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香港往事》香港回归20周年大电影:香港人·中国人 , “漂”们,让港陆离得更近

《香港往事》香港回归20周年大电影:香港人·中国人 , “漂”们,让港陆离得更近

1997年6月30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一天都代表着中国一段历史的结束。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成为了一段崭新历史的起始。如今,20年过去了,香港这颗“东方之珠”迎来了无数璀璨瞬间,也经历过几许风风雨雨,对于大部分香港之外的人来说,这20年只是新闻里的20年;对于香港人,却是生活的20年。金融风暴、SARS、开放自由行、CEPA,每一件都如同电影里的一幕幕,定格在每个香港人的心上。

主演:香港80后、港商二代、“97一代”等

凤凰卫视的记者黄芷渊曾回忆道,香港的80后这一代,中学时几乎都有辩论过“我是香港人VS我是中国人”这样的题目。但最为人认可的是,香港情怀跟国家观念是完全没有冲突的。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曾说,香港,看上去是一本很难懂的书,香港人看来也是一群很难懂的人……但接触后,你会发现,他们却是最简单的中国人。

我是香港人VS我是中国人

6月12日,凤凰卫视记者黄芷渊在一篇专栏中如是写道:“(1997年)七月一日一觉醒来,港督府的英女王王冠徽号被拆除了,所有政府机构都改为悬挂中国国旗和香港区旗。再后来,英女王寿辰假期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香港特区成立纪念日、国庆日、佛诞等公众假期……”

黄芷渊称,初中之后他们开始接触中国历史课,详读了鸦片战争和香港沦为英殖民地的来龙去脉,但随之而来的,是对自己身份的迷思。“我们80后这一代,中学时几乎都有辩论过这样的题目:我是香港人VS我是中国人”。

支持“我是香港人”的同学认为,香港一直处于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域,香港人就要捍卫自己的身份;认同“我是中国人”的则反驳,“香港人”这种本土认同的前提是国家认同,就好像有些人说“我是北京人”、“我是上海人”,前提是他们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在黄芷渊看来,那个年代,“本土”不是敏感词,人们都视之为对香港的一种归属感、自豪感,更不知道什么叫“港独主张”,“因为我们的身份本来就存在所谓的‘二元认同’,也就是我既是香港人,也为中国人。长辈们经常说,以前的香港是一座经济城市,茶余饭后大家不太谈论政治,政治意识也没那么强。”黄芷渊说。只不过回归后这些年,香港经历了太多的痛。亚洲金融风暴,楼价暴跌;刚平静一些就遇上2003年的SARS,经历了这一“疫”,香港人更为团结,也让香港的新一代们比老一代,对自己身份的认知上更倾向于“香港人”。

谁是这些新一代?香港作家陈冠中曾在书中说明,他们是“二战”后特别是1949年后在香港出生或幼年来港的。他们生长于香港,不像上一代人有内地情怀,而且他们长于楚河汉界的冷战年代,即内地令人不安的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耳濡目染下,除少数人外,大多对内地不但没有深情,反而可能有负面印象。陈冠中说:“香港居民对香港有了归属感,但一半是被逼出来的。原来他们哪里都去不了,英国不是随便去的,内地也不可以去,他们不能自认英国人,也不愿意被认为是内地人,故此也不自称中国人。他们只能叫自己香港人。”

“那时,香港人天天都议论着北京奥运的赛事,也让我更深刻体会到了对国家的归属感。”——香港“97一代”林芝枬

陈冠中说,“香港人”是被发明出来的、被想象出来的、被建构出来的。

而在黄芷渊看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经济腾飞,缔造了“亚洲四小龙”的神话,粤语流行文化优势掘起,香港社会福利普及化,港人独特的身份认同逐渐成形,本土的优越感也开始萌芽。黄芷渊说,今天的香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政治立场偏左、中还是右,都爱说自己支持“本土”。但有时是变质的“本土”。

黄芷渊在一篇文章里写道:近年,我一直为香港一个社区网络平台撰写小文。穿梭在不同地区大街小巷,倾听有着不同背景的香港人诉说他们的故事,我诧异这座城市太多元。有一次一位老奶奶问我:“作为一个年轻人,为什么你会对这些老店、老人、老故事感兴趣?”

