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难产”的「澳洲政治献金」改革:宣扬的大张旗鼓,实际却鲜有成效……

9 月 19 日
1142

一旦与利益相关,政治总会变得不那么正直

一直饱受诟病的澳洲政治献金制度近日再次被推到改革的风口浪尖上。澳洲《时代报》称,在过去十年,联邦和各州议会已经举行了很多听证会、审议和调查,所有这些工作都建议对澳洲政治献金进行重大改革,然而惭愧的是,至今鲜有实际行动。

工党议员因政治献金辞职

“政治献金能有多大作用,它是怎样影响政治决策者出台有利于其他国家的政策?对此,我们应该进行一次更激烈的辩论。”近日,澳洲前财长Wayne Swan在接受澳洲广播电台(ABC)的采访时如是说。

在ABC近期就澳洲主要政党接受来自中国的政治献金展开调查后,澳洲国内对禁止接受国外政治献金的呼声越来越高。其中就包括Swan,他支持对澳洲政治献金进行更加严格的管控。

政治献金,即政党组织或候选人个人从本国公民及团体那里接受的政治捐款。它是民主政治中常态化的现象,定期举行的竞选以及政党和候选人的日常政治活动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单靠政党或候选人本身拥有的资产很难满足,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向社会募集。但是,政治献金也为有经济实力的个人或集团用金钱影响政治运作提供了可乘之机,由此衍生了“金权政治”。

1473283603734

在此次ABC的调查中,不少澳洲政客都陷入了“政治献金丑闻”。其中备受瞩目的莫过于33岁的新州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此前,有媒体报道称,Dastyari在2014年收受了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玉湖集团的4万澳元支付法律费用。此外,他还要求另外一家企业精英教育学院(Top Education Institute)为他向议会偿还差旅费的超支部分,金额约为1,670澳元。9月7日,在一片批评和指责声中,Dastyari被迫宣布辞职。

对此,《时代报》9月10日评论称, Dastyari事件只是澳洲政治献金制度一个很小的缩影,这一制度已经被暗中进行的政治献金和钱权交易极大地扭曲了。一时间,所有人都“见风使舵”——纷纷呼吁改革澳洲政治献金制度。

工党领导人薛顿(Bill Shorten)和绿党领导人Richard Di Natale都已经表示,希望叫停来自外国的政治捐款。联盟党方面,联邦政府工业、创新及科学部长Christopher Pyne、自由党前荣誉财长Michael Yabsley、新州州长贝尔德(Mike Baird)、前新州州长Nick Greiner以及南澳自由党参议员Cory Bernardi等政要也纷纷表态,支持限制政治献金。

Yabsley表示,联邦政府需要就政治集资(political fundraising)相关法律进行修订,规定政治献金上限为500澳元,禁止澳洲工会、企业和第三方以及外国组织捐赠政治献金,只有在选民名册上的澳洲人才能捐赠政治献金,同时,违反规定的献金捐赠人和接受者应该被判入狱。他认为,各个政党需要接受一个事实:澳洲已经出现了太多有关政治献金的丑闻。

1
9月6日,深陷献金丑闻的新州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在悉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道歉,并于次日宣布辞职。

不过,也有政要对政治献金制度的改革持反对意见。澳洲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表示,整个澳洲政坛对献金问题出现了“恐慌”,从根本上说,这些改革建议是对政治活动和政治表达自由的攻击。他认为,不需要禁止工会和企业捐献政治献金,透明度才是关键,唯一要解决的问题是,各个政党应该及时披露接收的献金来源及金额,如今澳洲选举人往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知晓谁向哪个政党捐了钱。同时,因为很多人拥有双重国籍,所以霍华德并不支持禁止外国献金。

此外,有人担心,如果只允许个人而禁止工会和公司捐款,澳洲主要政党将面临大部分高额捐款消失的局面。根据澳洲选举委员会(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的统计,如果只允许在选民登记册中登记的个人捐款,2014-2015财年,自由党、工党以及绿党公开的献金将减少九成,而国家党将一无所获。2014-2015财年,自由党和工党分别接收了1,040万澳元和720万澳元的献金,主要捐赠人包括大型银行、房地产开发商和矿业巨头。

donors-header

通过献金,黑手党渗入澳洲

事实上,澳洲社会对政治献金制度的改革呼声一直存在。早在2005年,一宗黑手党头目通过献金游说澳洲政府签发签证的事件,就引发了澳洲社会的广泛担忧。

《悉尼先驱晨报》2015年7月30日报道称,经过一年的联合调查,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和ABC的Four Corners节目发现,黑手党曾提供资金游说时任澳洲移民部长Amanda Vanstone同意一名意大利卡拉布里亚黑手党(Calabrian Mafia)成员办理签证,并警告称,黑手党成员已通过献金制度渗透到了澳洲联邦和各州的政治体系中。

