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香港往事》香港回归20周年大电影:第一幕 我的1997独家记忆

《香港往事》香港回归20周年大电影:第一幕 我的1997独家记忆

1997年6月30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一天都代表着中国一段历史的结束。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成为了一段崭新历史的起始。如今,20年过去了,香港这颗“东方之珠”迎来了无数璀璨瞬间,也经历过几许风风雨雨,对于大部分香港之外的人来说,这20年只是新闻里的20年;对于香港人,却是生活的20年。金融风暴、SARS、开放自由行、CEPA,每一件都如同电影里的一幕幕,定格在每个香港人的心上。

主演:香港最后一任总督、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香港摄影记者、兰桂坊集团主席、香港市民等

几十年来,香港最不寻常的一天,是1997年7月1日这天。何马生老人住新界粉岭,在回归第一天戴着几枚胸章来看老友。他是东江纵队老战士,说是打走了“日本仔”,打走了老蒋,现在,终于让英国人把殖民者的十字架背回老家的坟墓中去了。

彭定康没有撑伞,黯然神伤

1997年6月30日。雨一直下。

晚上6时15分,英方在香港添马舰露天操场举行了香港回归中国“告别仪式”的第二幕。香港立法会前议员、民建联副主席叶国谦记得很清楚,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身着一身白色戎装,神情凄然。当时在香港任职摄影记者的洪少葵,负责全程两个多小时的拍摄工作,“在场的大部分人是英国人,想找机会拍个中国面孔都没有。”洪少葵翻着厚厚的旧相册回忆道,当时英军换着不同制服,手持步枪、各式乐器举行鸣金收兵仪式、落日仪式和各式操演。相册所见,军人的制服被雨水紧紧打在身上,地上因大雨积水,黄色灯光在水面反射,被定格的军演方阵,恍如笼罩在落日余辉中,倒影也被雨点分割成碎片。

1997年6月30日,时任香港港督彭定康在香港回归仪式上低下了头。AFP

洪少葵拍下的多张相片中,有一张特别引人注目,没有撑伞的时任港督彭定康在座位上黯然神伤低下头,十根手指交叉紧握,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坐在一旁,他侧过头来,关切地看着彭定康。“当晚将近两个小时的仪式上,彭定康都表现得很正常,其他照片都是昂首挺胸的,就在那几秒钟,忽然头低下了,只有几家媒体拍到了。”

晚7时45分,英国国旗及英治香港旗在风笛伴奏的《最后一站》乐曲中降下。“所有英国人都淋湿了,但他们都站得笔直。”对于这一幕,叶国谦记忆犹新,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在亚洲最后一个殖民地的最后一个落日最终在大雨中被浇灭。

图片来源:gexinet

“漫长的”12秒

英国国旗的降落,意味着中国国旗即将升起。

当晚23时59分48秒,香港会展中心内的香港政权交接仪式进行至最关键时刻,英国国旗却比原定时间提早了12秒降到旗杆底部,英国国歌声随之停止。

此刻,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都屏住了呼吸。站在主席台下的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大队长程志强知道,五星红旗必须而且也只能在12秒后升起。他将手举至胸口,试图向台上已抵达位置的升旗手朱涛示意“有情况”。

然而,程志强的心中还牵挂着会展中心另一侧——中方军乐团指挥于建芳就在不远处,握着指挥棒的手已经抬高,但耳朵却等待着从角落里传来的倒数声。军乐团联络官张景山紧盯着负责现场直播的中央电视台一号摄像机显示器秒针,口中在轻轻地向于建芳报时。直播画面从会场全景切至旗手。“漫长的”12秒一帧帧走过,程志强感到无比缓慢,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56、57、58、59、60。”于建芳的指挥棒落下,《义勇军进行曲》的音符奏响;朱涛开始了第一个动作,五星红旗缓缓而上。1997年7月1日零时零分零秒,香港经历了最后的波折,终于正式回到祖国怀抱。“我这才稍稍舒了一口气。”20年后,程志强——这位香港回归和澳门回归的重要亲历者说,“任务完成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时在台上泰然自若的朱涛说第一句话时,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张嘴,(他)满口都是鲜血。”

