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见解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优选

ID:totogermany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

  • 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
  • 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

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打扮成理学家的样子,谋取官职;清代以八股取士,读书人写文章就以”且夫””然则”为时尚,以图仕进。官瘾之大,大到丧心病狂活埋亲子,以换取一官半职,这官瘾猛于毒瘾。过去吸鸦片上瘾者为了满足毒瘾,就算将亲子卖掉换毒资,也断不会亲手埋子。

一切为了做官——必然屈膝卑躬钻营打洞;必然视一切阻碍其做官者为仇寇,除之而后快;必然人性扭曲,价值观混乱;必然一朝把官做,大肆来敛财,陷入越上瘾越依赖的恶性循环中。更可怕的是,有的人,做官之前就有官瘾。

《清代野记》里记载了一个还没有正式做官,官瘾却已经发作的人,其”症状”让人啼笑皆非。清朝光绪年间,一个叫张传声的安徽人,花钱捐了一个河南候补道。可是当时河南还没有职缺可补,这哥们按捺不住了,提前过起官瘾,每天早上洗漱过后,穿上官袍戴上官帽,演练起道台大人升堂办公的好戏来。

他先是官威凛凛地从里室走出来,中门的仆役就敲响一块铁铸的云板,模仿真实的衙门那样高喊:”大人下签押房办公了。”里里外外的仆役都紧张有序地各就各位,”张道台”走到外堂就座,仆人端上茶水,门卫手持十几张拜帖上前,声称某某某禀见。

“张道台”装模作样地翻阅,然后装腔作势地指示一番。办完了”公事”,还要一本正经地退堂。如此每天都要演一回假戏,当作”岗前培训”,实际上是瘾君子在过瘾而已。这张传声既已掏银子捐了官,为何不直接上任一解官瘾,还要”候缺”?

因为古人入仕,除了科考,还有捐官、举荐等途径。刚开始时,职多人少,一旦考上、捐款、被举荐,就可以做官,后来僧多粥少,科考中举、捐款到位、举荐有人,都只是获得通向官场的”敲门砖”,离做官还早呢。古人做官”七十致仕”,除非有人犯事被开缺,或是政府新设职务,要不然一个萝卜一个坑,退一进一。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丢人!又有华人被警察押下飞机!坐飞机千万别“任性”!

坐飞机千万别“任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