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悉尼CBD有个“帐篷城”,人们在此安营扎寨,然而最近,他们的家却被“强拆”了…

悉尼CBD有个“帐篷城”,人们在此安营扎寨,然而最近,他们的家却被“强拆”了…

“我们是一群流浪者,我们聚在一起,这样会比独自露宿街头更有安全感,更有尊严。”近日,一群流浪者在悉尼市中心的马丁广场(Martin Place)安营扎寨,他们发出了这样的心声。不过,他们能在广场坚持多久,还是未知数,因为新州政府正在采取措施,将他们“赶走”。

它带来了一种社区归属感

和过去相比,Wayne Grice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曾是Woolworths的一位生鲜食品经理,每天的工作就是整理货架、给予消费者美食建议、帮助他们挑选应季水果和蔬菜。

几个月前,Grice失业了,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婚姻也破裂了。如今流落街头的他每晚和约45个流浪者一起在悉尼的马丁广场安营。马丁广场是悉尼市中心的一条步行街。这里坐落着澳洲央行、新州议会大楼、澳洲联邦银行、麦格理银行、悉尼邮政总局大楼和其他大公司的总部。作为悉尼的商务和金融中心,马丁广场被称作悉尼的“城市心脏”。

飞涨的房价让很多澳洲人无家可归,近日,一群流浪者在悉尼中央商务区的马丁广场上建起了“帐篷城”,超过35顶帐篷搭建在澳洲央行对面。CFP

然而现在的马丁广场俨然成为了一个“帐篷城”(homeless tent city)。去年12月中旬,一群流浪者支持人士在一位名叫Lanz Priestley的人的带领下,在澳洲央行大楼对面一个遮阳篷下方,建立了悉尼的“24/7街头厨房和安全空间”(24/7 Street Kitchen and Safe Space)。72岁的Priestley出生于新西兰,已经是12个孩子父亲的他曾经是悉尼一家化妆品公司一名成功的项目经理。为了帮助流浪者,他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早在1991年,Priestley就在马丁广场为流浪者开辟了避难所。由于在马丁广场流浪者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他被称为“马丁广场市长”。

现在马丁广场上至少有了35个帐篷,每天还会新增两个。Grice的帐篷离新州议会大厦只有几步之遥。每天有许多穿着考究的上班族快步从他身边走过,穿过“帐篷城”,他们大多是在一些澳洲最大的公司上班的白领。“只有等到失去了,你才会意识到曾经拥有的一切。我想回到妻子和孩子身边,拥有那个美满的家庭,但这不可能发生了。”面对当前的窘境,Grice这样说。

网络图片

“在Woolworths工作了13年,当我试着回到Woolworths工作时,它们已经不准备招太多员工了。有一段时间,我在从悉尼开往Lithgow的列车上过夜。列车跑一趟是三个小时,你可以睡上一会,但末班列车到达终点后,你必须在寒冷的深夜下车,然后在站台上待上一个半小时,等待第二天回悉尼的首趟列车。”

如今“帐篷城”似乎成了个好去处。这里的一头有一个厨房,食物还算充足,每天都会发放早餐和晚餐,这些服务都是志愿者提供的。对于流浪者来说,这个忙碌的厨房就是“聚会中心”,它带来了一种社区归属感。“很多已经找到了安身之所的人还会回来领一份食物,这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填饱肚子,更多的是一种情义,他们无法忍受独自生活。”Grice说。Grice曾被安置在临时住所中,但这没有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好,于是他又回到了马丁广场。“住在短租房里,你可能会比流落街头遇到更多不顺心的事,比如住在那里面的很多人都吸毒。”

但并非所有流浪者都可以在马丁广场扎营。Priestly表示他们会严格控制进入这里的人数,而且他们不容许流浪者在这里制造麻烦,不管是吸毒还是酗酒,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让政府部门抓到尽可能少的把柄,以免被驱逐。

一名女性流浪者就因为酗酒被赶出了“帐篷城”,“如果她克制自己的行为,她就可以留下来。”志愿者Nigel Blakemore说。此外,这里的许多帐篷并不属于流浪者,而是组织方安排的,当流浪者离开,志愿者就会打扫这些帐篷,准备接待下一位入住者。

网络图片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人气不够,“买粉”来凑!澳洲政客看准社交媒体平台的海量信息,纷纷开启打“政治广告”的节奏……

说说澳洲政客打广告那些事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