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见解 / 没见过凌晨四点的医院,请不要说你理解中国社会最底层的痛!

没见过凌晨四点的医院,请不要说你理解中国社会最底层的痛!

文章来源于:德国优才计划

凌晨四点时,全球排名第一的美国梅奥诊所,空荡荡,无一人。凌晨四点时,全中国排名第一的北京协和医院,一千余人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待挂号。

他们中,很多人从零点就已经开始排队。在这些表象背后,今天想和读者们谈谈国内的医和患。

这是凌晨四点时,全球排名第一的美国梅奥诊所,空荡荡,无一人。

这是凌晨四点时,全中国排名第一的北京协和医院,一千余人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待挂号。他们中,很多人从零点就已经开始排队。

有人说,美国有严格的分级诊疗制度,平时根本不需要现场排队挂号看病。其实,这只是其一。在这些表象背后,我想谈谈国内的医和患。

国内的医院缺什么?

北京协和医院年接待患者约226万左右,员工总数4000多人。美国梅奥诊所年接待患者约116万左右,是协和的的一半;员工总数61100人,是协和的15倍。协和医院是国内众多医院的缩影。巨大的反差对国内医院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沦为廉价劳动力,缺尊严!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要饱受职业病痛,缺健康!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沦为风险高危群,缺保障!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沦为猝死高发区,缺休息!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陷无尽医疗纠纷,缺和谐!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遭受无休止打骂,缺安全!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得不到理解支持,缺认同!
  • 医院赢了门诊量,医护却累死累活不落好,缺地位!

为什么看病难?

关于救命药:举个例子,人民网曾报道:中国慢粒白血病患者近10万人,每年新增患者约为1.3万人,胃肠间质瘤患者缺乏数据统计,但年发病率约为1/10万-2/10万人,高于前者。

这些昔日被判为绝症的病人,因为瑞士诺华研制成功的药物-格列卫,从而看到了生命得以延续的希望。

(网络图片)

但是新的问题来了,在中国这种药物一个月的服用费用是23500元,尽管诺华制定了相应的优惠措施,但是一年7.2万的费用对于绝大多数患者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格列卫在中国的价格是全球最高的,而在印度才卖200元。为什么?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超出了我的能力。

但是,有信息显示,很多跨国公司生产的这种专利药来到中国往往就成了全球最贵的药。在价格这个利益传导的链条上到处都是吸血鬼,价格低了,他们没有利益。

关于药品审批:现在的医药秩序非常混乱,不仅是大家都为了经济利益,都为了利润而争夺市场,更严重的是过去几年我们政府的部门在药品的审批和药价的核定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我们全国也就七八千种药,但是批出来的药号大概18万、19万差不多,一个品种的药有几十个号,而且批出的价格不一样,同样的药品相差十几倍,这就导致了同药多名、同药多价,难免不产生腐败。

这个问题不是出在审批制度本身,而是出在审批环节的不公开、不透明,只有少数人秘密审批,这不是制度问题,这是操作的问题。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触目惊心!这个被玩坏的国家,中产阶级纷纷出逃,75%的人饿瘦8公斤!

造出的是“天堂”还是“地狱”?

2 评论

  1. 请问澳洲自费做一个HCG检查费多少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