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换种姿势围观即将落下帷幕的2016澳洲大选

7 月 4 日
796

如果你有选举权,你会将这一票投给谁?

经历了近两个月的“马拉松式”竞选,7月2日,澳洲联邦大选终于来了。澳洲人似乎已经习惯了“政变”,上一次他们接受总理人选的变更仅在不到一年前。事实上,除了各大政党谁赢谁输,今年的大选还有其他可说之处。

大选开始,一场“狗血剧”终于要结束了

在这场澳洲历史上历时最长的竞选期间,似乎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澳洲人或许第一次真正开始理解,为什么选战漫长的美国大选总是搞成狗血剧。事实上,澳洲大选的主要对手联盟党(包括自由党和国家党)与工党也在频繁上演类似戏法。

就在大选开始前几天,有媒体挖出了工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年轻时看脱衣舞的往事。《悉尼先驱晨报》6月22日报道称,在被问及是否曾经进入过脱衣舞俱乐部时,薛顿予以承认,他说:“我曾在大学的时候进去过一两次,但当我意识到那是脱衣舞俱乐部时,我马上离开了。”

不过薛顿的解释并不能让人信服,有媒体评论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意地走进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并认为这是一家正常的酒吧。毕竟,人们很难做到对粉红色波斯猫式的招牌以及在舞台上扭动的性感女郎视而不见。

160702174843_a2_976x549_reuters_nocredit

遭殃的不止薛顿一人,澳洲总理、自由党党魁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也陷入过“逃税丑闻”。工党经过对特恩布尔申报个人财产的梳理,认为这位亿万富豪总理有逃税的嫌疑,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他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Cayman Islands)的投资。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指责,作为澳洲总理,特恩布尔不应该在这些地方注册投资项目,不管它是否合法。“人们在开曼群岛投资有一个理由——他们可以不用遵守与我们一样的规则。这不公平,也不正确。”Dastyari说。

不过对此,自由党作出了反击,他们谴责工党影子司法部长Mark Dreyfus、影子金融部长Tony Burke以及影子财政部长Chris Bowen同流合污,一同诽谤自由党。

20160520_poll_800x600

除了两大党魁,新英格兰选区的独立候选人Tony Windsor近日也被一条攻击性电视广告所困扰。在广告中,两名女性坐在咖啡店内,其中一名女性收到了来自Windsor的短信,要求恢复恋爱关系,这名女性表示:“我们好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他(指Windsor)和Julia(指澳洲总理前吉拉德)私奔了。”这暗指Windsor支持当时由吉拉德领导的工党政府。

有媒体称,这条电视广告是由国家党提供资金制作的,Windsor要求国家党方面撤销这条广告,但被后者拒绝。新州国家党主任Nathan Quigley表示:“广告并未提及Windsor对他的妻子不忠,只是表示他对其选民不忠。”

对此,Windsor表示,“这条攻击性粗俗广告”暗示他玩弄女性,让他的妻子Lyn Windsor“非常心烦”。“他们(国家党)可以对我做出任何批评,但一旦涉及或扰乱我的家庭,这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和政治不相干。”Windsor说。

当然,除了这些八卦花絮,两党在攻击对方政策软肋上,也颇费心思。比如今年5月24日,特恩布尔宣布,将对政府的手机信号盲点项目进行第三轮的拨款,数额为6,000万澳元。自此,特恩布尔政府对该项目的拨款总金额已达到2.2亿澳元。特恩布尔还不忘“讽刺”对手,他表示,工党在执政的六年里,未曾在改善手机信号盲点上花过一分钱,并给了薛顿一个新外号——“数十亿澳元的比尔”(Billion Dollar Bill),“工党根本无心带动澳洲的经济增长,他们只会不停地花钱。”特恩布尔说。

1
6月17日,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在悉尼举行的第三次联邦大选直播辩论上发言。此次辩论最大的亮点是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以及澳洲新闻网进行网络直播。

工党对自由党的“攻击”主要集中在全民医保(Medicare)可能私有化上,在一封致澳洲华人社区的公开信上,薛顿写道:自由党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医保的攻击。由于特恩布尔推行的改变,每个人都需要对子宫颈抹片检查、血液检查、X光、CT扫描、核磁共振和上百处方药多付费。

澳洲主流媒体认为,这种攻击战的确对澳洲选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过,随着7月2日大选开始,工党和联盟党之间颇为“狗血”的剧情也将告一段落。

