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2017年的「比尔·盖茨书单」来了!相比往年,今年的这些书带来了更多关乎人类命运的思考……

2017年的「比尔·盖茨书单」来了!相比往年,今年的这些书带来了更多关乎人类命运的思考……

IT产业大亨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忙于企业管理、致力于慈善事业之余,还保持着一个很好的习惯——阅读。每年(北半球)夏季,他都会在Twitter上推荐喜欢的书籍。美国时间5月22日,盖茨公布了今年的书单,从在南非种族隔离环境下长大的混血小孩,到试图逃离阿巴拉契亚农村地区贫困生活的年轻人,相比往年,这些书带来了更多关乎人类命运的思考。

网络图片

《乡下人的挽歌》(Hillbilly Elegy):生而贫穷“就如原罪一般”

作者:J.D.万斯(J.D.Vance)【美国】

2016年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一本名为《乡下人的悲歌》的书突然冲上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有媒体称,美国《纽约时报》对此措手不及,只好仓促地引用了《泰晤士报》的评论来推荐这本书“读懂特朗普为什么会赢”,评论家珍妮弗·西尼尔(Jennifer Senior)写道:“万斯先生来了,他以悲天悯人、体察入微的笔触进行社会学解读,分析了社会底层的白人如何推动特朗普的崛起。”书中,万斯真实描写了一个由阿巴拉契亚贫穷白人组成的弱势群体,以及万斯作为寒门弟子逆袭前后的生活图景。

万斯出生于美国“铁锈地带”的贫苦小镇,一个普通的工人阶层家庭。在家乡经济日渐衰落的大背景下,当地人们生活陷入一个恶性循环:父辈们贫穷、酗酒、滥用药物,家庭暴力时有发生。没有前景的生活让他们充满怨恨与愤怒,受困于生计又使他们思维固化,所有的选择都毫无意义。年轻人社会交际极其贫瘠,即使想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没有人去告诉他们该如何开始,以及如何正确面对机遇。他们被迫重复着父辈们的轨迹,再多努力都没有结果。生而贫穷“就如原罪一般,终身困扰着当地人”。

万斯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他从小被父亲抛弃,母亲也不想养育他,所幸的是万斯的外祖母是一位非常有洞察力的女性,她觉察到大环境对人的影响,为了避免上一代困境在外孙身上重演,她竭尽所能为万斯创造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家庭环境,鼓励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不要效仿他人。

最终,事情有了转机,新的萌芽破土而出。万斯一路艰辛地考入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后获得了一份高薪、体面的工作,犹如银幕上演绎的“美国梦”。然而万斯曾在TED演讲时这样说道:“对于我们这些实现了‘美国梦’的幸运儿来说,那些我们经历过的恶魔一直就在身后不远处穷追不舍。”

有评论称,像作者一样成功脱离贫困的案例,屈指可数。大多数的美国“蓝领”仍摆脱不了世袭的贫穷与困顿,仿佛是一条与生俱来的枷锁,牢牢套在他们的脖子上。一部“铁锈地带”生存者们的写实让人看到,阶层固化下的“美国梦”依然难圆。

网络图片

《充实的一生》(A Full Life):美国前总统的“登基”之路

作者:吉米·卡特(Jimmy Cater) 【美国】

在这本书中,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讲述了自己如何“不可思议地”登上美国总统这一职位的过程。

书中写道,卡特自小生活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农村郊野,住在西尔斯公司建造的一所小房子里,家里甚至没有水电和隔温设施。当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自家农场里的一名农夫。

直到他去美国海军服役后,才第一次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获得了进入美国海军学院就读的机会;在朝鲜战争期间,他在潜艇上担任军官,之后参与开发了先进的核潜艇。尽管卡特在海军里的个人发展十分顺利,但当父亲逝世后,他还是选择回到佐治亚州的家乡,照料家中的农场。卡特想要追随其父亲的脚步,因为他很崇拜父亲。为了获得父亲的认同,卡特努力掌握各种技能,成了一名“万事通”。

