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突发!澳洲又1病例呈阳性!悉尼华人全家被紧急送院!确诊或增至6例!国内已确诊4428例,疫情又恶化了!

发布于:2020年01月30日 17:12
1499

澳洲又1病例呈阳性!

截至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国确诊4428例,疑似5794例,死亡106例,治愈60例。澳大利亚西澳似再添一例新型肺炎病例,则澳大利亚各州共发现6例。国难当头,发生围城效应,八方封闭的武汉城,有人想逃出来,有人却想走进去。

首先迎来一则好消息,据《人民日报》称,上海公卫临床中心自制喷剂,能预防冠状病毒感染!

据称,该喷剂直接通过喉咙给药就可起到预防效果,但因无法在短期内大规模生产,目前仅提供给一线工作人员使用。

西澳一例疑似病例初检结果呈阳性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似乎有在世界肆虐的趋势,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发布数据,在疫情没得到充分重视时,武汉500万流动人口涌入各方,再次让中国乃至世界心头一紧。澳大利亚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即便澳洲政府已经做出相应措施,还是未能阻挡西澳再现一例核酸检测“阳性”病例。

TWA:西澳四人疑似患新型肺炎

1月27日中午,澳大利亚西澳地区发现四名疑似患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并立即隔离,送往医院接受检测。

澳媒《西澳大利亚》报道显示,四名在西澳的居民被检测出疑似患有新型肺炎,卫生部门已经对此做出了确认通告。

9 News:澳大利亚政府首席卫生官Brendan Murphy表示,珀斯出现一例患者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目前正在进行进一步检测。

澳大利亚政府首席卫生官宣布了这个让人心慌的结果。报道中显示,目前,四位疑似病例中至少有一位的初步检测结果呈阳性,注意,是至少有一位,言下之意可能还有多位。目前结果还在最终核实中,如果结果确认的话,澳洲确诊病例即将增至6人!

随后,澳媒《Perth Now》发布消息,新型冠状病毒N-Cov恐怕已经登录西澳了。

目前,西澳地区已经开始严格对入境的中国旅客展开控制,要求从武汉过来的旅客自行进行隔离。

西澳政府还要求所有存在可能接触过冠状病毒的中国留学生,自行隔离10日,包括短期内去过中国,尤其是去过武汉的学生,或者接触过此类人群的学生。

就这样,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西澳地区均有新型冠状病毒登陆,澳大利亚剩余地区,不知还能安宁多久…而就在人们还在担心西澳之时,昨天下午,远在东方的新南威尔士州传来危机,州府大学UNSW受到了致命一击。

UNSW传来噩耗

前几日,一名乘坐MU749的中国旅客被澳洲卫生部门确诊为新型肺炎患者,而一名21岁中国女留学生从武汉市返澳,乘坐的也正是这同班飞机,随后她被确诊为新型肺炎患者。而最新消息显示,她所就读的大学,正是满是中国留学生的——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

(UNSW大学通告)

就此,新南威尔士大学向全校师生发布通告,要求所有学生留意症状,如果出现任何情况及时联系学校健康服务部门。

据澳媒《ABC》报道,“这名21岁的中国留学生正式确诊成为全澳第五名感染患者。她在上周从武汉搭乘MU749号航班抵达悉尼,这名确诊感染者,就是跟此前悉尼的一名患者搭乘同一班飞机。”目前,这名中国女留学生正在悉尼西部的Westmead Hospital接受治疗。

前几日,澳大利亚政府还发布了警告,敦促MU749航班旅客自查,一转眼,这名留学生便被确诊,故乘坐同班航班的华人旅客一定要开始自查或隔离,有情况请立即赴往医院接受检验和治疗!

澳大利亚方面也及时对返澳、赴澳的留学生群体进行了限制,澳洲多所学校向其中国留学生发布敦促通告,要求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返校上课之前提供医生的证明!一些学生甚至被要求在家自我隔离。

SMH:一些中国学生被要求返澳后在家隔离

据报道,悉尼的一些私立学校要求最近来中国旅行的学生,至少要在两周内不要来上学。例如下面是珀斯学校Wesley College的校长Ross Barron发布的通告:

除此之外,悉尼三所学校:The Scots College, Kambala School 以及 Newington College,已经发布通知,告请中国学生需要提供医生证明才能返校。

请在这段时间内返澳或赴澳的留学生密切关注自己所在校区的通告,如出现学期时间上的变动,请立即联系自己的学校进行解决,不要耽误了求学时间。

一家四口抱团就医,43个中国航抵澳

就在昨天下午,悉尼又传来一个噩耗,一家华人四口身体出现不适,疑似新型肺炎症状,有关部门怀疑是家庭交叉感染,一家人全数被送往医院检测。

Daily Mail:悉尼一家四口被送往医院进行检测

《Daily Mail(每日邮报)》消息显示,一个拥有两名成人、两名儿童的家庭被全数送往医院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几名全副武装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搭乘救护车来到四口之家的家门口,将家庭成员如数用担架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进行测试,

视频中可以看到,穿着防护服的护理人员将一名成年家庭成员带走,一名孩子卧其怀中,一并被送往了医院。

目前,据澳大利亚卫生部数据,澳大利亚总共确诊了5例,包括新州的4例和维多利亚的1例,倘若后续复查结果依旧显示西澳病例为阳性,则全澳将有6例确诊!

