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资讯

突发!澳洲几大巨头出手了!怒抢中国市场!但竟然“踩雷”了?原来是少了这股力量!

3 月 31 日
381

你觉得代购的未来在哪里?

中国有句俗话“吃水不忘挖井人”,不论是人还是品牌,想做好生意,就得尊重规矩。

同意小编说法的小伙伴,请手动点个赞!

2022年刚开年,澳洲各大品牌的新闻就刷爆了澳洲各大主流媒体。澳新乳品领导品牌Bubs Australia Limited (ASX: BUB)表现尤为亮眼。

先是在2022年3月3日,宣布它已与香港贸易公司Willis Trading Limited(Willis)签订了一份新的股份认购协议。根据认购协议,Bubs有条件地同意向Willis Trading发行最多共29,541,620股普通股,作为认购协议的代价。至少需要22财年至少5000万澳元,23财年至少8000万至1.2亿澳元。

随后又发布了与代购Daigou渠道联合创新的产品【Bubs Supreme A2蛋白牛奶粉系列】,可谓震惊了澳洲商业圈。

近几年澳洲品牌放弃代购市场的新闻没少看,品牌与代购渠道联合创新产品,还是头一次听说。但细想想,也是摸准了澳洲品牌行业的命脉。代购最懂消费者,所以和代购联合创新的产品,也就最符合市场需求。

Bubs董事会执行主席Dennis Lin 提到:“代购Daigou渠道和Bubs品牌共创新产品【Bubs Supreme A2蛋白牛奶粉系列】,让每个参与的代购都能成为品牌老板,事半功倍地共同提升品牌和渠道的价值。”

在这里,小编要给大家划个重点代购 DAIGOU(这个当年风靡全球的词汇)这代表着什么?又意味着什么?沉寂了3年的代购市场,开始重新苏醒了!

DAIGOU(代购)指的是在世界各地为中国消费者代买商品并邮寄到他们手中的私人买手卖家。就像是中国传统商业里的母婴店,但却没有固定成本的一个新兴商业模式,据称在澳大利亚有大约五万名代购,华人和留学生是主力。

从市场火爆到饱受争议再到被品牌冷落,代购在这几年可谓是披荆斩棘。澳洲DAIGOU(代购)创造了一个价值数万亿澳元的销售渠道,整合了整个澳大利亚的零售,营销和物流服务。他们为澳大利亚品牌在中国创造了巨大的知名度,代购群体推动澳洲产品取得了成功。

在异国读书或处于毕业与求职“间隔期”的留学生、辞职在家却希望经济独立的“新晋妈妈”、远嫁国外因为种种限制不能顺利就业的全职太太,他们的个人销售渠道深受消费者的尊重,他们的建议也备受网络客户的认可,大品牌注意到了这个趋势,愉快地利用着代购为它们免费进行的市场营销。

但就在澳洲品牌在代购身上赚的钵满盆满,让他们尝够了国内巨大市场的甜头顺利打开销售渠道之后,他们选择了过河拆桥,试图将代购挤出交易市场。结果如何?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式,我把称之为是“两败俱伤”。

截至今天,有超过2000家澳大利亚公司在阿里巴巴上开设了官方旗舰店,同类的新西兰公司有700家。这样的做法允许这些品牌避开代购并建立新的销售渠道,但离开代购的品牌现在的日子过的如何?

我们拿几组数据说话:2018年A2 Milk中国代购创约6.56亿澳元销售额,被称为奶粉界的“爱马仕”a2奶粉,是个最典型的代表。可以说,华人代购成就了A2 Milk。仅2018年一年,A2 Milk通过代购运往中国的产品销售额约为6.56亿澳元。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a2为平衡库存问题,选择了通过减少代购和分销商渠道的销售额来重新平衡库存,也停止了一系列针对代购渠道的保证金支持计划。结果,销量暴跌,财报显示,2022上半财年,a2牛奶公司在中国及其他亚洲市场收入下降6%至3.06亿新西兰元,EBITDA下降37.1%至约5940万新西兰元。

简单的一个逻辑思路:

  1. 代购成就了澳洲品牌
  2. 澳洲品牌企图跨过代购直面中国客户
  3. 代购无盈利空间,产业链逐渐缩小
  4. 澳洲品牌在国内抢客大战中失去了最重要的代购群体私域流量的优势,宁愿选择国货产品
  5. 澳洲品牌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无独有偶,其实a2不是第一个尝试冒险品牌,早在2015年,贝拉米的相同操作,其实早就给各大品牌做出来做好的反面教材。

2014年8月5日,正值中国代购不遗余力、疯狂向中国国内推销贝拉米奶粉的时候,贝拉米在强大的代购军团推动下,销量不断上涨的时候,贝拉米在澳洲证券交易所(ASX)开盘交易,首日股价上涨30%。公司市值飙升至1.235亿澳元。2015年年中,因为中国的巨大需求,再加上中国国内电商的大量进货,以及各级澳洲代购的疯狂抢购和囤货,导致澳洲市面上贝拉米一罐难求,贝拉米宣布将于11.27日对婴儿奶粉进行全面提价。

