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研究所

11岁的她一觉睡了两年,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成了幽灵,瘫痪近10年,她竟让所有人羡慕?

12 月 19 日
301

无论你的人生看起来多绝望,希望一直都在!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艺非凡(ID:efifan)

生命如此坚不可摧,你永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强!

生命不设限

你经历过“鬼压床”吗?明明已经完全清醒,可以清楚地听见周围的声音,不管怎么挣扎,在外人看来你都是睡着了的模样,而这仅仅是几分钟的事而已。但如果这个“鬼压床”是无限期,更没有人知道你的反抗,你会怎么样?听起来荒诞的事,却真实地发生在一个11岁的小姑娘身上。

11岁的她没有想到,自己一闭眼就是两年,再次醒来,竟成了“幽灵”;她更没想到,瘫痪十多年后,竟成了无数人羡慕的对象。

她叫Victoria Arlen,1994年,Arlen和自己的三胞胎弟弟,同时降生于一个运动员之家。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儿,她从小受尽宠爱。

或许因为父母是运动员,幼年的Arlen便极具运动天赋,十多岁时就已代表学校参加游泳比赛,并且屡屡获奖,如此耀眼又漂亮的姑娘无疑是学校里的明星。

也许连上帝都嫉妒她的耀眼,2005年一个下午,11岁的Arlen突然感觉身体的一侧异常疼痛,疼得连站都站不起来。闻状赶来学校的父母赶紧把女儿带去医院检查,没想到,这一走,再回学校已是五年后。

很快,Arlen的身体,发生一系列奇怪的变化。她的体重急速下降,身体越来越衰弱,甚至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最初,医生断定这只是普通的炎症。然而奇怪的是,吃过药的Arlen不仅没有一丝好转,反而变得更加严重。短短一年,Arlen几乎每天要遭受20次癫痫发作,还有数不清的肺炎和医生口中的“流感”。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一年里,她失去了双腿的知觉,随后是语言能力,11年里从未生过病的Arlen,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植物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变,不仅把全家人吓得手足无措,连医生都久久查不出病因。起初医生以为这是心理作用,后来将其判定为神经性病变,但根本病因直到两年后才确定。医生告诉Arlen的父母:“现在的Arlen相当于活死人,她几乎不可能再醒过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就算一直待在医院也没什么用。”

然而医生的宣判并没有让家人放弃,他们相信女儿总有一天会醒过来。就这样在家人的悉心照顾下,Arlen“继续活着”。这几年中,她的父母以为,Arlen对周围的世界已经毫无知觉,她只是还有呼吸。但谁也想不到的是,就在患病的第三年,Arlen的灵魂突然苏醒了,只是她的身体依然沉睡。

也就是说,她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听见周围人的声音,可以自己思考、消化,只是这一切都封闭在个人世界里,任她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得见她的呼声,她就这样被自己的身体囚禁了!

一家人根本不知道,身体沉睡的Arlen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印象中好强的妈妈,声音中不仅没有往日的不容置疑,反而多了许多温柔和疲惫。她帮她洗澡,给她讲外面的世界,明明有时候很好笑,她却说着说着就哭了,每天夜里隔两个小时起来帮她翻身。一个如此爱美又注重养生的女人,再也没有顾及过自己。

曾经总逗她的哥哥和两个弟弟,再也不欺负她,好吃的好玩的,他们总是一拿到就冲进她房间给她;每天一放学回来,兄弟仨就围在床前给她讲学校里的欢乐,明明是男孩子,却总像话痨一样围在她身旁。

她知道所有事,但亲人们毫不知情,用她自己的话:“就像行走在深海中,周身被黑暗和刺骨的寒冷包围着”。深爱的家人近在咫尺,却无法和他们交流,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一丝效果。

都说再和谐的亲情,最终都会在时间的考验下变得面目全非,而这一家人,却始终如初地照顾陪伴着Arlen。

他们不知道,尽管他们听不见,Arlen仍在脑海中和他们对话,也会想象各种事情,回忆过去,期盼未来。但当孤身一人时,巨大的恐惧还是会将她吞没,“我会不会就这样度过一生?就这样被遗忘在某个角落?”

2009年1月,转折来了。一种新型药物被注入Arlen体内,医生终于确诊:已14岁的Arlen压根不是什么普通炎症,而是罕见的横贯性脊髓炎和急性散播性脊髓炎并发。

在黑暗中被囚禁三年后,Arlen终于睁开了双眼,刺眼的光线照进来,眼前是一群熟悉又陌生的人,满脸皱纹的妈妈,生疏的兄弟们,“我在哪里?我好了吗?我到底离开了多久?为什么妈妈看起来这么老?”