年轻人和“政治冷漠”说bye bye

从为期不短的竞选过程来看,为了取得大选的最终胜利,两大政党都在极力讨好选民,但澳洲选民的心境却在发生变化。

《悉尼先驱晨报》6月28日援引一项调查称,对立形式的政治制度(adversarial politics),已经侵蚀了澳洲人对民主制度的信任。堪培拉大学管理和政策分析学院(University of Canberra Institute for Governance and Public Analysis)的教授Mark Evans表示,尽管在过去20年,澳洲经济一直在增长,但是现在澳洲人对政府和政治家的信任度处于自199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澳洲民主博物馆(Museum of Australian Democracy)发布的另一项联合调查显示,只有37%的澳洲人明确支持一个政党,这是自196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意味着,有相当一大部分澳洲人是无党派选民(floating voter),他们不依附于任何政党,对主流政党不抱幻想,对政治家更是没有信赖度可言。” Evans说。

15706-160F31313100-L

调查还显示,只有5%的年龄在50岁以上的选民表示,他们“非常”信赖政治家,年龄在18-29岁的人中,10%有同样的信赖度。而将近25%的年龄稍大的选民丝毫不信任政治家,在较年轻的选民中,这一比例为15%。

今年22岁的Sophie Roper来自堪培拉,她曾经对澳洲民主政党制度非常有信心,但在最近,她的信心已经动摇了。“我当然相信政府会做最利于澳洲的事情,但是,当我慢慢长大,看到政府背弃许多当初(对选民的)承诺,我越来越难明白每个政党代表的是什么,每个政党带来的真正有效的政策有多少。我想,对于许多人来说,整个一生或者人生大部分时间忠于一个政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尽管大部分澳洲人对政党的信任度已不如从前,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大选,澳洲年轻人参与投票的比例却大大提升了。《悉尼先驱晨报》6月27日报道称,在2013年联邦大选期间,大约25%的年龄在18-24岁的澳洲选民并未注册投票,一度被认为患上了“政治冷漠症”。但自从特恩布尔政府5月宣布7月将进行大选以来,注册数量激增。现在年龄在18岁以上的年轻人,已经有超过70%注册了。

2
澳洲年轻人愿意参与政治,不过他们对现有的政治制度不满。

这些年轻选民不仅参与投票,而且更愿意在政治上积极地发出他们的声音。6月26日,大约50名年轻人聚集在Queens Park,参与一项名为The Stakeout的运动,呼吁各州所有候选人支持设立一个公平和公正的对外援助计划,将扶贫提上政治议程。其中一名参与者Francis Rosbrook表示:“我们有责任尽我们所能拯救生命。”这是源于自2013年以来,联盟党政府减少了超过110亿澳元的对外援助。

随着年轻选民的壮大,如何“笼络”这些选民也成了政客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澳洲广播电台6月10日评论称,社交媒体在联邦大选中正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尤其是(政客们)在笼络年轻的选民方面。一些政要已经非常注重社交媒体的作用了。助理创新部长Wyatt Roy表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当我们说到网络媒体时,特恩布尔非常熟悉现在的形势,他是社交媒体的狂热粉丝。”在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上,特恩布尔的粉丝数量超过了其竞争对手薛顿692,000名。

不过,工党议员Tim Watts则表示:“仅仅看Facebook上的粉丝数量并不能反映出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上的人气。事实上,如果你看看这些媒体页面的互动、內容评论和分享的人数,薛顿还是遥遥领先于特恩布尔。”

20160418001248898360-original_0

澳洲选民究竟最想要什么?

虽然两党之间的竞争正在消耗选民对他们的信赖度,但他们能带来什么样的政策福利仍然是选民关心的问题。澳洲广播电台对超过25万名澳洲人进行了调查,调查揭示了各州各地区选民在2016联邦大选中最看重的问题是什么。

根据此次民调,和历届大选一样,经济问题依然是大部分州选民最看重的问题,在维州、西澳、塔州和北领地排在第一位,分别有16%、22%、20%和18%的选民选择了这一选项。

整体来看,两党都非常注重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不同的是,工党公布的十年经济发展蓝图着眼于教育、新兴产业以及秉承公平的原则修补预算漏洞,并承诺工党能够达到联盟党计划在2020年-2021年度实现的同等预算盈余目标,但在这一过程中,工党不会像联盟党那样削减500亿澳元的公司税。而联盟党则坚信经济增长的重要发动机是各型企业,并对不同规模的企业实施不同程度的削减公司税方案

4-46-600x400

教育则是新州选民最关心的问题,17%的选民选择了这一选项,并在维州名列第二位,有15%的选民表示看重教育问题。在教育上,工党承诺对整个六年Gonski计划拨款,在2018年-2019年耗资45亿澳元,十年耗资370亿澳元。Gonski计划由吉拉德领导的工党政府于2013年根据慈善家David Gonski撰写的Gonski Report提出,是一项价值98亿澳元的国家学校改善计划,为的是保证所有儿童在资源充裕的学校获得教育。而联盟党则承诺对Gonski计划的前四年拨款,并承诺在2018年-2020年间另拨款12亿澳元,同时侧重于改善教师培训以及课程安排