卡拉布里亚黑手党是全球最有势力的犯罪团体之一,也是国际毒品走私的主要参与者。在澳洲,他们通过威胁和暴力手段,介入水果和蔬菜等正当业务以及毒品等非法业务。2003年,澳洲国家犯罪调查局(National Crime Authority)发布的一份报告就曾指出卡拉布里亚黑手党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澳洲社会,并透露该组织的头目参与了澳洲政党的集资活动。

这名黑手党头目名叫Frank Madafferi,在意大利有着很长的犯罪史,他还因此在2000年被Vanstone的前任部长Philip Ruddock命令驱逐出境。澳洲警方也曾发出警告称,犯罪分子Madafferi会对澳洲社区构成很大的威胁。

9xsdtw63-1359687410

但是,当时Madafferi的黑手党同僚向一个名叫Millennium Forum的集资组织(现已经不存在)支付了数万澳元的费用,这个组织和自由党有联系。该组织接受了这笔献金后,Vanstone于2005年11月批准了Madafferi的签证申请。

然而,不到两年,Madafferi就卷入了一宗全球最大的摇头丸走私案,并于2008年因走私毒品和谋杀罪被捕入狱。对此,新州警察局的前助理局长Clive Small表示,卡拉布里亚黑手党捐赠献金,不可能不求回报。“他们从不免费赠送,如果他们愿意支付一分钱,那是因为他们希望能赚回两分。”Small说。

针对调查结果,新州反腐败独立委员会(NSW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的助理法律顾问Geoffrey Watson SC呼吁改革澳洲的政治献金制度,“这一事件是对出现问题的澳洲政治献金制度的个案分析。无疑,这一制度的问题非常严重。”他指出,Madafferi签证游说事件显示出,想要接触澳洲的权威政治人物,没有什么比进行政治献金更容易了。

悉尼家具大亨Nick Scali(自由党的一个重要捐款人以及Madafferi的同僚)同样卷入了这场黑手党的签证丑闻,并接受了意大利警方的调查,后者指控Scali在罗马贿赂了一名意大利籍澳洲裔政治家。2015年6月29日,Millennium Forum的前负责人Paul Nicolaou确认:“新州和维州自由党50%的献金均来自Scali。”

5239336-3x2-340x227

此外,曾给澳洲经济带来辉煌的矿业近期也陷入了献金丑闻。澳洲研究所(The Australia Institute)和澳洲环保基金会(Australian Conservation Foundation)7月28日联合发布的调查报告The Greasing the Wheels发现,多家澳洲国内和国际采矿公司通过向联邦和昆州自由党和国家党捐献200多万澳元的政治献金,获准了昆州六个具有争议性的采矿项目。

澳洲研究所指出,这些采矿公司从中获得了包括政策变化、项目批准,甚至法律修订等诸多好处。2008年-2014年,约90亿澳元的昆州税收被用来补贴矿业。

报告还指出,这六个项目将给昆州的环境、农业和旅游业带来严重的影响。其中,Acland三期煤矿开采计划将破坏约1,300公顷的的战略性耕作用地,导致当地地下水位下降50米,同时可能污染350口自流井(water bores)。

对此,澳洲联邦警察局(AFP)曾指出,澳洲的政治献金制度的确“缺乏审查和监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政党和候选人可以通过不被法定披露机制束缚的渠道获得大量的政治献金。而澳洲政治献金制度的“漏洞”就在于,很难辨别以政治献金形式存在的行贿行为。

2
2012年,在印度Gujurat的港口Mundra,印度采矿公司Adani的董事长Gautam Adani(右二)欢迎时任新州州长Campbell Newman(右一)以及时任澳洲贸易部长Martin Ferguson。澳洲研究所和澳洲环保基金会7月28日联合发布的调查报告指出,Adani曾在三年内向昆州政府捐献政治献金7.03万澳元,并和Newman政府下的数位部长会面12次。

