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

钏·串:五千年东方文化魅力的奠基

7 月 7 日
1361

跟玩家一起学会鉴赏,与古人来一场穿越对话

《通俗文》称:“环臂谓之钏。”如今,用珠子或玉石等串成的镯子都可叫做“钏”。“串”则是将多个同类的东西串在一起,如果数量正好是108颗,就是一串佛珠。我的钏、串情缘是从一块无论种地和雕工都很一般的翡翠观音挂件开始的,在我眼中,泛着玻璃光的翡翠有种说不出的东方美,为了表示对它的珍爱,我特意挑了一串打了无数个金刚结而成的棕色绳子做链,一次略显粗糙的DIY挑起了我了解一切古石古木的欲望,从此,南红、沉香、绿松石……每每搭配一串珠子,都像是穿越了一次,和千百年前进行了一次对话。

绿松石佛珠+琥珀隔珠

这款绿松石佛珠在我手里已经有六年的时间,最初收入时已经是被串好的,只不过后来我又加上了琥珀隔珠和两旁的“计数器”,这是用来记录念经次数的。

西藏人认为绿松石是神的化身,所以许多藏人脖子上都戴有系着一块绿松石的项链。绿松石的迷人之处和价值都在于那一抹蔚蓝,蓝如雨过天晴的天空、柔和均匀最好。长期佩戴,当接触皮肤的区域吸收了足够的油脂,颜色就会变得更迷人,这是一种“沁”的过程。

DSC00374

海南黄花梨佛珠+青金石隔珠+绿松石+银铜金刚杵

盘养了近九年的海南黄花梨(海黄)佛珠已经有了一定的包浆和颜色变化。有人说,海黄的香味能让人上瘾,花纹能令人陶醉。一块木上或是千奇百怪的“鬼脸”,或是密密麻麻的“鬼眼”,不然就像一张虎皮…….而这都是对海黄花纹的精细描述。

为了不负这串佛珠,我第一次尝试让金属和木质相搭配,特意找了一个手工制作的“金刚杵”(在佛教密宗中,金刚杵象征着所向无敌、无坚不摧的智慧)坠在佛头之下,其特别之处就在于银和铜的结合。

DSC00377

檀木菩萨雕件+蓝晶链

在玻璃柜台里无意间看到这款菩萨雕件,瞬间被其雕工所吸引,菩萨面庞饱满、神态自在。事实上,我对菩萨像雕件一直没有什么抵抗力,所以即便它的材质是极其普通的檀木(檀木质坚硬,香气芬芳永恒,因其百毒不侵,万古不朽,人们常常把它看作吉祥物),细腻的雕工也足以让我将其收入袋中。

由于雕件个头不小,我没有选择复杂的搭配,而是挑选了一条颜色偏深的蓝晶做链。传说,蓝晶产于海底,是海水之精华,所以航海家用它祈祷海神保佑航海安全,长期以来被奉为“勇敢者之石”。

DSC00372

冰糯种翡翠福镯

翡翠手镯中,内圈圆、外圈圆、条杆圆的叫做“福镯”,给人一种圆圆满满的感觉。“福镯”属于比较传统的款式,讲究精圆厚条、庄重正气。而挑选翡翠首先要看“种”,即玉质的粗细、透明度的强弱。其中,冰糯种晶体颗粒较小,透明度介于半透明和弱透明之间。带有正绿色(阳绿)的冰糯种手镯一般就已经价格不菲了。

DSC00439

南红玛瑙手串

和其他玛瑙较清新的色彩不同,南红玛瑙(南红)的红则浓烈得多。有人说,古书里面所谓的“赤琼”大多就是指南红。南红里,最传统的柿子红、稀有的玫瑰红、颜色趋于正红的锦红都属于品相较好的颜色,而其中又以“满肉”为最稀有,“肉”指打灯后微透光但又不会完全透过去的部分。

DSC00407

金绞蜜挂件+南红玛瑙链

“金绞蜜”是半蜜蜡半琥珀的一种,黄色透明的琥珀里含带蜜蜡。根据蜜蜡在其中形成的姿态,而被取了不同的名字,如一团蜜蜡包裹在琥珀中,就是金包蜜;蜡珀绞缠在一起,就是金绞蜜。这款金绞蜜葫芦挂件几乎是我所有物件中最大的一个,堪称“重器”。我是一个“葫芦爱好者”,所以见到如此饱满圆润的雕工,外加几块颜色较深的部分还被雕出了如意图案,自然不能放过。