父亲对卡特的影响还在于一心为公众服务的承诺。在管理自己的农场、进行大量手工劳动的同时,卡特的父亲还任职于佐治亚州议会、当地教育委员会、医院管理局和其他志愿者职位。年轻的卡特深深受到这些公民责任价值取向的影响,他于1962年决定竞选佐治亚州的参议员,这也开启了他的进驻白宫之路。

书中也不乏一些从未公开过的趣事轶闻。比如,卡特通过一个友善的小举动,挽救并促使了《戴维营协议》(Camp David Accords,埃及和以色列达成的关于和平解决中东问题的原则性协议)的成功签订。当时的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对卡特非常不满,眼见谈判即将被取消,卡特亲自去贝京的房间,同时带去了贝京八个孙子的照片,并在照片背面为他们一一题字。书中写道,读完这些照片背面的题字之后,贝京“哽咽起来,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我当时也很激动,然后他让我坐了下来。几分钟后,我们同意再尝试进行谈判。”接下来,就是历史记载的那部分故事了。

网络图片

《那颗心》(The Heart):如同一本伪装成小说的诗歌

作者:玛丽丝·德·克朗加尔(Maylis de Kerangal) 【法国】

对于《那颗心》,有评价称:“也许你会在书店里的小说类区域找到这本书,但德·克朗加尔在书中对悲恸的探索却更像是诗歌。”这本书的故事很简单:三名法国少年在夜半时分去冲浪,日出前,他们从海滩驾车返回,回程路上,遭遇车祸。三人中的两人幸存,一人死亡,死者叫西蒙。西蒙的父母必须做出决定,是否要捐出他们孩子的心脏。最后,他们决定捐献,医生也移植了他的心脏。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仅此而已。然而,书中的遣词造句和动人的角色设置超越了情节。盖茨形容它为“如同一本伪装成小说的诗歌”,他说:“有时,我发现自己的阅读速度比从前慢,只因德·克朗加尔描述事物的方式太美了:她将一个角色的话语比喻为‘燃烧的火焰中被烤红的岩石’。她的措辞别具一格。我翻了数十次字典,查找不认识的单词。”

在这本书中,车祸发生在前15页,余下的部分都用来沉思关于生命、死亡与那颗心。作者想要表达的核心主题是悲痛,以及那些原本在你生活中的活生生的人突然不复存在,而你的生活因此被迫改变的感受。

“当我为基金会的工作四处奔忙时,我遇到过父母丧子、幼子失怙的场景,每次我都会感到悲伤。这本书迫使我去感受,感受那悲痛直抵的深度。”盖茨说,“体认这类情感,令我心怀感激。”

网络图片

《天生罪犯》(Born a Crime):“混血小孩”的“逆袭”

作者: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 【南非】

《天生罪犯》是南非喜剧演员、《每日秀》(The Daily Show)主持人特雷弗·诺亚的自传。

诺亚出生在种族隔离制度盛行的国度,母亲是南非黑人,父亲是瑞士白人。他以一个“混血小孩”的身份来到世界。在那个明令禁止跨种族通婚的世界中,诺亚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团体,在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不能被公众看到和他的白人父亲或黑人母亲在一起。在公共场合,他的父亲会走在他前面,确保不被看见与自己的混血儿子在一起。而他的母亲会佯装成一名女佣,看上去会让人以为她是在照顾别人家的孩子。在学校,诺亚融入不了白人小孩或黑人小孩的群体,也无法融入那些“有色的”孩子(在南非特指混血人种)。

诺亚在南非的成长故事大部分都是悲剧。他的瑞士父亲后来搬走了,家庭也是极度贫穷,诺亚还有被捕的经历。而最令人震惊的是,他的母亲被他的继父开枪射中。但在诺亚笔下,这些催人泪下的故事以另一种方式被呈现出来,往往会让你开怀大笑。他的喜剧天赋显然继承自他的母亲。书中写道:在子弹击中她的面部之后,她竟然奇迹般生还。她躺在医院病床上告诉她的儿子要看到事情的积极面。她还打趣地说:“现在你正式成了家里最好看的人了。”