澳洲仍正在三个州对另外13人进行测试。在这13个疑似病例中,有5个在新南威尔士州,4个在西澳大利亚州和4个在昆士兰州。

然而,据航班数据显示,在过去24小时内,有高达43个航班从中国抵达澳大利亚,澳洲卫生部的Murphy教授表示,“如果还有更多案件我不会感到惊讶…我们很有可能还会看到更多案件。”“我们为隔离和处理这一问题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就弱弱的问一句,现在医院排队要排多久…?

让我们把目光放回到中国。武汉,1月23日上午10点全面封城。钱钟书先生著作《围城》中展现了这样的社会现象——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城里的人想逃出去。现在的武汉,似乎亦是如此。

城里有人想出去,城外有人冲进来

截止至今早,目前中国确诊人数为4428人,疑似病例5794人,死亡106人。目前判定的传染源为野生动物,可能为中华菊头蝠,潜伏期1-14天都有,平均为10天,潜伏期内存在感染性。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已肆虐多时了,武汉封城,据传,封城前有近30万人口冲出武汉,后又披露,500万武汉流动人口散落各地,社会对武汉人似乎充满了排斥。

病毒传播速度加快,传播力量可能会逐渐增强。一夜之间,确诊人数上升了近1000例,目前,全国确诊4428例,疑似5794例,死亡106例,治愈60例。无数人想冲出武汉这座“死城”,但也有一批人留守战斗,也有一批人拍案请战。

90后护士再度请战

多难兴邦,逆境中反而更能成长。这个90后的护士佘沙,是2008年纷传大地震的幸存者,见证了全国各地对灾区人民无私的援助。大年三十,她所在的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征集援助武汉的第一批医护人员时,她就积极报名请战。

但由于第一批医院选派的是重症监护室和呼吸科的护士,她没有去成。1月25号,医院发布着急第二批医疗队员的通知,她再次主动请战。

“赵老师,如果需要护士请先通知我,我可以去一线,原因如下:

  1. 从全院护士来看,我年龄小,如果不幸被感染了,恢复肯定会比年长的护士老师快;
  2. 我没有谈恋爱也没有结婚;
  3. 身为汶川人,我得到过很多的社会帮助,如果我有机会能够去前线出自己的一点力,我一定义无反顾。”

12年前,她从英雄的手中得救,12年后,她变成了当年救她的英雄。从被救者到救人者,她心有信念,心怀感恩,心担责任,心负使命。

岳阳护士滴水未进,“只相当好领队”

来自岳阳医院的三名护士也全部进入了病房工作。由于身着防护服,她们长时间滴水未进,米粒未沾,和大家失联了12小时,凌晨三点回到了住所,就想躺下休息。

其中一名岳阳护士潘慧璘在日记中写道:“穿上防护服,第一次打开隔离门那一刹那,心情沉重,难以以语言来描述,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告诫自己,这不是演习,这是真实的战场!我们面临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坦白说,我有紧张,也有害怕,但是,我们是白衣战士,我们必须战胜疫情,我们要勇往直前!一定要注意防护,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让关心我的人放心,才能救治更多患者。”

现年44岁的潘慧璘经验丰富,说起前方疫情她并不显得特别的紧张,可当提到家里年事已高的父母亲时,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还是面带微笑的说,此行,就是当好领队,完成任务,平安回家。

最美光头

有人烫头染发,有人“最美光头”。“头发没有了可以再长,现在首要问题是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尽力量去救更多人。”为了避免交叉感染,节约穿防护服的时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90后神经内科护士单霞剃光了及腰长发,准备投入到一线工作。

“剪个光头没有什么,只是为了好戴帽子,好穿防护服,好上战场,好保护自己,保护我同事。”20多岁的女孩,在最爱美的年纪,是什么样的决心让她毅然决然地动手剃掉头发。单霞的同科室同事看到她在工作群里发的自拍照,除了不敢相信还有夺眶而出的眼泪。

妈妈去外面打怪兽

你可知一旦去了前线疫区,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所以临行前,刘洁不断翻看手机里儿女的照片,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女的万般不舍。

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护士长刘洁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一儿一女凑称号,她总玩笑说自己是“人生赢家”。在刘洁报名参加医疗队后,两个孩子一直抱着她不放手,姐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儿子更是大哭,“我只好安慰他们,说妈妈只是去外面打怪兽了,很快就回来。”刘洁说完,掏出手机点开了孩子的照片,“哎呀,不说这个了,再说我也要感伤了。”

父亲,他们需要我

“你这傻孩子,医院那么多医生咋就非你去不可?好好在家过个年不行么!”面对父亲的“质问”,秦文只是笑笑没说话。作为一名青大附院院感科医生,她知道这场源发于武汉的疫情意味着什么,如果连医生都选择逃避,那只会让更多人的健康失去保护;但作为女儿,她也明白父亲的话并非真埋怨她傻,毕竟哪个做父母的愿意看见自己的孩子冒险?

