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3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见解 / 中国人都患伊斯兰恐惧症?新西兰屠杀后,一盆脏水泼向了中国!

中国人都患伊斯兰恐惧症?新西兰屠杀后,一盆脏水泼向了中国!

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公众号ID: collegedaily

最近《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一篇热文,在网络上引发争论。文章名为——《新西兰大屠杀后,一股伊斯兰恐惧症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蔓延》。你没有看错。从头至尾没有参与“新西兰屠杀”的中国,却因为社交媒体上部分网友对“伊斯兰”的一些立场,被泼上了脏水。想必,大家都知道,3月15日在新西兰基督城一清真寺内,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屠杀惨案。

(图源:sky)

几名凶手,持枪冲进当地清真寺,打着“反移民,反穆斯林”的旗号,疯狂扫射正在礼拜的人。惨案发生后,死亡人数多达50人。枪手在信中,甚至自称是“新纳粹”,为了维护白人的地位,誓死也要将移民清除出去。他在“自述书”中写道:“伊斯兰奴隶从我们的土地上带走数百万欧洲人的生命,数千个欧洲人死于恐怖袭击,这场行动,就是对外国入侵者造成的成千上万死亡的报复。”

(布伦顿·塔兰特,直播视频截图)

但,从始至终都没有参与的中国,到底说了什么,让西方媒体惶恐不安?

《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在文章中称:“在新西兰的枪击案后,中国社交媒体迎来了一场狂欢。”其原因是,每月活跃用户4.46亿、比Twitter还多1.2亿的微博上,主流媒体对袭击事件的报道充斥着反穆斯林言论和对枪手的支持。

(图源: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文章还称,《人民日报》作为中国最大的主流媒体之一,竟然会将“反对穆斯林”的言论不加审核就放上来。一次又一次,主流媒体微博帖子下的“最受欢迎”评论充斥着仇恨言论,并要求中国政府避免重蹈新西兰的覆辙。微博下将穆斯林称作是“癌细胞”的言论,获得了400多个赞。

(图源: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文章中还精心列举了一系列的数据,比如,中国最大数字报纸之一的澎湃新闻,向其1600万粉丝推送了14条关于“大屠杀”的新闻。在这些帖子下面,有7条“热门”评论发表了明显反穆斯林或支持枪手的言论,他们一共被点赞1590次。只有两条谴责大屠杀的评论登上了榜首。

(图源:微博)

另外,还有全球第三大社交媒体微信,也被《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称为充斥着专门消费“吃瓜群众”的营销号。“微信是一个高度隔离的空间,其订阅功能发布来自机构和个人的公众号。微信上的信息共享几乎完全发生在用户的个人网络中。这个空间被一个单一的媒体所主导,不对称地两极分化,在数量、范围和讨论话题上都处于领导地位。”

文中还举例说明,在“新西兰枪击案”发生后,某些营销号为了创造出10万加的阅读量,不惜将杀人凶手描写成一个“白人英雄”。评论称:“一篇名为《新西兰枪手弹夹上的那些字,映射着欧裔白人深深的焦虑……》的文章将此次袭击描述为“英勇的报复”,浏览量很快超过了10万次。这篇文章包括一项民意调查:10881名参与调查的读者(76%)表示,他们非常同情或有点同情枪手。”

(图源:微信公众号)

“另一篇名为‘新西兰大屠杀不是恐怖袭击’的帖子,详细引用了枪手的宣言,并在微信群组的截图中分享。”可事实,真的如此吗?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新西兰枪击案”等关键词,所有的报道几乎都是对恶劣的行为所进行的客观报道,几乎没有找到有关宣扬极端主义的文章。

(图源:微信公众号)

而那篇所谓的“欧洲白人”文章,虽然阅读量高,但是文章内容充斥着阴谋论,毫无证据地瞎编乱造。称新西兰政府为了禁枪法案才特意渲染恐怖气氛,其实枪击案并没有那么惨烈。全网搜索,也只有他们一家为了吸引眼球才博出了这一篇这样的文章。

(图源:微信公众号)

在主流报道中,无一例外都是对枪击案的同情和悲愤,新闻工作者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职业操守,做出任何虚假或者不实的报道。在微博评论区,会有人针对“穆斯林”问题发表偏激的看法,但是下方的反对声音一片,这些都被《哥伦比亚新闻评论》忽视了。

(图源:微博)

请问,哪里来得结论说“中国社交媒体迎来了一场狂欢”呢?

