Too Old In The Workforce? It May Not Be Up To You、新华网2015年10月26日《延迟退休,德国人不搞“一刀切”》、The Conversation 5月24日How We Could Make The Retirement System More Sustainable(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1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喜大普奔~汽油降价啦!全澳油价降到年度最低,平均才$1.07!老司机们:加满!!

油价将降到本年最低!跌至大约1美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