我说:“时代变迁,香港很多老店逐渐被淘汰,有些行业渐渐式微,我希望在它们消失前,用我的文字留下一个印记,写下一段见证。”

老奶奶回应道: “这些是香港本土的价值,你这才是真正的‘本土’啊!”

“此心安处是吾乡”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Stephen A.Orlins)回忆称,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刚刚签署不久,一些香港人担心自己的未来移民他国。可后来,他们中的许多人又回到了香港,参与到回归之后的香港发展中,毕竟香港和内地有着共同的“根”。

如今,一些港商后代也循着祖辈的“根”,在内地打拼,在此过程中,他们对内地的了解,对中华文化的认同越来越深。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陶瓷之路”启航港之一,浙江宁波自古以来就有无数甬商背井离乡、飘洋过海外出做生意,祖籍宁波鄞县的曹光彪便是其中一人。他于1954年创立了香港首家毛纺厂,1964年创立了现在的永新公司。作为曹光彪的孙子,曹志欣选择留在宁波,守着永新公司。在他看来,“此心安处是吾乡。”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不忘反馈家乡才是最重要的,他也期待内地与香港能够加强交流合作。

香港回归20年来,从香港到宁波,不少像曹志欣一样的港商后代在创业路上传承着老一辈的精神。赵亨文也是“港商二代”之一,跟随父亲一次次返乡、一次次参加家乡活动的经历,让从小生在香港、长在香港的赵亨文对家乡有很大的情感寄托。游子返乡、满目皆情。沿着前辈开创的道路,港商后代正成为沟通香港和内地的桥梁。

事实上,港人的国民身份认同感近年来也有所上升。香港大学2016年底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以0至10分测试香港市民对不同身份的认同度。其中,市民对“香港人”的认同感是8.09分,较6月的调查结果上升0.14分;对“中国人”的认同感是6.88分,上升0.29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的认同感是6.25分,上升0.62分。

黄埔宣道小学的学生在香港普通话的电台讲故事比赛中讲述《坐井观天》。香港中华文化发展联合会

作为“97一代”,林芝枬已经通过不少经历感受到了国家归属感。2007年香港回归十周年时,中央政府向香港特区赠送了第二对大熊猫,特区政府当年4月面向市民征集大熊猫的名字。

当年十岁的林芝枬由此开始认识内地省份四川。她不仅为征名活动投了票,还清楚记得小学老师教大家为大熊猫做的诗——“海洋公园大熊猫,四川卧龙是我家,来到香港笑哈哈。”

次年,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落户香港沙田马场,特区分享作为奥运城市的荣耀,让全城掀起奥运热潮。“那时,香港人天天都议论着北京奥运的赛事,也让我更深刻体会到了对国家的归属感。”林芝枬说。

香港对于普通话的认同也在提升,内地创业者杨毅是一家对冲基金的合伙人,刚到香港时,杨毅即便和内地出身的同事也不说普通话,开玩笑也只使用英语,感觉说普通话一开口就低人一等。但如今,普通话已经成为“强势语言”,连50多岁的香港阿伯都鼻音嗡嗡地学着说普通话。

事实上,普通话自1998年起就成为了香港小学一门核心科目。香港城市大学学生管建说,如今香港大学生更重视普通话了,“两地间电视剧的传播也有影响,像内地观众看TVB(香港无线)电视剧,香港同学也看《甄嬛传》。”

对于加强香港与内地的沟通,陈冠中曾提出了一个打造城市文化共同体的概念。他举例称,可以建立一个Cankong(即广州+香港)的文化,“广州跟香港应该有一个Cankong宣言,两边的文化大佬应该出来合作。”

在陈冠中看来,“香港+广州”能够带来文化上的双赢。“广东是中国电影票房最大的省份,远超其他的省份,尤其是香港合拍片。香港是有创作,没有通路。两个地方比较互补。”

“其实人是可以有很多身份的。一个人不止一个身份,一个人不止一个文化。”陈冠中说,“比如我现在在北京,我已经适应了,但是我从小对岭南文化也是很适应的。”

关于港人的身份认同问题,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曾如是总结:香港,看上去是一本难懂的书,香港人看来也是一群难懂的人……但接触以后,你会发现,他们却是最简单的中国人。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虽然澳洲的垃圾回收分类非常细致,但背后的澳洲废品回收行业已经乱象丛生!能否被再利用,至今成谜…

澳洲那些无处安放的回收“废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