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见解 / 睡过特朗普后,她决定正视自己

睡过特朗普后,她决定正视自己

来源:英伦圈

ID:UKZONE

图:toFab

“哗众取宠的妓女、拜金女、骗子……”自从成人片演员兼导演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被曝光有人用“封口费”让她掩盖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婚外情后,就一直被贴上这样的标签。为什么在面临各种恐吓、官司和死亡威胁下,她依然选择不退缩?

是哗众取宠的妓女?还是“正视自己选择”的女性?

在斯托米·丹尼尔斯眼中,这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种,“一种人正视自己的选择,另一种人则总是想让别人’背锅’。”

图:独立报

她举了个例子:“你在酒吧喝得烂醉,然后和某个人有了一夜情。第二天早上醒来,你意识到自己背叛了男友,羞愧不已。于是你就想:一定是那个人偷偷在我的酒里放了什么东西。”然后,她说,“也有可能是另一种情形,比如你醒来后想:哦天哪,我喝了太多杯1美元的烈酒,最后在这个丑家伙身边醒来。是我的错。现在,我能不能在不吵醒他的情况下离开这里?”

图文无关 图:镜报

这位39岁的成人片演员兼导演斯托米·丹尼尔斯要告诉大家的是,她本人正是那种“正视自己选择”的人——不论是好的选择还是坏的选择。

她上面举的例子完全是虚构的。不过,根据丹尼尔斯的说法,2006年,她曾在内华达州的一家酒店房间里与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发生性关系,但当时他们并没有喝1美元1杯的烈酒——她甚至滴酒未沾。

图:GQ

“我后悔做了这件事,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会拒绝他,”她坦言,“但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为一场糟糕的性事后悔是一回事,而忍受来自公众的恶意诽谤、恐吓、欺凌和死亡威胁则是另一回事——尤其是这些威胁不只针对她,还针对她7岁的女儿,严重到她为此雇佣了2个保镖。

激怒丹尼尔斯的,除了上述威胁,还有人们贴在她身上的标签:“哗众取宠的妓女、拜金女、骗子”。

图:Forumania

当年27岁的斯托米·丹尼尔斯当时和只是《学徒(The Apprentice,又名飞黄腾达)》节目主持人的特朗普之间发生了这场桃色事件,已经成为白宫历史上最具爆炸性的“保密”的主题。

图:Access

同样具爆炸性的还有13万美元的“封口费”——2016年总统大选前一周,这笔钱由特朗普当时的律师迈克尔·科亨(Michael Cohen)支付给丹尼尔斯。如果不算网上的传言,这件事原本该在此告一段落。

然而,今年1月《华尔街日报》发布的一篇文章曝光了“保密协议”和“封口费”的存在,由此引发了特朗普与丹尼尔斯法律团队之间的起诉和反诉,以及他们两人在Twitter上的互相指控。

图:Rolling Stone

特朗普坚持自己从未与丹尼尔斯发生性关系,虽然他承认确实向律师科亨支付了13万美元。律师科亨则声称,向丹尼尔斯支付这笔钱是“在当时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指示下”(科亨现在已经不是特朗普的律师,目前他被控违反竞选资金法等罪名)。

但特朗普的新律师团队已经宣布,他们不会强制执行“保密协议”,也不再对斯托米·丹尼尔斯提出的“协议无效”进行争辩,她可以非常公开地“正视自己的选择”——比如迅速写出一本回忆录《全面披露》(Full Disclosure),在今年10月出版。

图:Rolling Stone

在这本回忆录中她也提及到了自己做丰胸手术的经历——从麻醉中醒来后,医生告诉她:“我一直填充到我觉得喜欢为止。”

签保密协议只因受到威胁

“我想要澄清一些事,比如(发生关系的)那个晚上我并没有收钱,也不是因为觉得可以跟名人上床才去那里的,我也没有敲诈或勒索过总统。”谈到出书的动机时,斯托米·丹尼尔斯解释说,“我想让大家知道,我签保密协议是因为受到了威胁。我本可以什么都不说,那是得体的做法。但我不想撒谎。”

图:The Daily Beast

今年1月30日,《华尔街日报》曝光保密协议事件后,丹尼尔斯在一封公开信上签了字,否认她跟特朗普发生过关系。

但在书中,丹尼尔斯称,是她当时的律师基思·戴维森(她认为此人与科亨串通一气)和当时的经纪人吉娜·罗德里格兹,还有一个身穿Gucci衬衫、留胡子的陌生男人(之后她发现那是经纪人男友)一起到酒店房间找她,怂恿她签字的。

“我慌了,”她写道,“尽管我知道这份声明里说的都是胡话,我还是拿起笔签下了我的名字。”一个月后,媒体曝光特朗普前律师科亨正在兜售自己以特朗普“调停人”身份出书的主意,并且向出版商提到了丹尼尔斯的事情,丹尼尔斯的律师认为科亨此举违背了保密协议。

图:Daily Express

她的新律师迈克尔·阿维纳蒂(Michael Avenatti)发起了民事诉讼,称保密协议是无效的,因为上面没有特朗普本人的签名。3月,丹尼尔斯在电视节目《60分钟》中接受了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的采访,第一次讲述她视角下的故事。

图:Politico

“安德森·库珀采访了我将近3个小时,最后播出的内容被剪到14分钟。”“节目只保留了情色的部分,而完全没有提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为何发生的。”出书正是她为 “情色部分”补充上下文所做的努力。

不过,在遭受了9个月的恐吓、议论和辱骂后,她难道不担心出书会激发更多歧视女性的刻薄言论吗?

图:The New Yorker

毕竟,在特朗普时代,“歧视女性”是其政治话语的重要构成。“当然担心,”丹尼尔斯回答,“但我已经遇到有人砸我家门,或拍我孩子照片的情况(她女儿目前在一个保密地点和父亲一起生活)。

我丈夫也和我分手了。(她的第三任丈夫格伦登·克雷恩,也是她女儿的爸爸,今年7月向她提出离婚。)所以,至少我能做的就是解释自己。”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智能手机无处不在,这些“手机时刻”你见过吗?

现代人离不开的智能手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