在澳大利亚进行奶粉限购后,贝拉米奶粉(Bellamy)曾尝试在中国的电商网站通过降价的方式吸引中国消费者购买产品,但却让代购们因此失去了利润空间,代购们便转向购买其它品牌。因为少了代购的推销,贝拉米2016年利润率下降,股价下跌近50%,市面上几乎看不到贝拉米婴儿奶粉的影子。

除了婴儿奶粉品,成人奶粉品牌德运在2015年也在代购的助力下,可以算是卖疯了。于是德运背后的迈高公司看准了中国市场这块大肥肉,要开始IP0募集资金!预计募集4.5亿澳币,其中66%(大概3亿)将用于在维州西部建造一个专门面向中国市场的婴幼儿奶粉工厂。

本来,德运的IP0对大家来说应该是一件很值得期待和兴奋的事。但是,那次的的IPO只针对和MG高迈公司有关联的奶农和公司内部股东,完全把对德运贡献最大的中国代购和股民们排除在外了,彻底伤透了代购们的心。2017年,德运因为乳制品超保质期的问题,在入境口被半年拦截三次,并多次登上国内的黑名单。

这种例子还有很多,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深究其背后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先放弃了代购渠道吗?很多品牌都是因代购而起,离开代购后,逐渐走向衰败,现实给出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可以说,很多澳洲品牌的这一波操作可以算是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在销量和营收缺乏了代购渠道的强力扶持之后,澳洲各个品牌的老板们终于坐不住了,纷纷怀念起代购。澳新乳品领导品牌Bubs在这个时候又为代购投出了股权激励的橄榄枝,品牌与代购成为了战略联盟。

Bubs董事会执行主席Dennis Lin (图片来源于网络)

Bubs董事会执行主席Dennis Lin 表示:“代购是真正的开创者、企业家,他们为这个行业所作的贡献,为Bubs和其他澳新领导品牌所创造的价值,值得我们最高的敬意。新的战略联盟,能使品牌和渠道的紧密合作更进一步,实现更大的共赢!”这一招收揽人心,可算是真金白银,诚意满满!

A2 Milk创始人Geoff Babidge 也呼吁:随着疫情结束,我希望代购可以回来!”

A2 Milk创始人Geoff Babidge (图片来源于网络)

Blackmores首席财务官 Aaron Canning也曾公开表示:“代购是由销售,人脉,品牌宣传大使和意见领袖组成的一个最大型的网络,无论你的企业有多大或多小,你必须重视他们!”

Blackmores CEO Alastair Symington(图片来源于网络)

就连Chemist Warehouse的创始人也一语点破代购对于澳洲零售商的重要作用:“要让中国消费者喜爱我们的商品,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代购这个他们熟悉且热爱的平台。”

这足以说明,“代购”重新被澳洲品牌所重视。客户忠诚度高,渠道粘性极强,采用低成本模式,与消费者建立稳固的关系。中国消费者偏爱代购渠道,对澳洲公司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其实代购行业发展也经历过不断迭代更新,走到今天实属不易!从2014年之前的好物搬运工“1.0版本”,到2018年之后的深耕细分领域、提供更专业服务的“3.0版本”,代购们是品牌最优的体验官,经常参与品牌线下活动,对行业发展持积极态度。从一个备受争议的灰色地带,已经走向了与品牌合作,逐渐合规合法化,系统化的成熟产业链。

很多人不看到代购渠道的未来。但现如今,代购与品牌方的合作,获得正品授权,走统一的正规的渠道。品牌助力代购,代购强推品牌。代购不再是一个人的行为,而是有强大的品牌力量作为支撑。从一个拎着小推车到处扫货的代购小个体,现在有机会成为品牌的老板。说实话,这个质的跨越可不是一点半点。

渠道不分贵贱,有价值才是王道!渠道品牌一体化,代购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代购们不再担心被人指责,不再被人诟病。从平台和方式上再结合正规的直播电商平台,正正当当的赚钱,安安稳稳的带货!这才是澳洲品牌未来最正确的出路!

时代变迁的浪潮里,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去深思。代购帮国内的家人们买到担负的起的优质产品,他们辛苦的付出,赚取应得的回报,这有错吗?没有代购的留学生涯是不完美的,没有代购的澳洲品牌也失去了海外优质好物的灵魂。

你曾经做过代购吗?澳新乳品专家Bubs提出股权激励,你怎么看?澳新如此多的品牌因代购而起,你觉得代购对品牌有价值吗?你觉得代购的未来在哪里?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我们会评选出精彩的粉丝留言送出神秘小礼物一份哦!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不代表微悉尼立场)

悉尼同城资讯
38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