网络图片

程志强说,仪式开始前,朱涛就已开始流鼻血。他帮忙用凉水拍额头,再拿棉花塞进鼻孔,为防止特写镜头前鼻梁两侧高低不一,塞完棉花后还使劲捏其鼻翼,让从外部看不出来,但血液却倒流进口腔。

从1997年3月接到参加交接仪式的任务到正式上台,仪仗队只有不到四个月的训练时间。在此期间程志强多次与张景山南下香港,一是与英方沟通,二是为更加详细地了解会展中心的构造。程志强透露,为了测量旗杆高度,曾“悄悄”用钢笔在旗杆绳子上做记号,再拉动一圈计算时间,准确地算出结果,“不过,我们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这餐饭可比过年重要啊!”

香港市民对回归这天也记忆犹新。

“1997年7月1日,一场庆祝香港回归的派对在兰桂坊酒吧举行”,一块空地上摆放的大型充气玩偶让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印象深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玩偶是一位妈妈抱着小孩,这也寓意着香港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盛智文回忆,那天夜晚,兰桂坊有庆祝回归的人,也有一些担忧香港会因回归失去自由而前来买醉的人。对盛智文来说,那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他不仅亲眼见证了签署仪式的整个过程,还与查尔斯王子一起乘坐“不列颠尼亚”号,那是它的最后一次出巡。“我还记得那艘游轮的卧室里,放着一只印有‘Queen Victoria’(维多利亚女王)的泰迪熊。”

然而,1997年6月30日晚,习惯了早睡的香港沙头角村民早已进入梦乡;除了白天就插好的一些中国国旗和特区区旗外,空荡荡的中英街上并没有举行特别的庆祝。但是第二天清晨,沙头角中英街的居民都起得格外早,就连许多平常看不见的老人也都走出了家门。人们在中英街上组成庆祝回归的游行队伍。

图片来源:TIME

香港回归前,中英街东侧属中方,街西侧属英方。盐田区前文联主席李宜高记得,回归前他曾亲眼见过港界巡逻的警察主动和内地的警察聊天,但大家还是小心翼翼,怕被人看见。而现在,他们不用担心了,“我们本就是一家人”。

70多岁的刘马央是中英街的历史见证者,儿子刘伟强是中英街居委会主任。刘伟强透露了一个秘密:这里的居民从来不承认“中英街”这个街名,认为这是耻辱,他们称之为“中兴街”。

回归第一天,刘马央一家吃了顿特别的团圆饭。老人说,这餐饭可比过年重要啊!一个小镇上的乡亲,被一条街隔断,一隔就是99年。何马央住新界粉岭,在回归第一天戴着几枚胸章来看老友。他是东江纵队老战士,说打走了“日本仔”(当地人对日本侵略者的称谓),打走了老蒋,现在,终于让英国人把殖民者的十字架背回老家去了。

香港回归,这些也在变

徽章
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中英双方经过多次谈判,最终在当年年底达成共识,去掉纪律部队徽章原来的英女王王冠,代之以中国香港特区的区花紫荆花。

旗帜
在港英时期,香港旗帜包括了英国国旗图案和港英政府徽章。徽章上由代表英国的狮子和代表中国的龙共同手执盾牌,另一只狮子直立于盾牌上。香港回归后,该旗帜被弃用。

邮票
1997年7月1日,中央政府在香港发行了第一套印着“中国香港”字样的纪念邮品。而在港英时期,邮票则印着“香港HK”的字样。

6月25日,“庆祝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20周年纪念–华灯闪烁耀香江”大型传统扎作花灯展暨文化传统亲子工作坊在香港中环举行。中新社

责编|李非、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中新社6月12日《“一国两制”增强香港经济活力——专访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中新社6月22日《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原大队长追忆香港回归前的最后12秒》、《新周刊》第437期《中英街一日游:左手内地,右手香》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4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虽然澳洲的垃圾回收分类非常细致,但背后的澳洲废品回收行业已经乱象丛生!能否被再利用,至今成谜…

澳洲那些无处安放的回收“废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