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 星期日
首页 / 同城资讯 / 悉尼演出及影讯 / 电影《无名之辈》感动上映:有悲伤,也有希望和光

电影《无名之辈》感动上映:有悲伤,也有希望和光

有人说,看《无名之辈》前半场大家都在笑,后半场大家都在哭。因为片中那些小人物何止籍籍无名,几乎是蠢到可爱。他们平凡善良、胆小冒失,对未来仍有期许,却被眼前的生活死死压住,这不刚好就是正坐在大银幕底下傻乐呵的我们吗?

网络图片

荒诞故事,有笑有泪

《无名之辈》聚焦在小人物的阶层,以贵州方言呈现了一个荒诞幽默的故事。影片取景于贵州都匀,有一种贵州地域文化的生活气息。在这层外壳之下,故事的内核却击中大部分小人物的内心。

故事中几个小人物的设置,就是日常生活中穿梭在大街上、小区里、不同的角落里,被当作符号的路人甲乙丙丁。工地保安马先勇(陈建斌饰)一心当协警,吃亏在没文化,被人看不上,所以这条路走起来很难。

在一次酒醉的车祸中,马先勇的妻子去世了,还在读中学的女儿一直和他较劲,责怪其让自己失去了母亲,而马先勇的妹妹马嘉祺(任素汐饰)也在这次车祸中成为一个“残废”。想当悍匪实为憨匪的胡广生(章宇饰)和李海根(潘斌龙饰),在抢劫了一家手机店之后闯入了马嘉祺的家里。这些人和其他相关角色在一系列的巧合之下相遇,发生了一连串笑中带泪的故事。

马嘉祺和闯入她家中的两个笨贼,都是被生活抛弃的边缘人,但是人性深处的良性因子,使得他们之间的碰撞最终呈现出一种负负得正的效果,一种悲剧之中的正能量。

不少观众看完电影后表示,《无名之辈》侧重于小人物生而平凡却不甘于平凡,难得的点在于没有沉浸于刻画悲剧情绪。片中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苦衷,但又有阴霾中的那一点光,他们在各自极其复杂的关系中完成了对自己和对他人的救赎。他们都是“无名之辈”,努力活着的那份韧劲却让人无比感动,让观众生出些克服苦难的勇气。

对此,有影迷评价道:“每个人物在故事最后都拼尽了全部的力气,对于他们就是最好的结局,他们也不再是‘无名之辈’。”

灵感来自尧十三《瞎子》

本片导演饶晓志出身话剧界,其电影处女作将主场景限制在一室之内的《你好,疯子!》,就由同名话剧改编而成。这一次,饶晓志继续“自缚”,将时间限制在一天之内,舞台则被扩大为一整座西南小城,多线叙事,处处伏笔,抽丝剥茧般揭示那些看似无关的小人物间的因缘际会。

2016年,饶晓志和章宇去英国参加爱丁堡国际戏剧节,结束之后一起从伦敦飞回北京。登机之前,章宇喝了些酒,在飞机上睡着了。饶晓志有点恐飞,就开始听歌,“正好听到尧十三的《瞎子》,章宇推荐的,我一直反复地听,感觉听到了乡愁,一种排山倒海的感觉就来了。

《无名之辈》认真地讲述着小人物的故事,并且把每一个人物的表层耐心地层层剥离,揭示出他们命运中的不幸因子以及内心深处的情感内涵。

我跟十三也说过,听到那首歌之前我觉得自己都没有乡愁。”饶晓志在听《瞎子》之前,已经听过贵州民谣歌手尧十三的《寡妇王二嬢》等一些歌,但是《瞎子》却把他听出了惆怅。

在此之前,饶晓志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乡愁,对故乡的情感没有那么浓烈,“甚至有时候是一种羁绊或者约束,我们这些小镇青年总是认为故乡有一些装不下自己的情怀和梦想,但在听到那首歌之后,觉得某些东西其实就在你的身体里,一直没走过,就是那种感觉。

”所以,饶晓志就想创作一部电影,故事背景设定在自己的家乡贵州,讲述自己熟知的人和事,“包括我、章宇、陈建斌、潘斌龙,都是这么长大的,都不是大城市的孩子。”最后,《瞎子》成为电影中的一个插曲,导演还邀请了尧十三在影片中本色出演,在路边抱着吉他边弹边唱,与整个影片的气质极为契合。

 

 

责编|言果 设计|欣玉

资料来源:《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北京晨报》(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46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本周演出&影讯:无敌破坏王大闹互联网;忠于内心的玛丽女王

悉尼即将上映《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玛丽女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