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香港往事》香港回归20周年大电影:第二幕 金融风暴袭来了

《香港往事》香港回归20周年大电影:第二幕 金融风暴袭来了

1997年6月30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一天都代表着中国一段历史的结束。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成为了一段崭新历史的起始。如今,20年过去了,香港这颗“东方之珠”迎来了无数璀璨瞬间,也经历过几许风风雨雨,对于大部分香港之外的人来说,这20年只是新闻里的20年;对于香港人,却是生活的20年。金融风暴、SARS、开放自由行、CEPA,每一件都如同电影里的一幕幕,定格在每个香港人的心上。

主演 :香港中产阶级、香港股民、香港前财政司长、时任国务院总理等

在三部不同的香港电影里——《每当变幻时》《老港正传》《女人本色》,都有对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风暴的描写:1998年,菜市的生意受到各方面挤压、“阿妙”逃离菜市的日子遥遥无期,“左向港”的电影院看戏的人越来越少,“成在信”的公司股价跌了一半、闹起了裁员风波,她老公卖空港股、负资产3,000多万港元。回归一年,香港人却像过了十年一样漫长而沉重。

一开盘只见卖家,看不到买家

“世界在悄无声息中分崩离析。”

香港金管局前副总裁沈联涛在《十年轮回:从亚洲到全球的金融危机》一书中,这样回忆于1997年发生的那场金融危机。1997年7月,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在国际游资的攻击下,东南亚各国深陷经济崩溃的泥潭。备受冲击的香港股市和港元也“伤痕累累”,国际炒家扬言,要将香港当作“超级提款机”,使得一众香港股民损失惨重。

现年58岁的香港青山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曾繁光是金融风暴的受害者之一。已有三个孩子的他曾被认为是香港中产阶级面临负资产问题的代表人物。曾繁光和太太刚认识时,后者在一家时装集团做视觉顾问,薪水很不错。1991年,他和太太结了婚。

“也就是结婚当年,我们买了第一所房子,当时房价已然不菲,选择困难重重。我们最后在西九龙山顶的华果山买了一套公寓,花了300万港元。当时股票市场行情很好,简直是全民皆股,有好多同事都在皮带上挂了一个金属机(炒股机),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下,我不这么干,但我也炒股。”

1993年秋,香港经历了一次比较小的金融风波,几天之内,股票全亏了。曾繁光记得圣诞节前后,他在一个月内亏了300万港元,以前挣的钱赔进去不算,还欠了100万港元。后来,楼价也跌了,一下子欠了银行好多钱。

图片来源:fei123

之后,曾繁光越发努力工作,在家里立下了一条家训:“在家不能谈股票。”到1997年回归前夕,他的家庭经济状况大抵如下:有大约10万港元的月薪入账,一个月要付楼房按揭5万多港元,还2万多港元的债务,交1.5万港元税,孩子上幼稚园每个月几千港元,太太读大学每年要付3万多港元的学费。生活有些拮据,但一家人也能怡然自得地生活。

好景不长,随后爆发的金融风暴席卷了香港,此后,股市受创、楼价急降,很快曾繁光就面临负资产,资不抵债。曾经在香港恒丰证券供职的交易员张华峰形容说:“当年一开盘,只看到卖家,看不到买家。你想卖也卖不掉。我们陪着客户非常紧张地看电视。客户很恐慌,但我们也无计可施。”曾繁光说:“那段时间,我的口袋里只有不到三四百港元,就打电话给以前的编辑朋友,让我帮他们写文章。就这样我每个月增加了给报纸写专栏的2万多港元收入,后来最多时候,我给报纸开过六个专栏,出了九本书。从1999年到现在,我的工资大部分用来还债了。”

