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 , 星期一
首页 / 同城资讯 / 悉尼演出及影讯 / 恐怖幽灵“异形”又来了,可这次最出彩的,似乎是想成为“造物主”的仿生人……

恐怖幽灵“异形”又来了,可这次最出彩的,似乎是想成为“造物主”的仿生人……

“异形”自从登上银幕之日起,就成为了电影史上最经典的恐怖形象。近日在澳洲上映的《异形:契约》中,英国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又一次让异形成为影院中的“恐怖幽灵”,但这次异形并没有拔得头彩,影片中最恐怖的存在似乎是想成为“造物主”的仿生人。

影片中,银河系另一端遥远星球的殖民太空船“契约号”发现了一个未知的天堂世界,但其实这里却是一个布满黑暗和危险的世界。网络图片

“大卫”已经觉醒

“你们(人类)见不到你们的创造者,我却见到了我的创造者,你们人类会死,而我不会死。”在《异形:契约》开头,仿生人“大卫”向他的创造者伟伦发出了如是挑衅。

《异形:契约》是斯科特2012年执导的影片《普罗米修斯》的续集,情节设定在原来事件基础上,讲述一个探索其他星球上存在的人类的创造者/高级始祖的故事。《普罗米修斯》的时间设定于2094年,新片的故事则发生在十年后,也就是2104年,剧中的太空基地船名为“契约号”,能在太空中飞行数年之久,目的是在遥远的外星世界找到一个能够支持人类生命的地方并建立一个庄园。但是,探险队的成员们惊恐地发现了普罗米修斯的可怕真相,还遭遇了一位长着尖牙的不速之客,并且一步步在不自知中走向更大的危险。

作为“异形”系列的开山鼻祖,斯科特试图用这两部和随后更多的前传电影,为这个经典科幻系列正本清源,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为它注入更多世界观和哲学层面的思考,而非只是单纯呈现凶残的怪兽电影和惊悚B级特质。从《普罗米修斯》开始,它的一大任务便是交代异形和人类的起源——异形与人类其实都是被另一个更高级的智慧工程师所创造出来的生物,而更为讽刺的是,工程师牺牲自己使得人类诞生,在人类文明过于繁盛之后,又试图创造异形来消灭人类。

图片来源:forbes

到了《异形:契约》,斯科特又将这个问题推进了一步:造物主真的完美无缺吗?影片中的角色分为三个阵营:仿生人、异形、人类。《异形:契约》中的矛盾集中在仿生人身上。影片中出现了迈克尔·法斯宾德(Michael Fassbender)饰演的两代仿生人大卫和沃尔特,他们对于自我的认知和与人类间关系的不认同,催生出了一系列事件推动影片发展。从《异形:契约》的开场,大卫和伟伦的对话中,就能看出大卫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疑惑,事实上,之前的《普罗米修斯》就是他寻找答案的旅程。而在《异形:契约》中,他显然已经完成自我意识的觉醒,不论是对工程师居住的星球所展开的屠杀,还是引诱人类来继续成为试验品,他已然不再将自己视为低人一等的物种,恰恰相反,作为能与异形对抗并永生不死的智慧存在,他显然比工程师、人类和异形都要高级,睥睨众生、生杀予夺仅仅是开始,大卫最终想要成为的是造物主。

影片的结尾似乎是法斯宾德自己跟自己的决一死战——上一代仿生人大卫企图打败人类,成为造物主,而新一代仿生人沃尔特忠实地捍卫人类。有评论称,在表演上,法斯宾德一人分饰两角,他将两位仿生人善良顺从和暗黑诡谲的不同风格演绎的相当到位,展现了深厚的表演功底。两个角色在动作和神态上有微妙差别,还有不同的口音,在两人同时出现时,会让人感觉扑朔迷离。

影片主角仿生人大卫不仅拥有人工智能的庞大知识储备和动手技艺,更加重要的是,他被赋予了“独立思考”能力。网络图片

在澳洲拍出的废墟城市

事实上,如果单单从情节设计和戏剧化程度上评价,“异形”系列并没有太多独到之处。不过,让这个系列成为科幻电影史上最经典系列的原因,绝对不只是一惊一乍式的吓唬人剪辑,或者是往观看4D版的观众脸上喷洒红酒(假血浆),其中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影片的美术设计。

《异形:契约》中外星文明的遗迹规模恢弘,令人望而生畏,出现的“新异形”也有让观众过目不忘的外形设计。有评论称,影片中的“恐怖”氛围全靠高超的电影艺术手法呈现,不是靠突然袭击,或者突然爆出一声巨响给予你生理上的刺激,而是营造氛围,让你感觉危机四伏,草木皆兵。在关键时刻,凌厉准确的剪辑让情感爆发扑面而来,直到你反应过来,才舒一口气,而斯科特一直是这方面的大师。

值得一提的是,《异形:契约》主要拍摄场地在澳洲。影片中遍布尸体的废墟城市,被搭建在邻近悉尼的波茨山。“我不喜欢那个地方,”法斯宾德坦诚地说,“那里总会让你心情很忧郁,感觉乌云无时无刻不在。”

图片来源:badtaste.it

而在澳洲的福斯片场,影棚中搭建的重要场景就是“契约号”船体本身。美术设计克里斯·西格(Chris Seager)用巨大的铝罐,将“契约号”变为“现实”。“我向斯科特提到一个情况,那些钻油平台几乎就像是一艘太空船。它们从外观看起来像是超大的铝罐,但里面充满各种科技的装备,而且不需要人操作,全自动的。就像太空船的科技一样,全部只需要指引和导航。斯科特也喜欢这个概念,于是我们就从这类工业中吸取了很多经验。”西格表示,为了扩大“契约号”内部的幽闭恐惧感,天花板被刻意压低,让走廊被黑暗笼罩。尤其是医疗舱及附近环境的设计,会让你有种异形真的藏在某个角落,随时会出来的恐惧感。

“‘契约号’就像拓荒者行驶在草原上的大篷车。它不是一艘脏兮兮的船,而是有着科学任务的先驱船舰,它运载着人员和装备去殖民其他星球。从某种意义来说,它就像一列货运火车,分成三个部分,有着六角型连结舱,全都是巨大的货舱。每个部分都可以一次性地分离,由指挥塔连结,然后你就可以拥有这个装备齐全的巨大仓库。”斯科特这样解释“契约号”的布局和功能。

对于这部电影,有影评称,毫无疑问,斯科特在《异形:契约》中重拾了他的元素,打造出一个大胆、独特而恐怖,发自内心深处的体验,同时有着经典“异形”电影的态度与威吓感。

图片来源:alien-covenant

 

责编/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网、上海澎湃新闻网、腾讯新闻(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3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2017“华星艺术节·中秋演出季” 《塞外明月照天山》 大型歌舞演出圆满谢幕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对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