DSC00397

珍珠+青金石+南红玛瑙

珍珠为什么会和青金石搭配在一起?这实在是个“意外”,某日,在给我妈串出一套白珍珠首饰后,余下的珍珠却难住了我:如果串成一条单圈手串,太多;而串成一条可绕两三圈的手串,又太少。于是找了其他颜色不相冲突的珠子“拼”在一起,为了摆脱死板、单调的感觉,又加入了一颗樱桃红的南红珠子。

DSC00417

橄榄核链+蓝松+金佛

之所以串出这样一串珠子,源于一个小小的金佛吊坠,用金、银项链搭配金佛不是我的路数,于是选中了一串精致的橄榄核小圆珠链,每颗珠子只有不足0.4厘米。事实上,最常见的橄榄核一般直径超过2.5厘米,比较适合雕刻单件作品,而1厘米甚至更小直径的小核比较少见一些。为了在颜色上提亮整串珠子,一颗蓝松被放在了“佛头”(母珠)的位置,而另一颗形状较扁的作为“背云”(源于清朝的朝珠,朝珠戴在脖子上后,背后会坠一块玉,这块玉就是背云)。

DSC00412

油青种翡翠平安镯

平安镯,内平外圆,外沿为弧形,形若马鞍。由于其横切面近半圆形,体积几乎比福镯少了一半,因此比福镯轻巧、秀气得多。之所以收入这款手镯,在于其半白半油青的独特颜色,油青种翡翠的透明度较好,不过,其绿色不纯,含有灰色、蓝色的成分,因此色调比较沉闷。

DSC00460

碧玺项链

传说,早在十五世纪中期,葡萄牙探险队在巴西发现了一种五光十色的宝石,其同一晶体内可出现两种及以上截然不同的鲜艳色彩,颜色范围广,多达14种。因此,人们为其取名为Tourmaline,有混合或彩虹宝石之意。这被认为是碧玺的起源。在中国清朝,碧玺曾经作为一二品官员顶戴花翎上的朝珠,成为权力的象征,同时,满族人为了和汉人区别,特别把碧玺做成衣服扣子,以显示自己的高贵。

如今,碧玺颜色越浓艳价值越高,西瓜碧玺更是非常稀有——一颗晶石里同时具备酷似西瓜果肉和果皮的红绿两种色泽。

DSC00436

“春带彩”平安镯

“春带彩”是指同时带有紫色和绿色两种颜色的翡翠。事实上,“春带彩”这个称呼从清朝就开始了,那时,清朝人将各种颜色都赋予了不同的寓意,其中,将紫色称为“春”,绿色称为“彩”。如果一个手镯上同时拥有三种不同的颜色,如紫绿黄,被称为“福禄寿”,如果是四种颜色,则被称为 “福禄寿喜”,当然,这种翡翠少之又少。

DSC00462

老山檀手串+绿松石+铜隔片

老山檀最大的特点在于它那醇厚而香甜的木香,又微带玫瑰香、膏香与动物香,这种香气可以持续几十年,甚至百年。不过,由于香味源自檀香油脂的挥发,随着佩戴时间的增加,珠子表面会形成一层包浆,阻碍香味的挥发,所以香味也会变淡一些。

但凡和檀木有关的东西都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挑选隔片,金、银太过“时尚”,椰壳橄榄核片又略显重复,表面有些许氧化的黄铜带有浓厚韵味,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而它也是中国几千年文化变迁的见证者。

DSC00425

绿松石+红珊瑚雕件

在中国古代,红珊瑚代表高贵权势,所以清朝二品官上朝时穿戴的帽顶及朝珠都是由贵重的红珊瑚制成,当然,那大多是使用AKA,即颜色如同牛血一样的暗红色珊瑚,其也是如今市场价值最高的一种,其次是鲜红的“沙丁”、橙红色的“MOMO”以及粉红色的Angel Skin(孩儿面,也称天使之肤)——也就是图中的红珊瑚,其价位不高,色泽却很讨人喜欢。

DSC00416

青金石手串+绿松石+蜜蜡

青金石因蓝色石头上洒着“金星”而得名,在中国古代,它有更优雅的名字,如金精、瑾瑜、青黛。青金石因“色相如天”,很受古代帝王青睐,清朝时不论朝珠或朝带上都有它的身影。如果以收藏为目的,纯蓝不带或微带“金星”、质地细腻不带白色条痕的青金石价值最高。而就蜜蜡而言,新蜜蜡色泽如蛋清状,老蜜蜡则如鸡油黄。《天工开物》中有云:“猫睛黄而微带红的琥珀最贵重。”

DSC00385

 

撰文+图片/李紫君 设计/夏小正

文化
136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