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这位澳洲华裔医生竟招全澳同行封杀!他的所作所为,让人目瞪口呆!

这位澳洲华裔医生竟招全澳同行封杀!他的所作所为,让人目瞪口呆!

文章转自《好报》

ID:haobaonet

1

知乎网友李乙,曾讲述过Ta的姥姥查出肝癌晚期后在医院所经历的事情:

对于这种没有治疗希望的癌症患者,检查完了就找各种理由赶你走,我姨父动用比较有权的关系,省医院也只是让多住了1个星期,我三姨抱着哪怕跪下,也要求医生别强制出院的心态去了医生办公室,结果没一会儿就黑着脸回来了,跪着求医生还要排队……

“时间不多了,准备后事吧。”“病人还有什么心愿,尽量满足一下吧!放弃治疗吧,没什么意义了。”经历过亲友身患绝症的人们,对这些来自医生的建议应该不会陌生。绝症,真的绝对没治了吗?

由于牵扯到“死亡率”、“治愈率”等指标,受医疗资源紧缺、家庭经济等原因的影响,一些重症病患者在晚期,往往会因为失去“治疗价值”而被放弃治疗。

近年来,关于病人的生命质量、个人尊严等也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甚至有不少人表示,假如自己到了那一步,请家人一定要让自己走得好受一点,有尊严一点,比如著名作家琼瑶前两年就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叮嘱:不动手术、不进加护病房、不插管。

可是,那终究是想象和假设,没有真正到那一步,谁也不知道面对死亡、等待死亡时,自己会有怎样的心情和选择。还有一些病人则会被隐瞒实情,连基本的知情权、决定权都没有,稀里糊涂地治疗,甚至稀里糊涂地死去。

处在一个生命的关键节点,到底该由谁来做主?有一个在澳洲行医的华裔医生,用大胆的行动,将一个个宣布不治的绝症病人从死亡线上又拉了回来,他在挑战医界对这个问题的普遍态度也因此遭到医界同行的集体封杀,却被许多病人视为生命的守护神。他的做法和观点也在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由于这个医生恰好影响过我的一位亲戚的生死,因此我从这件事说起吧。

2

生活在澳大利亚的我,一年多前也曾见近距离见证了一起生命的起落。2016年底的一天,和我一起参加婚礼的科林叔叔,突然在宴会上变得语无伦次、行动异常。

很快,他就被呼啸而至的急救车带走了,随后,医院传来坏消息:科林叔叔患了脑瘤,急性发作的恶性脑干肿瘤,病人会迅速丧失视力、平衡能力、行动能力,最后失去生命。

主治医生的诊断结论是:从医学和手术依据看,已无法手术,宣布不治。家人被告知:叔叔最多还有3个月的时间,可以准备后事了。

自信、乐观、幽默、能干,一向非常健康的叔叔,转眼之间就被判了“死刑”,这对亲友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正如预料的那样,短短两三个星期内,叔叔的视力、平衡能力急剧下降,死神在逼近。

然而在这绝望中,家人却得到了一点希望,有个医生及时推荐了查理(Charlie Teo,中文名:张正贤)医生:“查理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治疗这种恶性肿瘤的医生了,只有他能做这种手术,也只有他敢做。但他是一个相当有争议的医生。”这位医生谨慎地说。

横竖都是一死,不如选择一搏。叔叔和家人一起飞到悉尼,并接受了张正贤医生的手术治疗,经过6个多小时的手术,他的恶性瘤体被切除,保住了视力和行动能力,他的生命一直持续到今天。

我们不知道他的生命还能持续多久,也不知道疾病是否会复发,从手术到现在的整整12个月,对见惯生离死别的医生而言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对病人和他的家人来说,多活一个月,一天,甚至一个小时,意义都是非凡的。

3

如果没有遇到张正贤医生,科林叔叔也许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一切,令人唏嘘。

享誉世界的神经外科医师张正贤,其争议就在于:他给无数其他医生认为“无法手术”的病人做了手术,成功救治了那些曾被判“死刑”的人。有个病人曾这样对他说:“我希望今生不用去见你,但我希望每个身患脑癌的绝症病人都有机会遇见你。”

“病人有权紧握生命的希望,哪怕它只是一点微光,病人也有权知道。”这就是张正贤医生的行医之道。面对一个生命,不同的诊断结论,可能会让医生扮演不同的角色:上帝或死神。而结论的依据是什么?

张正贤认为,在生命面前,谈经验,谈指标,谈概率,都是苍白无力的:“1952年,我们还认为没有人能攀越珠穆朗玛峰,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和他的尼泊尔向导旦增·诺尔盖,首次登顶珠穆朗玛峰。

作为医生,他也想成为第一个登上医界珠峰的人,但这场生命征途并非医生的征途,而是病人自己的征途,真正征服生命珠峰的人,是病人和他们的家人,他们对生命的盼望、勇气和付出,让他们征服生命的珠峰。

作为医生,他只是尊重了病人的生命选择权:“当你看到他们对生命依然充满希望时,我们的职责是保护并灌溉这生命的希望,而不是粗暴的将其扼杀,将你所理解的‘生存质量’强加于病人。”因此,世界各地被判“死刑”的脑癌病人,纷纷慕名来到查理所在的威尔斯亲王医院(Prince of Wales Hospital)寻求救治。

4

新加坡女孩珍妮弗在两岁时被确诊恶性脑瘤,妈妈在全球7家知名脑瘤中心为她求诊,但所有医院都告知她:不可手术,两岁的她亦不可接受化疗放疗。

凶猛的肿瘤可能会让珍妮弗在几个星期内死亡。“初次看她的片子的时候,我也同意之前的诊断,但片子中有一个小小的异常部位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注意到这一点,我对她妈妈说,有99%的可能是,同行医生的诊断完全正确,就算我做手术的话,结果也可能是糟糕的。但片子中有一点异样的东西,我可以试一试。”

最终,张正贤通过手术取出了整个瘤体,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珍妮弗的肿瘤是个良性瘤。而现在,珍妮弗已经痊愈,可爱的她正在享受着美好的人生。

特洛伊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来找查理的,他同样看了很多医生,都让他回去等待死亡。但接受手术后,他的脑瘤完全切除。今天的他能走动、能说话、能看见,他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接受手术是我一生最正确的决定,查理是奇迹的创造者!”

特洛伊和妻子

在张正贤所做的手术中,脑干胶质瘤手术招致了最多的批评声,因为,脑干是人脑中最重要,也最脆弱的部分,它在很小的范围内集中有许多神经核团、传导束和网状结构等,脑干肿瘤多为浸润性生长的胶质细胞瘤,因而手术困难很大,易造成脑干内的重要结构损伤。

“现代神经外科之父”、美国脑外科专家哈维·库兴 说过:“脑干肿瘤手术应被认为“禁忌”,即便对技艺最精湛的手术医生而言。” 而张正贤,成功的挑战了这一“禁忌”。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时隔二十年, 在全球控枪最好的国家澳洲,枪还是“走了火”·····

澳洲还是“全球控枪最好国家”之一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