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新闻 / 日本“3·11”大地震已过六载,可曾经逃离灾区的福岛人,如今回家之路依然道阻且长……

日本“3·11”大地震已过六载,可曾经逃离灾区的福岛人,如今回家之路依然道阻且长……

“为了不使残酷的经验被后世淡忘,要一直讲述下去。”现年57岁的佐藤昌良如是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迎来六周年纪念日,日本政府举行了纪念追悼仪式。尽管日本政府表示将为灾区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但曾经逃离灾区的福岛人,如今回家之路依然道阻且长。

“我经过的某些村落,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战争遗址”

“如今仍有很多人疏散在外地,生活不便,(我)将把这一现实情况铭记于心,加速重建的进程。”在3月11日的纪念仪式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样说道,当天出席该仪式的包括安倍、日本天皇次子秋筱宫夫妇等一共约900人。

六年前日本遭遇的那场三重连环灾难,至今让世人记忆犹新。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大地震,接踵而来的大海啸又夷平了东北三县岩手、宫城和福岛的大部分沿海村镇,并导致福岛一号核电站——东京电力公司下属的世界最大核电站的供电系统遭到毁灭性破坏,反应堆冷却系统瘫痪,核燃料外泄、废水外流,核电站面临爆炸的危险。3月12日,日本官方承认发生核泄漏事故,紧急疏散电站周边20公里的居民。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称,东日本大地震造成1.5893万人死亡,2,553人下落不明,加上疏散后因健康恶化等原因造成的地震相关死亡人数为3,523人,遇难者合计达到2.1969万人。其中,福岛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因核事故的影响,目前仍有约12.3万人过着疏散生活。六年过去了,流离失所的日本灾民画面已经从电视新闻中消失。但有人记录下了福岛灾后的样子。

图片来源:大公资讯

法国摄影师卡尔内是一个日本迷,尤其迷恋日本乡下。福岛事故后,他天天蹲在电视前看灾区新闻。后来福岛的新闻淡出媒体视线,他决定亲赴“前线”,记录灾区和灾民生活。2011 年 11 月,他飞往日本。“我以为自己每天看新闻,对福岛的近况很了解,但到了当地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经过的某些村落,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战争遗址。”卡尔内回忆道。

2011年12月,中国媒体新华社也曾采访到了亲历大地震的福岛居民,中国人杨贵芬称她是嫁到日本福岛县的,与丈夫田中生活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35公里的相马市。“地震发生时,房子被震得东摇西摆,邻居们都跑到室外,但因为我婆婆80多岁了,双目失明行动不便,我只好把她安置在卫生间。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丈夫,因为震前他被派往宫城县亘理町工作,那里受灾很严重。谁料第二天下午,丈夫突然出现在我和婆婆面前,我们三人抱头痛哭。”虽然杨贵芬了解核污染的危害,不过她的语气中却充满乐观和对新生活的期待。“经历过大灾大难,我觉得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够了。”

事实上,像杨贵芬这样抱有乐观心态的人其实并不多,核污染的阴影压在福岛县200万居民身上,长期的心理创伤困扰着当地民众。“我们开始逐渐在这个地区看到越来越多的自杀、抑郁、酗酒、赌博及家暴等问题。”日本岩木明星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久保法子称。不过,最严重的问题还在于,日本社会对福岛居民的歧视问题正处于不断提升的阶段。这种歧视甚至可以与二战时期广岛和长崎被美军原子弹轰炸后的情况相提并论:当地男性找不到工作,女性嫁不出去,唯一的原因就是外界担心他们是“被污染的”。

2月22日,日本南相马市小高地区,小高站电车上只有孤零零的一名乘客,当地距离福岛核电站16公里。图片来源:中国经营网

“人暴露在这种环境中几十秒即可致死”

直至今日,福岛核泄漏带来的后遗症仍未消除。今年2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公布,在堆芯已熔化的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中,推测出的最高辐射剂量达到了惊人的每小时650希沃特,比之前测得的最大数值多七倍,人暴露在这种环境中几十秒即可致死。在这种情况下,灾区居民的归家之路并不顺利。

去年7月12日,居住在福岛县南相马市小高地区的居民被允许回到家中,但是,当地居民的家就在当初要求撤离的区域范围内。最终,在3,487个家庭里,只有20%的家庭选择了搬回小高地区,多数居民仍然担心核电站泄露带来的健康问题,而年轻一代同时担心当地经济不稳定等。

视线转向福岛县的安室奈美惠镇,虽然六年过去了,但在这片被污染过的故土上休养生息依旧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情。和小高地区类似,在2.15万名原有居民中,只有几百人愿意成为第一批回乡人。在去年9月公布的一份政府投票文件中显示,大于53%的原住居民确定不会回来,尽管那时距离核泄漏的发生已经过去了五年,他们仍旧担心过量辐射的土地带来的次生伤害。此外,约一半的年轻人也拒绝回乡。“年轻人是不会回来的。”藤田康夫这样说道,他曾经也是安室奈美惠镇的居民,目前在东京拥有了自己的饭店。“除去核污染的影响,那里也没办法给孩子们提供好的教育和工作机会。”的确,基础设施的建设也是归来人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之一,安室奈美惠镇曾经有六所小学和三所中学,而现在,教室里空空荡荡,桌椅板凳上布满灰尘。同时,经过核辐射污染的地区短时期内很难迎来光明的商业前景。

但安室奈美惠镇也是受污染地区中较为幸运的,事实上,在一些核污染更为严重的地方,人类将永远无法回归。

图片来源:新华社

 

责编/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外滩画报》2016年6月9日《日本海啸四年后,福岛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中国青年报3月13日《东日本大地震六周年:灾民回家 道阻且长》、新华网2011年12月12日《一名日本大地震亲历者:“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够了”》、《新闻晚报》2013年3月3日《日本福岛居民因核辐射遭歧视 出现“离婚”潮》(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9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绣春刀》让武侠进入了历史,而《绣春刀·修罗战场》则像一部古装版的“职场暗黑生存指南”……

将近三年过去了,《绣春刀·修罗战场》震撼来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