不同于其他科室,院感科的主要职责是保证医院及医护人员免受病毒感染,尤其是面对新型病毒,由于对病毒习性、耐药性等指标的不确定,预防工作就会显得极其重要。“作为大家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医生都倒下了,将会有多少人不得不直面病毒?”秦文说,对于医生来说已经是退无可退,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去“前线”的准备,这几天一直在等“集结号”。

驰援武汉,秦文在大年三十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辞别丈夫、女儿、父母。为了能让她在走之前吃上一顿饺子,秦文的父母一边埋怨着她的“傻”,一边给她包饺子,所有的不舍都包在了饺子里,希望她能念着家里的父母和孩子,早一点平安回来。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担负着多重责任,医务工作者们也是如此。他们不仅是患者们都依靠,也是自己家人的依靠。但面对如火的疫情,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使命感占据了它们全部的内心,因为一只怀揣医者仁心,他们才会交出一封封请战书,作别亲人,成为最美“逆行者”。当然,在这场战斗中,不乏社会人士的善良。

你守护大家,我守护你。疫情隔离了城市,但爱不可被隔离,如今的这座围城,外面的人奋不顾身的想冲进去,里面的人不做逃兵,自愿留下,团结一心,共克时艰。

“我们还在”

23号上午10时,因遏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需要,武汉全市的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车暂停运营。24号上午12时起,武汉全市网约出租车停止运营,巡游出租车实行单双号限行。一时间,医护人员上下班的交通出行受到限制。

医护人员只能靠步行或骑共享单车上下班。有些医护人员住的远,干脆就睡在了医院,趴在了桌上,睡在了地上。而在武汉发布机动车禁令后,这支四千人支援车队说,我们还在。

虽然滴滴称组建了“医护保障车队”,首批100名司机穿戴着防护服、口罩等,装备消毒液,从25日凌晨开始免费提供服务。但是李小熊和志愿车主们认为,这远远不够。

李小熊在和武汉公安部门和红十字会积极沟通,试图通过给志愿车主增加防护服等装备,同时争取让原车队纳入政府统一保障机制之下,继续为医护人员提供接送服务。

当医护人员交通出行受到限制时,志愿司机们负担起了接送一线医务工作人员上下班的任务。志愿者张小艳说,“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接送,但能接一个是一个。

要让医务人员都吃上热饭

大年初二,还在节日中的武汉街头空旷宁静,不复往日的熙熙攘攘。顶着阴冷的小雨,陈长明穿梭在江汉区的几家医院之间。他不是病人,也不是医务工作人员,而是一名特殊的“送餐员”。

陈长明是武汉本地一餐饮企业的总经理。这个阴冷的中午,他把该公司旗下三家门店紧急制作的353份两荤一素便当,送到了公司附近几家医院的医务工作人员手中。

疫情爆发后,武汉市内,像这样民间自发的救助行动有很多,有的是公共交通停运后,自发加入运送医护人员上班的私家车;有的是对接口罩等物资运送的志愿者;也有像陈长明这样想让医护人员吃口热饭的餐饮人。

刚开始陈长明还担心送餐途中会被交警拦下,但当地街道办的人帮他们联系了治安巡逻车送餐,让一切变得顺畅起来。“你们是前线的战斗英雄!”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递到每一个医护人员手中时,陈长明都会说一遍这句话,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谢。

澳大利亚珀斯一名患者在新型肺炎测试中,结果呈阳性,目前后续测试正在进行中,倘若依旧如此,那么西澳也沦陷于新型冠中病毒之下。

UNSW预警,一名21岁女留学生确诊新型肺炎,悉尼乃至全澳多个学校要求中国留学生携医生证明报到,甚至要求学生自我隔离两周。

国难当头,武汉封城,一些人逃离死城,一些人再三请战。《理想国》中,苏格拉底再三发问,究竟何为正义。医术的操纵者只能是医生,正义的操纵者,只能是灵魂。它是一种善,是一种本身正德且施利于人的善。好在中国有你们这些将善以正义之名付诸行动的人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在春天第一朵花绽放在土地上时,一切尽可付诸笑谈中。

 

 

编辑:小歪(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14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