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澳洲同性婚姻合法的争议下, 一群澳洲同性恋正接受“同性恋转换疗法”,只为让他们能变回“正常人”?

澳洲同性婚姻合法的争议下, 一群澳洲同性恋正接受“同性恋转换疗法”,只为让他们能变回“正常人”?

当很多人都在议论“多数澳洲民众支持的同性婚姻为何迟迟未能合法化”时,一群澳洲同性恋者正在接受“同性恋转换疗法”(Gay conversion therapy),他们的亲人认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变回“没问题的人”。

“大家跟我说,如果我不吃药就会死去”

在1960年代至1990年代,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逐渐将同性恋视为合法。

如今在世界范围内,也有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实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澳洲人似乎也在进行着这项尝试,不过在这背后,对同性恋者的“矫正”却依然存在。45岁的Geoff Ahern从15岁起就接受同性恋转换疗法,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深受性取向和自我否认问题的折磨。很多晚上,他哭着入睡,还曾有两次尝试自杀。Geoff对澳洲新闻集团说:“使我活下来的唯一原因是我的妻子和孩子从来没有机会了解真实的我,如果他们知道了我的性取向,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爱我。”

在十几岁时,Geoff曾向教堂的一位年轻牧师倾诉他对同性有感觉。但是这位牧师却提出要“改变”他,而不是承认他可能是同性恋。“他说我的心理出现了一点问题。”Geoff回忆道。Geoff现在是一名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在维州警察局工作。而此前Geoff曾撰写关于同性恋转换疗法的论文,并采访了许多受害者。他说:“同性恋转换疗法机构里面有很多人尝试调整他们(同性恋者)的精神和性取向。”

Geoff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了机构里的五名工作人员,他们在网上声称可以帮助对自己的性取向有困惑的年轻人。“有三个人表示我可能是同性恋,如果我想死后去天堂,就必须永远都不能表现出来。还有一个人建议我付给他3,500澳元,接受一周的治疗。在澳洲,很多人仍然认为同性恋有问题,成为同性恋者就是一种折磨。” Geoff说。

来自昆州的James今年32岁,他也向澳洲新闻集团详细地讲述了自己接受的“治疗”到底是什么样的。十几岁时,James对妈妈说自己是双性恋,然而妈妈认为他需要接受“治疗”。当时他的妈妈不知道如何处理他波动的情绪和越来越严重的抑郁症状。于是强迫James去看医生,认为医生或许“能帮上忙”。医生问了James很多问题,但是每次当他试图说出自己的困惑时,医生都会把话题引回“James有问题”上,好像这全都是James的错。不管是哪里出了问题,James都要受到责备。

医生给James开了很多强效药物,但他不喜欢吃这些药,因为这让他感到不舒服。James说:“大家跟我说,如果我不吃药,就会死去。”当James停止吃药,医生就会对他进行“干预治疗”。治疗师会问他一些问题,James知道治疗师试图赢得他的信任,因此他会配合,在那些他认为治疗师希望得到肯定答复的问题上,他都会点点头。事实上,每当James摇头或者表现出了抵抗情绪,治疗师都会对他实施电击。之后James会选择继续吃药。
再次回忆这些事情,James说:“我很困惑,我觉得他们试图让我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使得我内心充满恐惧。”那段时间,当James回到家,他甚至不敢看妈妈的眼睛。妈妈为这种“治疗”倾尽财力,为的就是“治愈”他。但是James却说:“很显然,妈妈根本不爱我。”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震惊!曾经风风光光进军澳洲的Zara,竟然要关闭门店了!原因是TA要来了……

澳洲Zara也要步Topshop的后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