她满脑子疑问,当她想张口时却发现自己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妈妈紧紧地抱住她,“Arlen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你能听见妈妈说话吗?你听得到就给妈妈眨眨眼啊。”那刻,Arlen疯狂地眨着眼睛,她多想给妈妈擦擦眼泪,费尽力气却连手指都动不了,只能拼命地眨眼,她多想亲口告诉妈妈,“是我是我,我一直都在,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从这天起,一家人再次燃起了希望,他们不顾一切只为帮女儿恢复。慢慢地,Arlen可以说几个字母,然后说几句话,然后可以自己吃饭…除了她的腿,一切都开始恢复。

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天方夜谭,连医生都说,“这简直就是医学上的奇迹,但想要再次行走,绝对没可能。”

尽管如此,再次回到校园的Arlen仍然忍不住喜极而泣。然而生活的考验并没有就此停止,因为连续几年卧床,她早已不是昔日的校园明星,反而因为相对更瘦小的身材,和下半身瘫痪,她成为了校园霸凌的对象,学校里的人捉弄她,叫她“重度残疾人”“瘸子”,甚至“阿西莫多”。

但对这些,Arlen丝毫不以为意,他们不会理解,一个被上帝剥夺了三年人生的人,有多珍惜自己手中的光阴,能够从黑暗的世界里走出来,余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她发誓要把自己丢失的一切补回来。

在所有人不相信的目光中,她连跳四级,最后和自己的三胞胎弟弟同年毕业。

孤独封闭的日子,将她的内心磨砺得更加强大。她告诉家人,她想重拾曾经的游泳梦,家人没有反对,机会再渺茫,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呢?2010年一天,两个弟弟将姐姐抱进泳池,甚至为她请了残疾人游泳教练。

能从死神手中夺回生命,她早已磨练了超越苦难的毅力和底蕴,短短两年后的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17岁的Arlen代表国家参赛,赢得了一枚金牌和三枚银牌,打破世界纪录。

所有人都觉得已经很好了,足够圆满了,这样的人生够令人瞩目了,Arlen却认为:我的人生才刚开始。

残奥会后Arlen没有继续她的体育生涯,她有了新的目标:再次行走。她不怕改变一切从头再来:“从零开始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而一切都是可以再得到的。”

2013年,Arlen和妈妈离开了温暖舒适的家,跨过大半个美国到圣地亚哥,只因这里有一个非常好的残疾人康复行走中心。此后,Arlen开始了数千个小时的康复训练,每周六天,每天至少五到六个小时。

与此同时,她开始演讲、发博文,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别人:只要挺住,任何事都有可能。

她只是努力地改变自己的人生,却意外收到了美国著名体育节目ESPN的邀请,成为台里最年轻的主持人和记者。

更令人欣喜的是,坚持复健的第三年,治疗师发现她右腿出现了细微的抽搐和收缩,这意味着,她有再站起来的可能。

而当这一天真正来临,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在轮椅上度过近十年时光,Arlen终于扔掉了双拐,从轮椅中站了起来。

从黑暗中将自己解脱出来,她用了整整四年;从睁开眼睛到能够自己进食,她用了一年;从恢复学业到连跳四级毕业,她花了两年;从重新开始到成为世界冠军,她花了两年,从轮椅上站起来,她又花了三年。

她承受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孤独和艰辛,但命运终是为她打开了敞亮的大门。

她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LOCKED IN”:她想告诉那些在绝望中挣扎的人:第一,永远不要放弃生的希望;第二,永远不要忽视爱的力量;第三,永远不要放弃做梦;第四,永远心怀感恩。

尽管感觉不到双腿,Arlen却坚持参加全国瞩目的《与星共舞》,她一路闯进半决赛,舞台上灵动闪耀的身姿,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这个年轻的姑娘,双腿没有一点知觉。

如今25岁的Arlen,仍要坚持每天2-3小时的训练和复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再倒下,无论她走到哪里,轮椅和腿部矫正器都在不远处。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几个明天,所以竭尽所能让每一天都有意义。

一路走来,Arlen的人生并满是荆棘,只是她却没有放弃过一次,她用她的一次次改变告诉每个人:你的努力不会被时间辜负。而这个世界就算再糟糕,也没有不可抵御的绝望。正如《人生不设限》中写道:无论你的人生看起来多绝望,希望一直都在;也许你此刻的生活一团乱,但只要不放弃,前面一定会有超乎想象的美好在等你。

小编推荐 爆料 生活方式
3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