就在前几天,美国正式宣布,IS国最后一块壁垒巴古兹被攻破,500名恐怖分子香阻力呀库尔德族武装力量投降。此外,还有数千名平民获救。古巴兹的攻占,预示着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最后据点被攻破,叙利亚离希望又更近了一步。

当西方媒体大肆宣扬中国“伊斯兰恐惧症”时,无非是想借此,对中国少数民族问题横加干涉,激化矛盾。《哥伦比亚新闻评论》在文章结尾处这样写道——“在西方看来,中国的反穆斯林言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形式:它传播刻板印象,疏于因果关系,把伊斯兰教等同于恐怖主义,把非白人移民等同于少数民族的灭绝。两起暴力事件继续激起人们对绿色和平组织的怨恨和怀疑。”

这波脏水泼的还很理直气壮,那么请问:到底是谁创造出了“Islamophobia”(伊斯兰恐惧症)这一词?众所周知,它并非诞生于东方世界。而是起源于欧洲大陆,今天,蜂拥而至的穆斯林难民不断以各种方式渡过地中海,似乎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再次去“征服”欧洲。而美国的难民政策也不断紧缩,似乎也没有对“伊斯兰”保持完全开放的态度。

(特朗普“零容忍”政策下的边境)

德国,由于二战和纳粹的原因,一直对难民保持一种开放的状态,在全球范围中也吸纳着绝大多数的叙利亚难民。但是,德国人真的对难民和伊斯兰没有一丝丝的戒备吗?德国曾经宣称,所接纳的难民都有高学历,完全可以在接受培训之后,从事相关技能工作。但事实是,只有10%的难民能够有工作机会,绝大多数的难民都必须呆在政府所圈定的难民营中,不得随意离开。

(图源:微博)

德国媒体曾经就政府宣称的难民学历问题做过调查,结果显示,超过60%的难民只有小学学历。这也是为什么有一部分难民很容易被isis极端势力洗脑。而德国本地人(主要是西德)也很快对难民的到来表示不满,当地很多难民把完整的水果和面包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图源:德国之声)

甚至,据《德国之声》报道,当初秉持着人道主义援救叙利亚难民的德国团体或个人,他们需要承担当初的诺言,支付“游手好闲”的难民在德国的生活费用。费用估计会高达30-40万欧元。

这些外国媒体所报道的新闻,难道都是假的吗?当问题出现,不先想着解决问题,而是选择创造一个新的词汇将问题贴上一个“政治正确”的标签,然后不断归类。这难道就是优秀的西方新闻工作者的立场吗?到底谁才有“伊斯兰恐惧症”?

另外,指责中国微博和微信的人,难道看不见facebook上更存在着巨大的黑暗吗?据CNN报道,Facebook上有人公然拍卖一名南苏丹(South Sudan)16岁女孩的婚姻,以竞拍的方式出售,价高者得。

(图源:The Times)

在全球网络化时代,Facebook上有人散布着“悲天悯人”,也有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而作为提供拍卖平台的Facebook,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删除信息,而是任其扩散,在帖子发布15天后才进行删除(11月9日)。

(图源:CNN)

但为时已晚,拍卖已经成交,这名16岁的女孩已被拍卖并于11月3日在南苏丹成婚。对于社交媒体的缺陷和争议,已经是21世纪绕不开的问题,《哥伦比亚新闻评论》拿这种事情来说,美国只会比中国更严重。

的确,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中的一些言论偏激,但这并不代表所有人的立场。在面对苦难和人间惨剧之时,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放弃偏见和怨恨,对无辜的人感到惋惜,对恶人感到愤慨。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一个冷冰冰的词语归类,这世界上还有无数人怀有温情和感激。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在日本捡垃圾的中国姑娘,被雅虎、NHK争相报道:你们弯下了腰,挺起的却是中国脊梁

你们弯下的是腰,挺起的却是中国的脊梁与尊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