特雷弗·诺亚是南非喜剧演员,《天生罪犯》是他的一本自传。诺亚出生在种族隔离制度盛行的国度,母亲是南非黑人,父亲是瑞士白人。这让他“格格不入”,但由于通晓多种语言,他用自己的语言天赋赢得了不同群体的接纳。网络图片

事实上,诺亚的母亲是这本书里真正的英雄。她极其独立,并且以同样的方式养育她的儿子。她给儿子最好的礼物,就是让他学会独立思考,通过自己的角度看待世界。诺亚在书中写道:“如果说我妈妈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要解放我的思想。”

诺亚似乎做到了,他从小就发现了自己作为“格格不入”的人所具有的一种“先天的自由”。诺亚通晓多国语言,他说英语、南非语、科萨语、班图语、祖鲁语、聪加语、茨瓦纳语、德语和西班牙语,他利用自己的语言天赋在一个个群体中转来转去,并且赢得了他们所有人的接纳。

通过童年时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诺亚发现在与他人建立联系这件事上,语言比肤色更有力量。

于是,诺亚写道:“我变成了一条变色龙。我的肤色不会改变,但我可以改变你对我肤色的看法。如果你跟我说祖鲁语,我就用祖鲁语回答你。如果你跟我说茨瓦纳语,我就用茨瓦纳语回答你。也许我看起来不像你,但如果我说话像你,我和你就是一类人。”

网络图片

《未来简史》(Homo Deus):未来,普罗大众就像“华尔街上的远古猎人,格格不入”

作者:尤瓦尔·诺亚·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以色列】

赫拉利在2011年出版的《人类简史》(SAPIENS)中回顾了人类社会七万年的历史,而在《未来简史》(Homo Deus)中,这位以色列历史学家走向了未来。

在一段激动人心的描述中,赫拉利声称,未来人类的旧敌——瘟疫、饥荒和战争,都已经是可控的了。他在书中写道,“现在每天因为吃太多而丧命的人比被饿死的人要多;因为太老死去的人比感染病毒死去的人多”。他认为,下一个世纪,人类要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获得永生、幸福和神圣,后者指的是提高人类的身体和认知能力,超越生物规范。

这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消息,但是,作者有一种反乌托邦情节。赫拉利预见了一种有可能出现的未来,人类会逐渐把工作和决策交给机器和算法来完成。由此,被技术发展抛开的“无用的大众” 将会用毒品和虚拟现实来追求所谓的幸福,而这一切不过是幻影。事实上,只有超级富豪才能真正享受到这些新技术的成果,用智能的设计完成进化、编辑自己的基因,最终与机器融为一体。

赫拉利在书中展望的是精英阶层正在进化到某种无法辨识的人类状态,文中称其为 Homo deus (神人)。在这个华丽的新世界中,其他人将会被抛弃,就像“华尔街上的一名远古猎人一样,格格不入”。

在赫拉利的笔下,大数据下人工智能的算法比我们更了解我们的需求,在投票和消费的时候,我们经常犯错,但计算机会作出更加明智的决策。因此人工智能越来越发展的结果是,大部分人将失去价值,机器将取代人承担更多的工作,如果说工业革命带来了无产阶级,那么人工智能革命将带来一个新阶层:无用阶层。

在本书的结尾,作者进行了反思:这个世界的变化速度比以往更快,而我们又已被海量的数据、想法、承诺和威胁淹没。人类正在逐渐将手中的权力移交给自由市场、群众智能和外部算法。面对这个混沌世界中的一切,我们常常浪费时间辩论无关紧要的议题,似乎已经不知道该注意些什么了。

网络图片

 

责编/李紫君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澎湃新闻网、搜狐网、网易网(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1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大神诺兰导演的电影《敦刻尔克》火了,但美国作家沃尔特·劳德的小说更真实地还原了这次大撤退!

一次扭转乾坤的历史大撤退,改变世界的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