与其他州不同,南澳地区的选民最关心的是就业问题,17%的被调查者选择了这一选项。这主要源于该州有着全国最高的失业率,包括汽车和矿业在内的重点产业都纷纷裁员,因此选民期待两党能够创造大量就业。面对澳洲的就业问题,工党党魁薛顿宣布将拨款5,900万澳元,帮助汽车制造业的工人找到新工作,他的团队表示:“工党目前拥有着保障澳洲人就业的积极政策,未来则将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薛顿所领导的工党政府将与维州及南澳政府合作,为受汽车制造业倒闭影响最大的边远地区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此外,工党还计划推出价值7.517亿澳元的“工作未来”项目,鼓励更多年轻人就业。而特恩布尔5月中旬访问西澳首府珀斯的造船厂时曾宣布了珀斯南部建造造船厂的计划,促进当地就业增长。此外,他还在新州北部的Page选区宣布,为该地区拨款2,500万澳元,促进北部海岸的就业增长。

combo_0

对于首领地的选民来说,环境问题才是他们的心头大事。在这一问题上,两大政党都承诺,到2020年将清洁能源占比提高至23%。此外,联盟党还提出,2030年比2005年减排26%-28%,而工党则喊出了更高的目标,即2030年比2005年减排45%。

世界也在围观澳洲大选

澳洲联邦大选对其他国家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小事,事实上,有些国家已经密切关注这一事件的发生。

在英国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的政治分析师Andrew Mycock看来,英国退欧公投虽然让该国政治家和媒体对澳洲大选无暇顾及太多。不过,他们对澳洲大选过程中显露的和英国类似的问题颇为关注,即两国的主要政党(英国的工党和保守党以及澳洲的工党和自由党)都面临着一些共同的挑战。比如,政党党魁的表现在党内并不能得到大部分人士的认可。

美国最关心的问题则是澳洲政治领导班子的稳定性,相比于谁能在最后胜出,他们更关心澳洲领袖的持久性,这也是相当一部分澳洲人关心的问题。

美国Georgetown University澳洲、新西兰和太平洋研究中心(Center for Australian, New Zealand and Pacific Studies)的主任Alan Tidwell称,对于美国来说,不管是当前执政的联盟党还是工党获胜,都会受到欢迎。不过需要提醒的是,考虑到东亚地区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不管是哪个政党执政,美国都希望这个执政党未来能够获得连任。除此之外,美国希望澳洲两大政党都能致力于维持与美国的盟友关系。

site_197_Swahili_500707

鉴于印度如今成为了澳洲第四大移民来源国,因此对于印度而言,澳洲变得越来越重要了。来自Florida University的学者Amit Ranjan表示,印度人会越来越关心澳洲的移民议题,于是今年大选中获胜政党所能带来的移民政策是印度最关心的。事实上,2011年,12%的澳洲医师和专科医生来自印度,而2001年,这一数据仅为7%。

此外,印尼也是澳洲大选的关注者之一。一直以来,在印尼人眼中,澳洲工党被认为是亲印派,前澳洲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和吉拉德(Julia Gillard)都曾在印尼人心中成功塑造了积极的形象。相反,自由党则被认为是亲英派,其领导的政府在东南亚地区优先考虑的是成为美国的同盟。不过这些既定形象并非完全正确。印尼Universitas Islam Indonesia的国际关系讲师Hangga Fathana认为,不管哪个政党获胜,都需要寻找一个更加综合的途径来加强澳洲和印尼之间的双边关系。除了解决寻求政治庇护者和活畜出口问题,两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似乎更加重要。

43a8-1467255874

 

责编/吴士己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6月22日Election 2016: Bill Shorten Fled Strip Club ‘Once He Realised What It Was’、The New Daily6月27日Barnaby Joyce Slammed For ‘Offensive’ Ad、《悉尼先驱晨报》6月28日Australians’ Trust In Politicians Hits Two-decade Low、《悉尼先驱晨报》6月27日Federal Election 2016: Young Voters Making Their Voices Hear、澳洲广播电台6月10日Election 2016: MPs Turn To Snapchat, Instagram, Twitter For Youth Vote、中国新闻网5月16日《澳大利亚2016联邦大选在即 各州选民最关心什么?》、The Conversation6月23日Views From Abroad: How Is The World Seeing Australia’s Election?(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澳洲大选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79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