“澳洲政府没能改善政治献金制度的透明度、阻止一些组织和个人捐赠献金,这都为猖獗的不当行为制造了温床。” ——维州监察官员员Deborah Glass

迟迟迈不出改革步伐

目前在澳洲,只有金额超过1.32万澳元的献金需要被公布,每年公布一次,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可以捐献不受额度限制的献金。此外,献金接受者如何支配这些献金也不得而知。

比如2013年的澳洲联邦大选,大选过后12个月,才可以查到每个政党接受了多少献金,以及它们的来源,但是仅限于金额超过12,100澳元的献金。至于政党如何支配这些献金,澳洲人永远不可能知晓。

对此,ABC评论称,在西方世界中,澳洲的政治献金制度是最松散的。相比较而言,美国的政治献金制度则要透明得多。

澳洲国立大学的博士Jennifer Rayner 2012年11月7日,在The Conversation上撰文指出,在201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截至当年11月6日的投票日,奥巴马(Barack Obama)作为总统候选人获得了6.32亿美元的献金。这些献金来源都有明确的出处,比如来自佐治亚州Stone Mountain的Sharolyn Farmer捐赠了2,500美元,来自华盛顿西雅图的Ivan Smith捐赠了5美元。

同时,奥巴马也公布了他怎么花这些钱:他在电视和网络广告上分别花费了4,95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还花费42.7万美元通过电话和短信游说选民。关于这些资金在各个方面的支配还有更详细的信息,比如2012年10月23日-29日,在丹佛市KMGH TV电视台的一档节目Dancing with the Stars中,奥巴马插播一条广告花费了17,435美元。

political-donations-01

与此同时,加拿大和美国均对个人向总统候选人和政党捐献的献金金额做出了限制,分别为1,200加元和2,500美元(美国政府还限制向政党委员会捐献的献金金额最高为30,800美元)。两个国家的竞选者必须每个季度向该国选举委员会公布金额超过200澳元的献金,此外,美国方面还要求政党分别在大选日前12天和结束后30天再公布一次金额超过200澳元的献金。

此外,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均对政党和候选人竞选总统所能支配的最高资金金额做出了限制。

事实上,在政治献金制度改革上,澳洲部分州已经在采取行动。早在2014年10月,新州政府便通过了《政治献金法》修订案,规定工会和商业游说团体在政治宣传方面的开销最多只能为110万澳元;对使用所谓的“第三方安排”来规避《政治献金法》,将处以最高十年的刑期。不过2013年,新州政府试图立法禁止除选民名册上的个人献金之外的所有献金的计划遭到新州最高法院的驳回。此外,今年7月19日,昆州政府也宣布和昆州选举委员会合作,明年年初将通过电子系统实时更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在选举期间的政治献金。

bn-pq669_auschi_p_20160901043416

但是联邦政府方面的改革则要滞后得多。新州虽然已经禁止了房地产开发商捐献政治献金,但是2011年,自由党成员通过Free Enterprise Foundation这一联邦政府组织为现金捐献者提供渠道,向新州自由党竞选活动提供了70万澳元的献金。对此,ABC 2月1日评论称,如果缺乏一套全国性的法律法规,一些人很容易钻空子躲避州政府的审查。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近日谈及对澳洲政治献金制度的改革问题时表示,理想情况是,对系统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包括仅限选民名册上的个人捐款,禁止工会和公司捐款,但是这将是由选举委员会联合常务委员会考虑的事。

不少人担心,澳洲政府迟迟迈不出改革步伐,会带来更多不利影响。2015年,维州监察官员Deborah Glass曾表示,澳洲联邦政府没能改善政治献金制度的透明度,以及没能阻止一些组织和个人捐赠献金,这都为猖獗的不当行为制造了温床。

4500


责编/吴士己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时代报》9月10日Politic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Donations Gets Ugly、澳洲广播电台9月7日Michael Yabsley Calls For Foreign Donation Ban, Custodial Sentences For Those Who Break Rules、《卫报》9月11日John Howard Says Politicians Have ‘Panicked’ About Donations And Ban Isn’t Needed、centralwesterndaily 2015年6月29日Political Donations Wide Open To Mafia Corruption、澳洲新闻集团网7月29日Report Highlights Cosy Relationship Between Mining Industry And Political Parties、The Conversation 11月7日Think The US Electoral System Is Flawed? Check Out Australia’s …、《时代报》5月10日Political Donation Laws Must Be Reformed To Make Campaign Financing More Transparent(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35期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11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