曾在香港《东方日报》、香港有线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工作的冯佩乐也是香港金融风暴的见证者。亚洲金融危机,对于刚刚入行的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当时,冯佩乐每天都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金融信息和以泪洗面的采访对象,她有些无所适从。不少香港中产家庭因为之前贷款买房而酿成悲剧。冯佩乐还记得,一位丈夫因无法承受压力选择用炭火自杀,后被妻子发现而幸免。冯佩乐不知该如何发问,最后竟与这名男子一起痛哭。

第一次感受到回归的意义

混乱的局面得以在1998年被控制。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前副会长黄定光表示,1998年8月28日,是香港成功阻击国际炒家、获得完全胜利的一天。“如果不是1997年回归祖国,香港很难抵抗住这场金融风暴的打击,有祖国做坚强的后盾是香港之福”。

时任香港特区政府财务司司长曾荫权回忆道,据当时的香港金融局官员分析,在连番攻击之下,香港已经“大势已去”,如果港府不采取行动,恒生指数将很快直线暴跌到4,000点。香港股市很可能在五天之内“断气”。恒生指数是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50家最具代表性的上市公司为样本,计算其股价平均值的数据指标。指数暴跌意味着股市处于碰亏边缘,股民的钱极有可能打水漂。

于是,想尽一切办法救市成为了香港特区政府头疼的事。当时放在特区政府面前的选择不多,一是实施外汇管制,二是宣布港元兑美元的联系汇率脱钩。有人曾问,政府为什么不干脆宣布放弃联系汇率,减少美元市场对港币的冲击?曾荫权在很多年以后的一封书信中回答了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候脱钩只会令港人一夜之间对港元信心尽失。更会令股市楼市再度急泻,利率飙升,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即使长远来说,也未必是港人之福。”

强硬的曾荫权,不想放弃联系汇率,苟且偷生,于是决定:与其让香港人的财富落入投机家手中,还不如政府入市,调用外汇储备,放手一搏。随后曾荫权将这一想法汇报给了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之后,董建华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拍板放行。事已至此,曾荫权心里很清楚,拿香港人民的血汗钱来搏,赢了还好;万一输了,别说引咎辞职,他们就是以死谢罪都是轻的。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

但那一晚,曾荫权哭了一整晚。“用的储备不是我自己的钱,用得不对怎么办?”这个问题反复在曾荫权的脑海中出现,但他没有动摇。

决战前,特区政府高官曾密会中央政府,并获得了中央允许动用全国外汇储备的支持。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向海内外郑重承诺:“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海外媒体称之为“给香港金融界打了强心针”。在这场保卫战中,中央政府不仅坚持人民币不贬值,还派出两名央行副行长到香港,要求香港的全部中资机构,全力以赴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的护盘行动。

网络图片

1998年8月28日,星期五。这是一个载入世界金融史的日子。那天,国际投机资金几乎倾巢出动,企图将香港股市彻底打压下去,经过一番殊死搏斗,在创下790亿港元的日成交额历史天量后,恒生指数稳稳地收在7,800点上。香港股市终于站稳了脚跟。此后,国际炒家开始节节败退,最终退出了香港股市。黄定光说,特区政府背水一战,抗击金融投机者,“非常英明,非常及时,把香港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之后,香港股市慢慢恢复了元气。截至2017年6月28日,香港恒生指数已经超过25,000点,股市市值达到28.8万亿港元。对此,冯佩乐说,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特区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香港金融市场最终化险为夷。这次事件让他第一次感受到回归的意义,至少“背靠大树好乘凉”。

 

责编|李非、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中国日报网6月19日《香港回归20年 中央政策支持大》、《三联生活周刊》2003年6月30日《回归六周年香港采访实录》、新华网2007年6月29日《香港回归十周年:瞬间写历史 香港更美好》、《中国新闻周刊》2012年6月29日《香港97一代谈回归:突然感到国家的存在》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4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超恶心图片有助戒烟?澳洲平装香烟包装让人望而生畏!但澳洲人的吸烟率却依然啪啪打脸…

澳洲人与香烟的斗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